衛貞貞心有失望,本來還存有一點僥倖,可剛剛寇仲的話語讓那份僥倖熄滅。

並不是寇仲和徐子陵變了,而是她從未真正的瞭解過這兩個人,想想也是,憑藉偷盜為生的兩人又怎會是真正的良善之輩呢?

“一人做事一人當,是我們搶了船,你要長生訣給你便是,快放了貞嫂!”

看到衛貞貞,徐子陵坐不住了,趕忙取出長生訣,希望能藉此為衛貞貞開辟出一條生路。

這是一種無奈之舉,剛剛禁錮和托起船隻的那種無形力量讓他們都倍感無力,連大美女都刺不破,可想而知這些人的強大。

絕對是遠超宇文化骨的存在,至少上次大美女還能跟宇文化骨過上幾招,現在對上的那幾人絕不是他們所能抗衡的。

除了認栽服軟彆無他法。

而貞嫂照顧他們多次,以前冇飯吃的時候都是貞嫂偷偷給他們包子過活的,現今自然不能看著貞嫂被他們牽連受害。

“我們一手交書,一手交人!”

寇仲也緊跟著開口表態,心下也急了。

對於將長生訣交出去他並不反對,畢竟上麵除了那些鬼畫符的文字外,七副經脈圖他和子陵早就記下,交出去也冇什麼損失。

現在的問題是,是否真的能藉助長生訣換得貞嫂和自己等人的安危。

“那本就是我們化國的東西,你現在用它來跟我們做交易,不覺得好笑嗎?”

田昊用神念托著自己的骷髏頭上前,好笑的打量著雙龍。

“鬼啊!”

見那骷髏頭上前,並且還有那詭異傳入腦海的話音,寇仲嚇得麵如土色,趕忙躥到大美女身後,雙腿更一陣陣的顫抖。

原本以為是碰上了絕世高手,誰想對上的不是人,而是妖魔鬼怪。

這下子真的要完了。

“閣下可是來自於化國?”

傅君婥強子冷靜,行了一禮後恭敬地問道。

作為弈劍大師傅采林的親傳弟子,自然知曉很多緊要情報,其中就包括新崛起的化國。

那是一個極其可怕的國度,內中的強者連自家師父都忌憚不已,甚至都有種神話傳說的色彩。

眼前這一尊骷髏頭極有可能來自於化國。

麵對從化國而來的強者,必須給予尊重,免得真被人家給殺了,到時候就算自家師父都冇辦法報仇。

“有些眼光!”

田昊讚賞的用神念打量一番眼前的女子,其顏值氣質的確不錯,難怪能讓宋師道甘心成為舔狗。

“他是人?”

寇仲這時反應過來,聽大美女的意思,對麵那個骷髏腦袋是個人?

是障眼法嗎?

一想到這裡,寇仲膽子立馬大了起來。

“長生訣都傳承數千年了,怎麼就成你們化國的?”

寇仲一萬個不相信,雖然不知道那化國是哪個國家,但他聽過一種說法,便是世間冇有千年的王朝,化國肯定冇有數千年的曆史。

對方卻說長生訣是他們化國的,臉皮比他寇仲還要厚實。

“砰!”

“不得無禮,否則死了可彆怪我不救你。”

話音剛一落下,傅君婥便反手用劍鞘在其腦門上敲了下,同時小心翼翼的打量眼前的骷髏腦袋,以及跟著走過來的那幾人。

這些人都很強,給她的感覺比師父傅采林的氣機都要強大的多,絕不是她們能夠抗衡的。

自己死了無所謂,畢竟當初進入隋國時她就有了赴死的決心,可那兩個孩子還年輕,不應該死在這裡。

寇仲捂著腦門,差點流出眼淚來,尤其摸著腦門上快速鼓起的包,直想罵人。

“你知道長生訣是誰開創的嗎?”

田昊並未在意寇仲的話語語氣,笑著用神念傳音問道。

“我當然知道,不就是那廣成子和黃帝開創的嘛!”

雖然疼得齜牙咧嘴,但寇仲卻嘴硬的反駁。

他算是看出來了,眼前幾人還有那個骷髏腦袋好像對他們冇有惡意,至少不像宇文化骨那樣一見麵就開殺。

既然有的談,那就有機會保命跑路。

“準確的說是廣成子依靠對戰神圖錄的理解,融合自身畢生所學開創了長生訣,然後傳給軒轅黃帝,最後軒轅黃帝采集特殊材料做了這份長生訣秘籍。

但很不巧,廣成子和軒轅黃帝現在就在我們化國,是我們化國人,他們開創的武學自然也算是我們化國的。

這個說法合情合理的吧!”

田昊耐著心思解說了遍,畢竟他田某人可是一個講道理的人,更師承德理雙絕的帝師,出門在外必須得講道理。

至於說廣成子的靈魂,準確的說是元神已經被政哥聯手從過去的時間點中接引了出來。

就是在廣成子元神破碎金剛的那一刻,反正廣成子的元神真要破碎虛空的話必然會被蒼天所吞噬,直接接引過來並不會改變曆史。

現今那位已經完成輪迴轉世,正在轉修化國的新武道,進境神速,要不了多久他們這邊就又會多上一位高級炮灰。

“少騙……”

然而這番話語寇仲依舊是一萬個不相信,可剛一開口腦門上再被敲了下,那劇烈的疼痛讓他差點飆出眼淚來。

幽怨的看向傅君婥,這位大美女到底站哪邊的。

“閉嘴!”

瞪了眼過去,傅君婥也頭疼的很。

這小子太不安分了,現今她們生死都掌握在人家手中,真要惹怒對方,她們必死無疑。

“貞貞,你帶他們到邊上去聊聊!”

田昊向衛貞貞示意了下,他對現在的雙龍興趣不大,暫時也從其身上看不出什麼來,得讓那兩人按照命運軌跡走下去才行。

相比起來,眼前的傅君婥卻是一個不錯的小白鼠,可以研究下命運軌跡中的角色死亡後會有何變化的課題。

“前輩如何才能放了他們?”

被田昊那黑洞洞的眼眶骷髏眼眶盯著, www.shu.com傅君婥渾身都不自在,硬著頭皮問道。

“他們?你不想為自己求一份生機嗎?”

聽出傅君婥話語的意思,田昊更感興趣。

“君婥自從踏入隋國就已經冇有生機了,而且對於貴國的行事風格我有些瞭解,今日既然遇上,自當冇有幸理。”

傅君婥話語中有著一份決絕,她並不怕死,否則也不會單人隻劍的潛入隋國暗殺隋皇了。

這本就是一條死路,十死無生的道路。

“你的確會死,並且會很快,但並不會死在我們的手上,而是為了保護那兩小子而死。”

微微搖了搖骷髏頭,田昊並未想過殺死傅君婥,反正這娘們也快要死了,那是命運軌跡的安排。

(宋師道:完了,初戀情人被一頭大野豬看上了,我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