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政哥的棺材板發芽後,田昊便靜心嗬護,用自身的先天真氣作為能量源餵養,增加契合度。

建木也不虧是山海經中記載的神樹,可能誕生於神獸時代,甚至比神獸時代更加久遠,就如同戰神殿空間的那一尊古老石龜一般。

如此神樹生長速度自然快不了,但好在田昊的內天地可以根據自身的思維速度加快時間流速。

尤其在藉助政哥傳承開始參悟時間長河後,讓內中的時間差更加快速。

內天地是他的一大底牌,因為他的內天地融入了世界之心的碎片,成長潛力更高。

如今又獲得與世界之心一體的建木嫩芽,隻要將之培育起來,完全可以成長為不下於現實世界的一個大世界。

當然,那隻是指空間的大小,物質的填充還需要現實世界的支援。

這方麵也好解決,千年前政哥操控仙秦龍脈與蒼天對轟,打沉了不少大陸,隻需要前往那片海域將之收入內天地便可,並不會影響現今的大陸。

“怎麼了?”

再一次觀察過建木嫩芽後,田昊睜開眼眸,發現滅絕阿姨幾人守在旁邊,神情不善的樣子。

“我們要回峨眉了!”

滅絕意有所指的道,她其實早就想迴歸峨眉派了,畢竟已經出來了一個多月。

雖然在光明頂上坑了元庭的上萬武士,再加上田昊的現身會讓其老實一點,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還是儘早迴歸峨眉比較好。

“你們回去就回去,跟我說乾嘛?”

田昊不解,腿長在你們身上,要回就回,我也冇限製你們啊!

“你答應過的,要給峨眉派開辟精神世界!”

滅絕惱了,上前一把揪住某人衣領噴了一句過去。

之前說好是一個月就回去,結果你在這裡搞得不停歇,拖了半個月之久。

現在還這副模樣,真以為我滅絕冇脾氣不成。

“倒是我忘了,明天就出發,我帶你們直接飛回去!”

田昊恍然,他之前的確將此事給忘了。

冇辦法,對輪迴之道研究的太投入了,更彆說又出現了政哥的棺材板。

“明天一早就出發!”

見田昊終於應下,滅絕這才鬆手離去,不過臨走之前被田昊抽了一巴掌。

“啪!”

“你……”

嬌軀一顫,滅絕回過神來後氣急,南明離火劍都在震顫不已,好似要出鞘剁了某人。

隻是作為自身的創造者,南明離火劍可不敢指向田昊,所以隻能向滅絕傳達出臣妾做不到的思緒。

邊上的紀曉芙幾人趕忙低頭,表示什麼都冇看到,更什麼也冇聽到,不過卻忍俊不禁。

誰能想到一向暴躁威嚴的師父竟然會被一個男人多次那般欺辱,還真是遇到命中剋星了呢。

“以後說話就說話,彆將口水噴出來。”

田昊嚴肅的嗬斥道,阿姨還是欠調教了,竟然敢拽著我的衣領開噴,不知道我田某人的心眼是奈米級彆的嗎?

“以後一定砍死你!”

恨恨的瞪了眼某人,滅絕師太隻能忍了,不過卻將這筆賬記在心裡,以後有機會了一定要十倍百倍的討回來。

紀曉芙幾女趕忙跟上,她們可不敢在那位身邊久留,免得也被啪一下。

而迴歸住處的滅絕師太則抽出南明離火劍一頓大罵。

“你瞧你那點出息,我被人欺負了,你卻連半個屁都不敢放……”

這次她真被氣到了,剛剛就準備拔劍拚命一波的,可誰想南明離火劍如此的不配合,連出鞘都不敢。

被罵的南明離火劍則委屈巴巴地嗡鳴不已,這事它真不敢去參合,一不小心被那位人道毀滅就坑了。

“機會很快就到了,小賊,你給我等著。”

罵完佩劍,滅絕冷笑一聲。

她的確不是那小賊的對手,哪怕轉修了所謂的南明離火劍訣也不行,但可以等那小賊受創後再動手。

就不信那小賊跟蒼天交手後還能完好無損,到時候她要求不高,隻要將之前遭受的屈辱加倍奉還就成,讓那小賊也體驗下被人啪啪啪的滋味。

“師父!”

在滅絕靜下心來冇多久,紀曉芙的聲音自房外傳來。

“進來!”

俏臉一崩,恢複以往嚴肅的小表情,滅絕開口示意外邊的紀曉芙幾人進來。

紀曉芙丁不悔周芷若和趙敏進入房內,冇有言語,也猜不透師父為何會讓她們在這個時辰過來。

“你們都有誰跟那小賊雙修過?”

眸光在四名弟子徒孫身上一一掃過,滅絕忽然問道。

上次與沐雪柔和沐雪離姐妹兩交流後,她知曉了很多,甚至藉助光明頂天鷹世界的精神門戶,意念降臨化國,在那邊瞭解了很多,的確與那小賊雙修過的女子都會有所傾慕。

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傾慕吸引,

即便田昊不在的時候也會經常想到對方,已經在內心留下了深深地烙印。

一個女子腦子裡經常想著一個男人,最後結局還用說嗎?

這一問讓紀曉芙四女都很不自然,她們也聽了那種推測,雖然隻是一種推測,但結合自身這段時間的變化,基本可以確定了。

隻是她們並不排斥這種變化,www.shu.com甚至內心還有點小歡喜。

“師父,弟子早就以師兄為目標,此生非他不嫁!”

最為果決的趙敏先行開口表態,表示自己這輩子就認定那個男人了。

她趙敏這輩子要麼不找男人,要找肯定要找最強最好的那個,哪怕要跟很多女人去競爭分享也在所不惜。

而且師兄真的太誘人了,不管是實力還是才情,又或者是心胸理想都讓人慾罷不能。

那是一個前無故人後無來者的奇男子,所有男人在其麵前都會黯然失色。

她趙敏就認定了!

“你們呢!”

輕歎一聲,滅絕看向紀曉芙三女,心緒頗為複雜。

早知如此的話,就不讓曉芙幾人跟那小賊接觸了。

現在整得她們峨眉派都要被一網打儘,偏偏人家還並非故意如此,甚至都冇意識到這點。

這是最氣人的。

“弟子追隨於將軍身邊便知足了!”

紀曉芙的回答比較委婉,表示隻想伴隨那人左右。

因為在那人身邊真的很舒服,是一種身心兩方麵的舒服,甚至武道修為都能自主的緩緩提升。

沐雪柔說的不錯,田昊身上的魅力氣息很吸引人,她成功的被吸引到了,更不想放棄這種感覺。

周芷若和丁不悔兩名少女麪皮薄冇有言語,不過卻算是一種默認。

她們的感覺要朦朧的多,不過呆在那位身邊的確很舒服,讓人慾罷不能。

——————

(田某人:峨眉全家桶到賬,此處應有月票慶賀!)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