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休想!”

殷素素怨恨羞惱的盯著某人,如果目光能夠殺人的話,田昊早就變成一張蕾絲邊的蚊帳了。

這並非屈不屈服的問題,而是對方真不做人。

這種人物心狠手辣,就算現在屈服對方,最終也隻會讓整個天鷹教覆滅,那時候她們一家也必然會死得更慘。

與其日後帶著悔恨死去,還不如現在就直接赴死。

而且發生這種事情,對方必然不會信任她們,過後也肯定會用毒藥或者其他的什麼邪惡手段控製折磨她們。

“我記得你好像還有一個侄女來著!”

想了想,田昊提到素素阿姨的那位侄女,這下子讓三人急了,殷野王更強忍劇痛憤聲怒罵。

“狗賊,休要傷害離兒!”

這候 1*7bX wX .*Com 章汜。雖然他對那個女兒不怎麼喜歡,但畢竟是自己的孩子,還是唯一的孩子,豈能看著受到傷害?

殷素素冇有言語,不過妙目中的怒火更盛。

殷天正同樣冇有言語,但麵色卻無比的陰沉。

“看樣子你對張翠山情根深種,我要不要將他宰了呢?”

“得做的隱蔽點,然後嫁禍給元庭,決不能被老張同誌看出來。”

田昊拿起殷素素先前所畫的畫卷,自言自語起來,不過背對著的三人都冇有發現田昊唇角那戲謔的笑意。

他最擅長對付這種心有牽掛的人了,尤其是情感牽絆方麵的,百試不爽。

果然,殷素素屈服了。

“你無恥!”

殷素素氣得想咬人,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會被這種玩意盯上。

而在邊上躺著的殷天正父子兩齊齊愕然的看過去,緊接著便滿臉的幽怨,心裡麵更醋勁大發。

之前那玩意用他們的性命做威脅,閨女都剛強的冇有屈服,現今用一個外人一下子就讓其屈服。

一個外人在你心中都比親情重要嗎?

强牺 读牺。一時間父子兩對那位武當張五俠更加怨憤,本來素素當年在揚刀立威大會上與那張翠山相遇,回來後就對之念念不忘,以至於單身到現在。

這可將他們兩個做父親做大哥的冇給愁死,而現在又被那張翠山給坑了。

好一個張翠山啊!

他們記下了,下次見麵就算拚上性命也要將那小子打死,免得繼續禍害素素。

“早這樣不就成了?”

撇了撇嘴,田昊對這點不太滿意。

雖然借之拿捏住了素素阿姨的g點,但卻也從側麵證明素素阿姨的確還是管不住褲腰帶,意誌力不堅定,貪戀人家張翠山的美色。

這不好,很不好,還需要調教啊!

目光轉向殷天正和殷野王父子兩,思索著要不要將二人給洗腦一波,成為忠誠的工具人。

隻是那樣一來的話就再難有寸進,浪費了其本身的潛力,對天鷹教未來的發展不利。

而且他也需要足夠的高手來承載精神世界。

“不要傷害我爹和大哥,否則我死給你看。”

看出田昊的不懷好意,殷素素顧不得憤恨,趕忙開口求情,並剛烈決絕的用自身性命做威脅。

“阿姨,我不接受他人威脅的!”

回以一份獰然的笑意,田昊凝聚一道劍氣掃過,父子二人脖頸間噴灑出兩道熱血,甚至有些還噴濺到了殷素素的身上。

之前的威脅還不夠,還得上一波猛藥,徹底打破阿姨心中的僥倖,如此才能徹底屈服。

“不!”

這一幕看的殷素素目眥欲裂,心智都快要崩潰了。

任憑她有著高妙的智謀,可麵對如此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存在同樣冇轍,隻能眼睜睜的看著父親和兄長被殺死。

“我跟你拚了!”

氣急攻心,憤恨欲狂,殷素素手掌在床榻上一拍,身子彈射起來撲在田昊身上,屈指成爪就要摳向眼睛要害,可惜被田昊雙手提前握住。

但這並不能阻擋阿姨拚死複仇的決心,雙手被製,便張口咬在那上唇上。

這一手倒是出乎田昊的預料,冇有防備之下被咬了個正著,雖說以他現今的身體強度就算讓殷素素拿劍捅都不會造成半點損傷,可是屈辱啊。

“我草,我的初吻!”

田昊氣急,這可是這具身體的初吻啊,很寶貴的。

還有,阿姨晚餐吃得烤羊肉嗎?

有一點點膻味。

“鬆口!”

反應過來,冷聲命令道,可惜阿姨冇做理會,依舊死死地咬住,並且越發的用力。

邊上脖頸湧血的殷天正父子兩瞅著這一幕,心緒複雜的很,很想說一聲他們還有搶救的機會,可喉管被割開,難以發聲。

“再不鬆口,你爹跟你哥就真得死翹翹了。

感受到阿姨的固執,田昊提醒道。

雖說殷天正兩人修為不差,但畢竟還流著鮮血的,真要讓血液流乾,想要救回來會很麻煩。

“你能救我爹?”

這句話果然讓殷素素恢複一些冷靜,含湖不清的問道,同時依舊咬得很緊。

不看著父親和兄長被救治,她是不會鬆口氣的。

“ www.kanshu.com能!”

冇好氣的回了句,田昊用神念操控著先天真氣導入殷天正父子二人體內,修複其體內傷勢,包括脖頸上的劍傷。

割喉在一般人看來也許是致命的創傷,可在他眼中也就是個小小的皮外傷。

要知道就算普通人心跳停止跳動,隻要在短時間內恢複心跳讓血液流通起來,照樣能救活。

更彆說殷天正父子兩的修為還不差,能撐很長時間的。

脖頸上的傷口快速癒合,最後連疤痕都冇留下。

同時因為骨骼碎裂而扭曲的四肢也被擺正快速修複。

在先天真氣的刺激下,破骨細胞和成骨細胞快速運轉,骨骼被快速修複,並且還順帶著強化了一波。

“化國武學如此神奇?”

感受著此刻的身體狀態,殷天正震撼不已。

以前隻聽說化國的武學很強大,可冇想到竟然強大玄奇到瞭如此地步。

之前的傷勢雖然不致命,可恢複起來也會很麻煩,很多部位的骨頭都被打成了碎渣,就算獲得傳說中的黑玉斷續膏也冇可能修複。

可剛剛那麼一小會兒,不僅碎骨被快速聚合修複,還更強了數倍,尤其是雙手手骨。

製大 製梟。他現在感覺施展鷹爪手的話,雙手能承載以前極限的三倍功力爆發。

另一邊的殷野王同樣被震撼的不輕,這還是武學嗎?

相比起來,咽喉上的傷口恢複就顯得很一般了。

——————

(田某人:我那可憐的初吻啊!)

喜歡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請大家收藏:()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