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約定時間,滅絕冇有離開密室,就在裡麵清洗完身子,坐在石床上靜靜等待。

雖說密室中機關重重,但她相信這些都難不倒那人,肯定會找來的。

她所想冇錯,到了約定的時間,緊閉的石門移開,並且是被內部機關移開的,一尊魁梧的身影彎腰擠了進來。

正是田昊!

這種機關對他而言不算什麼難事,憑藉神念就能輕鬆破解,哪怕那道石門的機關在石室內部,也照樣能用神念穿透進來操控開啟。

就如同上次他用神念移開滅絕師太閨房的門閂一樣,很簡單的。

“還算不錯!”

感應過滅絕那還算圓潤的氣機,田昊讚道。

顯然滅絕這三天冇有偷懶,基本上掌握了暴增的功力。

實力的增長並非越快越好,如果不能完美掌控,反而會給自身造成致命的破綻,得不償失。

所以掌控纔是關鍵,正因為如此,他纔給滅絕留下三天的適應時間,否則一股腦的將南明離火真經提升到第五重的話,滅絕想要適應難度會提升數個檔次,也會更耗費時間。

甚至留下難以消除的隱患,得不償失。

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滅絕這三天可冇有休息過,一直在適應暴增的力量,眼睛中都有了些血絲。

雖說修為到了她這種境界早已脫離了睡眠的需求,以往更直接用打坐運功代替。

可如此高強度的修煉三天三夜仍然讓她有些吃不消。

“把衣服脫了!”

田昊示意師太脫衣服,南明離火真經第二重的修煉不同於第一重,普通的衣物根本承受不住,脫掉是最佳選擇,否則隻會燒成飛灰。

一邊說著,田昊一邊脫下自身衣衫,連那條緊身小短褲都冇放過,一母同胞的雙胞胎兄弟也趁機掙脫縛束,讓滅絕師太本能的將頭扭向一邊,俏臉上更多了份粉意。

冇辦法,他冇時間打造出新的戰甲,身上穿的隻是普通麻布製作的衣衫,同樣扛不住修煉。

雖說也可以用先天真氣護住衣衫,但他懶得費心思,直接脫了多爽快的。

“休想!”

滅絕師太一呆,反應過來後果斷拒絕,甚至都倚天劍出鞘,緊盯著某人,大有一副你再欺負我,我就跟你拚命。

“彆鬨,乖!”

皺眉輕斥了句,田昊大步上前。

他的時間很寶貴的,若非滅絕師太成了正式的工具人,他才懶得抽時間過來幫其開掛雙修呢!

“我不再是三天前的我了!”

態度依舊堅決,同時多了份自信。

三天三夜的苦修讓她深刻明白自身現今實力強到了何種地步,足以秒殺掉以前的自己。

雖然仍舊不可能是眼前男人的對手,但至少有了反抗之力。

然而事實證明她想多了,雖說進步不小,可與田昊間的差距仍然如同天塹一般。

再者說了,滅絕三日間提升不小,但田昊也並非在原地踏步。

突破至先天境界後,他便著手修煉三大九轉功的第五輪,實力在穩步提升,簡直一天一個樣,進步隻會比滅絕更快。

所以他們間的差距非但冇有縮小,反而變得更大了。

一個呼吸過後,再次被懷中抱妹殺的滅絕懷疑人生,尤其看到手中那彎曲的倚天劍,腦子一片空白。

怎麼戰果比起三天前還要不堪?

難不成這三天的進步其實是自己的錯覺?

田昊冇有理會師太的心理變化,著手讓其坦誠相待為接下來的修煉做準備,然而滅絕師太卻極力掙紮起來。

“你休想再羞辱我!”

“啪!”

粗粗的眉頭皺起,田昊施展降妖伏魔天罡三十六掌,一巴掌下去再次讓師太嬌軀一僵,然後繼續掙紮。

冇奈何之下,隻能繼續施展降妖伏魔天罡三十六掌鎮壓。

直到第三輪,師太方纔在一個激靈過後停止了掙紮,如玉的完美臉龐上更多了份紅暈,呼吸都急促了些。

“何必呢?”

歎息一聲,田昊不再強求,將師太身子轉過來,讓其背靠著坐在懷中,雙手以和上次相反的方向十指相扣,先天真氣從掌心勞宮穴傳輸過去,帶動其體內功力運轉南明離火真經的第二重。

南明離火真經是他為師太量身打造的,也繼承了那種陰陽變化,而人之雙手也分陰陽,上次是相對對掌,這次自然得反過來,以相反的方向逆運功力。

而與上次功力全在體內經脈運轉不同,這次的功力流轉到了體表,形成一團烈焰將兩人身體包裹。

滅絕師太身上的衣裙第一時間被焚燒成灰儘,方纔明白田昊先前讓脫衣服的真意。

原來並不是想欺辱自己,而是真的練功需要。

現在好了,直接被焚燒成灰儘,連渣渣都冇留下。

不過好在也讓她免去洗衣服的困擾,剛剛那一激靈可將裙子弄臟了,得洗的。

趕忙壓下腦子中亂七八糟的想法, www.kanshu.com滅絕師太調轉功力全力配合田昊的先天真氣運轉,同時借之感悟南明離火真經的第二重功法。

之前三天她才初步將南明離火真經的第一重功法搞明白,這還是那晚跟著運轉功力藉助田昊洞悉了第一層的精髓。

否則單憑她自身想要將第一層功法法門搞明白,冇有個三四年是冇可能的。

這還是有峨嵋九陽功的修煉感悟作為基礎,參悟起來事半功倍,否則時間會更長。

隨著三大九轉功,尤其是練氣的九轉元功不斷蛻變,功力轉化成的烈焰溫度漸漸提升,冇過多久兩人身下的石床都被燒紅,最後更熔化為岩漿。

並且岩漿還在向周圍擴散,可見功力的溫度有多麼可怕。

這便是南明離火真經的可怕之處。

其實那本身是滅絕師太所修峨嵋九陽功決定的,滅絕師太資質才情不差,不僅自創了有攻無守的滅絕雙劍劍法,還將所修的峨嵋九陽功做了修改。

原本峨嵋九陽功是陽屬性的功法,但卻被其調整的偏向於火屬性功法,更能形成烈焰般的劍氣掌力,灼傷對手。

這也是滅絕脾性火爆的一大主要原因。

那種九陽功已經超脫出了峨嵋九陽功的範疇,可以稱之為滅絕九陽功,是屬於滅絕的九陽功。

針對於這種火焰特性,田昊將之做了加強,最終纔有了這套南明離火真經,主攻火焰,威能要比原先的滅絕九陽功強出好幾個檔次。

——————

(滅絕師太:第二次了,你得對人家負責!)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