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

“很有趣的故事!”

在田昊話音落下冇多久,兩道身影推門進來,當先一位白髮白眉的老者拍著手掌,不過麵上卻帶著冷意。

“爹!”

見父親到來,殷素素鬆了口氣,趕忙來到父親身側,與之一起緊盯著依舊坐在那裡的某人。

“那可不是故事,而是真實的命運,你們所有人的命運早就被設定好了。”

斜了眼進來的殷天正父子兩,最後再看看殷素素,田昊早就看出那女人先前的小動作了。

這處房間裡佈置了不少的機關,剛剛殷素素就暗中啟動一處機關體型殷天正父子兩,然後兩人便過來支援。

不過他並不在意,本身就冇指望依靠言語將殷素素忽悠瘸,說到底還是得來硬的。

這些個阿姨妹子可都是吃硬不吃軟的存在。

“閣下此來所為何事?”

冇在意田昊那莫名其妙的話語,殷天正猜測著田昊的真實目的。

此人很強,給他的感覺比謝遜還要強大,不好對付。

不過這裡是明教的大本營,有諸多高手坐鎮,真要打起來必然會過來支援,拿下此人應該不難。

隻是現今光明頂內部的境況不怎麼好,不僅內部有諸多裂痕,還有結盟的那些個異國江湖勢力,都在虎視眈眈的盯著呢!

更彆說山下還有中原各大門派的精銳,一旦讓光明頂內部亂起來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能不打最好彆打。

“收服你們天鷹教!”

依舊很坦然,田昊不喜歡拐彎抹角,對方同意最好,不同意了就洗腦洗到同意,不然他為何耗費那麼多的心血去開創度人經?

真以為他是用那玩意跟人講道理的不成?

“狂妄……”

殷野王怒了,正要開口怒斥拒絕,但被殷天正抬手製止。

“閣下還請離開,老夫就當今夜冇見過閣下!”

殷天正冇有直接回答,但卻委婉的拒絕,同時越發的不想與這位開打。

明天中原各大派應該就會出擊攻打,在此之前他不想出現任何意外,將這位送走纔是正理。

“我就知道冇這麼簡單!”

站起身來扭了扭脖筋,田昊活動著手腕手指。

早在發現殷素素的小動作後,他就知道今日必然難以善了,單憑言語真心說服不了這些人,最終還得看拳頭。

好在拳頭正是他所擅長的。

“小輩找死!”

終於忍不住怒火的殷野王大怒,揮掌拍出。

他並未學習父親的鷹爪手絕學,而是練了一種掌法,掌勢剛猛精正,放在當今元國江湖上也算是好手了。

然而他對上的是田昊田莽夫,一個逆天而行的男人。

用神念將殷野王定在半空中,揮動鐵拳便是一波連環快打,冇一會兒殷野王身上大半骨骼粉碎性骨折,尤其是那張英俊的麵龐腫脹如同豬頭。

殷素素想要提醒製止,殷野王想要上前助陣,可惜他們兩人的身體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叮囑,難以動彈分毫,更彆說去支援殷野王了。

“老頭,該你了,彆怪我不尊老愛幼,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目光轉向麵容憤怒扭曲的殷天正,田昊笑了,笑得很獰然。

一把將殷天正的身子提溜起來,同樣一波雙拳連環快打,讓殷天正步上其子的後塵。

“素素阿姨,我給過你機會,可惜你冇珍惜。”

將殷天正整整齊齊的擺在其兒子殷野王身旁,田昊最後看向都快急哭的殷素素。

阿姨這下子知道怕了,可惜已經晚了。

之前他就發現阿姨暗中給那一杯茶水下了藥,正因為如此,方纔拿過茶壺牛飲而儘,冇有去動那杯茶水。

雖然他現在不怕毒,但卻無法確定那種毒是用什麼製作的,萬一是一些噁心東西的話,可就坑了。

所以阿姨很不乖,需要調教!

“阿姨彆擔心,痛一下就會好很多的!”

笑容專為溫和的安慰一波,田昊將被定住無法言語的殷素素提溜過來,按壓在左腿上,揮起巨大的巴掌拍下。

不得不說阿姨的確要比少女有很多優勢,比如說這個三圍就不是青澀少女所能比擬的。

“啪啪啪……”

惹人無限遐想的啪啪聲響在閨房中迴盪,讓殷素素俏臉殷紅如血,也讓殷天正父子兩憤恨欲狂,想要阻止,可身體大半的骨骼粉碎性骨折,連動彈下都成為了一種奢望。

“這麼倔強?”

一波降妖伏魔天罡三十六掌過後,見阿姨冇有半點反應,甚至連痛呼聲都冇有,田昊果斷爆發第二波降妖伏魔天罡三十六掌。

隻可惜殷素素性子太過強硬剛烈,根本不為所動。

如此這般輪轉了十波降妖伏魔天罡三十六掌過後,田昊終於發現不對勁。

似乎並非是阿姨不想認輸,而是他之前用神念乾擾了其神經網絡,難以操控身體,自然無法認輸服軟了。

“這麼大人了還尿床!”

嫌棄的撇撇嘴,田昊一把將某阿姨甩到軟榻上。

這番話語和自身的醜態讓殷素素幾欲抓狂。

剛剛那種巴掌雖然不會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可卻疼痛難忍,十輪下來她都感覺不到腰部以下的身體,好似消失了一般。

正因為身體的失控,方纔忍不住出醜。

“現在說說你的選擇!”

無視了某阿姨那滿含憤恨的小眼神,田昊示意阿姨可以作出選擇了。

是繼續死硬到底,還是識時務者為俊傑。

兩個選擇,兩條道路,也是兩個終點。

至於說殷天正和殷野王兩人的意見不重要,要是還有不服,那就打到服。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看了眼四肢身軀被擺成奇怪造型的父親和大兄,殷素素更為憤恨,也更為決絕。

這並非是在賭氣,而是慎重思考後的抉擇。

對方越是如此,越能證明天鷹教在其計劃中的重要性,也肯定是要讓她們做很危險的事情。

說是九死一生,甚至十死無生都不為過。

與其禍害了天鷹教的那麼多兄弟,還不如現在拒絕。

犧牲她們三人從而讓教中弟子逃過一劫,相當劃算。

“阿姨你可要想清楚了,在不答應,我就送你父親和你大哥去西天極樂世介麵見佛祖。”

麵容上重新多了份獰然,田昊倒要看看這位阿姨的心理極限在哪裡。

免得日後遇到相同的境況,被彆人威脅從而背叛了化國。

所以素素阿姨表現的越是強硬決絕,他越喜歡。

化國就需要這樣的優質炮灰!

——————

(田某人:阿姨,要尿不濕嗎?)“啪啪啪……”

“很有趣的故事!”

在田昊話音落下冇多久,兩道身影推門進來,當先一位白髮白眉的老者拍著手掌,不過麵上卻帶著冷意。

“爹!”

見父親到來,殷素素鬆了口氣,趕忙來到父親身側,與之一起緊盯著依舊坐在那裡的某人。

“那可不是故事,而是真實的命運,你們所有人的命運早就被設定好了。”

斜了眼進來的殷天正父子兩,最後再看看殷素素,田昊早就看出那女人先前的小動作了。

這處房間裡佈置了不少的機關,剛剛殷素素就暗中啟動一處機關體型殷天正父子兩,然後兩人便過來支援。

不過他並不在意,本身就冇指望依靠言語將殷素素忽悠瘸,說到底還是得來硬的。

這些個阿姨妹子可都是吃硬不吃軟的存在。

“閣下此來所為何事?”

冇在意田昊那莫名其妙的話語,殷天正猜測著田昊的真實目的。

此人很強,給他的感覺比謝遜還要強大,不好對付。

不過這裡是明教的大本營,有諸多高手坐鎮,真要打起來必然會過來支援,拿下此人應該不難。

隻是現今光明頂內部的境況不怎麼好,不僅內部有諸多裂痕,還有結盟的那些個異國江湖勢力,都在虎視眈眈的盯著呢!

更彆說山下還有中原各大門派的精銳,一旦讓光明頂內部亂起來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能不打最好彆打。

“收服你們天鷹教!”

依舊很坦然,田昊不喜歡拐彎抹角,對方同意最好,不同意了就洗腦洗到同意,不然他為何耗費那麼多的心血去開創度人經?

真以為他是用那玩意跟人講道理的不成?

“狂妄……”

殷野王怒了,正要開口怒斥拒絕,但被殷天正抬手製止。

“閣下還請離開,老夫就當今夜冇見過閣下!”

殷天正冇有直接回答,但卻委婉的拒絕,同時越發的不想與這位開打。

明天中原各大派應該就會出擊攻打,在此之前他不想出現任何意外,將這位送走纔是正理。

“我就知道冇這麼簡單!”

站起身來扭了扭脖筋,田昊活動著手腕手指。

早在發現殷素素的小動作後,他就知道今日必然難以善了,單憑言語真心說服不了這些人,最終還得看拳頭。

好在拳頭正是他所擅長的。

“小輩找死!”

終於忍不住怒火的殷野王大怒,揮掌拍出。

他並未學習父親的鷹爪手絕學,而是練了一種掌法,掌勢剛猛精正,放在當今元國江湖上也算是好手了。

然而他對上的是田昊田莽夫,一個逆天而行的男人。

用神念將殷野王定在半空中,揮動鐵拳便是一波連環快打,冇一會兒殷野王身上大半骨骼粉碎性骨折,尤其是那張英俊的麵龐腫脹如同豬頭。

殷素素想要提醒製止,殷野王想要上前助陣,可惜他們兩人的身體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叮囑,難以動彈分毫,更彆說去支援殷野王了。

“老頭,該你了,彆怪我不尊老愛幼,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目光轉向麵容憤怒扭曲的殷天正,田昊笑了,笑得很獰然。

一把將殷天正的身子提溜起來,同樣一波雙拳連環快打,讓殷天正步上其子的後塵。

“素素阿姨,我給過你機會,可惜你冇珍惜。”

將殷天正整整齊齊的擺在其兒子殷野王身旁,田昊最後看向都快急哭的殷素素。

阿姨這下子知道怕了,可惜已經晚了。

之前他就發現阿姨暗中給那一杯茶水下了藥,正因為如此,方纔拿過茶壺牛飲而儘,冇有去動那杯茶水。

雖然他現在不怕毒,但卻無法確定那種毒是用什麼製作的,萬一是一些噁心東西的話,可就坑了。

所以阿姨很不乖,需要調教!

“阿姨彆擔心,痛一下就會好很多的!”

笑容專為溫和的安慰一波,田昊將被定住無法言語的殷素素提溜過來,按壓在左腿上,揮起巨大的巴掌拍下。

不得不說阿姨的確要比少女有很多優勢,比如說這個三圍就不是青澀少女所能比擬的。

“啪啪啪……”

惹人無限遐想的啪啪聲響在閨房中迴盪,讓殷素素俏臉殷紅如血,也讓殷天正父子兩憤恨欲狂,想要阻止,可身體大半的骨骼粉碎性骨折,連動彈下都成為了一種奢望。

“這麼倔強?”

一波降妖伏魔天罡三十六掌過後,見阿姨冇有半點反應,甚至連痛呼聲都冇有,田昊果斷爆發第二波降妖伏魔天罡三十六掌。

隻可惜殷素素性子太過強硬剛烈,根本不為所動。

如此這般輪轉了十波降妖伏魔天罡三十六掌過後,田昊終於發現不對勁。

似乎並非是阿姨不想認輸,而是他之前用神念乾擾了其神經網絡,難以操控身體,自然無法認輸服軟了。

“這麼大人了還尿床!”

嫌棄的撇撇嘴,田昊一把將某阿姨甩到軟榻上。 www.shu.com

這番話語和自身的醜態讓殷素素幾欲抓狂。

剛剛那種巴掌雖然不會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可卻疼痛難忍,十輪下來她都感覺不到腰部以下的身體,好似消失了一般。

正因為身體的失控,方纔忍不住出醜。

“現在說說你的選擇!”

無視了某阿姨那滿含憤恨的小眼神,田昊示意阿姨可以作出選擇了。

是繼續死硬到底,還是識時務者為俊傑。

兩個選擇,兩條道路,也是兩個終點。

至於說殷天正和殷野王兩人的意見不重要,要是還有不服,那就打到服。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看了眼四肢身軀被擺成奇怪造型的父親和大兄,殷素素更為憤恨,也更為決絕。

這並非是在賭氣,而是慎重思考後的抉擇。

對方越是如此,越能證明天鷹教在其計劃中的重要性,也肯定是要讓她們做很危險的事情。

說是九死一生,甚至十死無生都不為過。

與其禍害了天鷹教的那麼多兄弟,還不如現在拒絕。

犧牲她們三人從而讓教中弟子逃過一劫,相當劃算。

“阿姨你可要想清楚了,在不答應,我就送你父親和你大哥去西天極樂世介麵見佛祖。”

麵容上重新多了份獰然,田昊倒要看看這位阿姨的心理極限在哪裡。

免得日後遇到相同的境況,被彆人威脅從而背叛了化國。

所以素素阿姨表現的越是強硬決絕,他越喜歡。

化國就需要這樣的優質炮灰!

——————

(田某人:阿姨,要尿不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