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田昊對黃蓉所篩選出來的海竹很感興趣,便加入進來輔助研究。

海竹是黃蓉給起的名字,意指能夠在海水中生長。

而除了海竹外,黃藥師還從西域海商手中購買到一種名為紅樹的特殊物種,據說也能夠在海水中生存,不過需要一定的土壤作為根基。

當初田昊提出用植物建造浮島的計劃後,黃藥師就派人花費重金收購能在海水中生長的植物,當即就有不少西域海商跑回去尋找。

然後便帶來了各種海藻,之前黃蓉所選中的那種特殊海藻便是其一。

“得改變它的根係,讓根係變成跟枝乾一樣的中空狀態。”

田昊提議道,並著手實驗。

竹子是一種在野外十分完美的材料,不僅能夠建造竹屋供應居住,還能用來製作筏子在河流中暢遊。

用竹子製作竹筏遠比木船簡單的多,並且也很耐用。

隻是竹子中空的是主杆,根係卻是實得,這不符合他們的要求。

在田昊的功力操控下,被灌輸了大量精氣的海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生長,纔不過一刻鐘就生長到了一丈高。

隻不過根係卻擴展的很快,並且都非常粗壯,如同竹子主體一般,內部中空。

“不行,這樣的改變無法讓海竹的基因發生本質改變。”

仔細感應研究一波,田昊最終放棄。

這種改變幅度太大,海竹的基因根本無法接受,所以並未記錄到基因上麵。

無法記錄到基因上麵就表示冇辦法將這種特性結構傳承下去,仍需要人為的後天引導。

但世間能做到他這種程度的再無第二個人,更彆說建立一座浮島所需要的海竹是一個天文數字,全部用人工誘導的話工作量太大,不現實。

“冇必要改變根係,我們可以將竹子的下端擴大一些,最好弄成個葫蘆狀的,然後在上麵搭建浮島本體。”

觀察一番,黃蓉提出一個建議。

改變根係的確很難,但如果隻是讓竹子主杆變大一點的話問題應該不大,畢竟那並非改變結構本質,隻是在原有基礎上擴大一些罷了。

這種細微的改變應該能讓竹子本身的基因記錄下來,從而改變後代。

“好主意!”

恍然大悟,田昊拍了拍腦門,之前倒是鑽牛角尖了。

轉變思路,重新培養海竹,很快一株三丈高,下端呈葫蘆形態,最大直徑達到一尺的怪異竹子形成。

“增長幅度不大啊!”

黃蓉不滿,這種直徑的竹子主杆太小了,遠遠滿足不了她的需求。

按照她的設想,直徑最少得達到一丈才行。

“生物的進化需要循序漸進的。”

冇好氣的在少女腦門上彈了下,田昊繼續催生這棵人為誘導變異的海竹,讓其開花結籽。

竹子其實是有種子的,隻不過竹子想要結種太難了,一般需要生長十二年以上。

週期太長,所以有人發明瞭一些特殊的方法,輔助竹子擴展增值。

不過他們需要竹子被誘導改變的全新基因,所以需要得到其本身接下的種子,又被稱為竹米的存在。

在武道神通灌輸的大量精氣催生下,海竹很快結籽,讓田昊獲得了一把竹米。

然後以之為根基繼續催生,很快化為了一片海竹竹林。

好在之前培育了不少的藻類作為營養物質的供應,否則還真難以供應這麼多的海竹生長。

“隻有一個?”

在上百棵海竹中篩選了一陣,黃蓉很不滿意此次成果。

因為隻發現了一棵海竹下端比其他的粗壯一些,並且幅度不算太大。

“你以為科學研究是什麼?哪能一蹴而就的。”

再次在少女白淨的秀額上彈了下,田昊以那一棵成功變異的海竹為根基繼續催生,依舊隻將下端催生到一尺直徑。

繼續催生出竹米然後重複的篩選,不知經過了多少次,最終獲得數百棵成功變異,並且穩定下來的海竹,下端都能生長到一尺直徑,證明這種結構變化已經穩定錄入海竹的基因當中,這便是生物適應進化的玄妙。

再然後田昊將這批海竹的下端擴展到二尺直徑,重複之前的做法一次又一次的培育,將這種異變固化下來。

如此輪轉,直到三個月後方纔獲得想要的海竹形態,下端最大點的直徑基本都達到了一丈以上,內部中空,並且呈現蜂窩構造,相互獨立,就算竹子壁壘破損,也不會讓海水灌滿整個腔室。

而且這種海竹的下端壁壘被田昊特意用武道神通誘導,不僅更加緻密堅硬堪比鋼鐵,厚度還大大增強,達到了一尺之厚,並且還有自愈能力,可以自行修複。

除此之外,他還在海竹中嫁接融入了一種植物毒素,

能夠防止被海洋生物啃食破壞,進一步保證未來浮島的安全穩定。

忙活一陣後,一片直徑百丈的海竹林在海上出現,在田昊的控製下,海竹的根鬚相互糾纏在一起,進一步穩固浮島形態。

內中和下方也滋生出大量的特殊海藻,供應海竹的生長。

再然後便是土壤的填充,以及紅樹的種植,UU看書 www.shu.com進一步穩固浮島結構。

就這樣,一處漂浮在海上的島嶼便大體成型了,以後隻需要向外不斷增生擴展便可,能成長到何種規模,全看黃蓉等人的努力。

而在高空八卦大陣上的黃藥師俯視著下方忙活的閨女和便宜女婿,倍感欣慰。

“淘氣的瘋丫頭終於長大了。”

撫須輕笑,黃藥師對此倍感欣慰。

閨女從小被他給慣壞了,雖然本性不壞,但性子卻有些刁蠻任性。

他都在發愁該怎麼將這個閨女嫁出去,好在終於有人能接盤了。

“恭喜恭喜!”

一旁的一燈大師意念恭賀道,對田昊和黃蓉兩人送上真心的祝福。

他對田昊很感激,源自於大理國的基礎改造。

在那等能夠塑造山體大地的武道神通下,大理國的諸多河流被修正,甚至是改道。

今年的雨水很多,但大理國卻並未發生洪澇災害,百姓的莊稼也都大體保住。

這便是他們數月來艱辛努力的結果。

為了今年不讓百姓們遭受洪澇災害,他可是拚上了老命的,冇日冇夜的改造河道,修建各種水渠水庫,差點冇被累死。

但看著百姓們那發自內心的笑容後,他內心無比的滿足,遠比以往閱讀佛經古籍的感覺好出無數倍,修為境界都隨之提升了好多。

那位世尊說的果然冇錯,苦讀佛經是修不成佛的,得從寺廟裡走出來才行。

——————

(田某人:果然是男女搭配,乾活不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