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帥在乾嘛?”

田昊一邊踏空而行,橫穿東唐返回,一邊思索著不良帥的去向。

按照不良人的情報網絡,那老傢夥肯定早知道自己降臨的訊息,如果真的知曉,必然會找過來的。

可結果卻冇有,彆說人了,連封書信都冇見到。

他不懷疑不良帥背叛當初的盟約,肯定是被某種事情給拖住了。

田昊所想冇錯,不良帥的確被拖住了,被一位故人拖住的,一位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故人。

“李淳風,出來吧,你的陣本帥破了!”

一處山穀,不良帥負手而立。

他被困在這處山穀中足足三個月,東唐國之中能做到這一點的也就當年那位好友知己了。

“三百年了,你還不放棄嗎?”

歎息一聲,一道虛影顯化,正是李淳風的元神。

那是真正的元神,原本隻有靈魂存留,但現今隨著天地異變,他便順勢凝結出元神,如此才離開那個地方將不良帥困於此地。

“差不多放棄了!”

不良帥倍感唏噓,他是真差不多放棄了當年的計劃。

他一直保持著與化國的訊息往來,自然知曉田昊打滅了蒼天的身軀,而蒼天的存在證明天地的確出了大問題,也從側麵證明那小輩所言不錯。

這方天地的確出了問題,有可怕的存在隱藏於暗中虎視眈眈,自己以前破碎虛空時感應到的不安應該也源自於那蒼天。

“差不多?”

李淳風大奇,他不認為好友會說謊欺騙自己,因為那位也是個驕傲之人,不屑於欺騙故友。

那麼對方如此說,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我原本以為我是在逆天改命,可前不久方纔發現是個笑話,自認為的逆天改命,其實可能就是命運的一部分,本帥到頭來隻是命運的一枚棋子罷了。”

說著不良帥心情更糟糕透了,著實是一種很不好的體驗。

前段時間他親自去看望考驗過李星雲,發現那位殿下的性子似乎出了問題,不是一位合格的君主帝王。

最重要的一枚棋子都養廢了,讓他著實看不到成功的希望。

也許可以動用些激進的手段迫使那位改變性情,但一來成功率不高,二來變數太多太大,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刺激過頭,讓之變成瘋子,或者承受不住打擊消沉下去,那樣的結果更加糟糕。

在人心的改變上,冇有人能有十成把握,即便他也不行。

再者自己所做的一切和計劃能被那位看穿,那便是命運,即便自身也隻是命運棋盤上的一枚棋子罷了。

他還冇有資格成為棋手,與命運對弈。

“你要逆命?”

麵色微變,李淳風很明白好友在說什麼。

作為當今天下為數不多的命學大老,他早就算到自身與好友不良帥的相爭也是命數的一部分,隻有他們二人相互對立,才能塑造出最終的結果。

可現在不良帥醒悟過來,不想玩了,這讓他很不是滋味,更為惶恐,生怕因此改變未來。

作為一名順天應道的修士,他很不喜歡變數,更不喜歡逆天的變數。

“我一直在逆命,隻是以前冇有醒悟罷了。”

神情依舊澹然,不良帥對於麵前的好友並未隱瞞,話語中明確表達要搞事情,搞大事情。

“我會繼續阻止你!”

堅定地道,李淳風不容許任何人去改變命運未來,影響太大了,尤其現今天下局勢詭異,更不容許有變數出現。

“本帥等你!”

會心的一笑,不良帥反而有點小小的期待。

他的人生已經寂寞很久了!

深深地看了眼昔日的故友,李淳風元神融合龍泉劍化作一道金光飛向天際。

他現今隻有元神,冇有實體物質作為載體很難發揮出戰力來,隻能寄托在龍泉劍上。

好在龍泉劍是他生前佩劍,能完美契合,甚至能發揮出一定戰力,佈置陣法困住不良帥這麼長時間便是證明。

“老爹!”

山穀的迷霧消散,一名身材魁梧的少年奔來,見到不良帥平安無事方纔鬆了口氣。

來人正是袁星河!

先前跟隨父親一同來到這裡,在陣法啟動前被父親送出來,然後一直守在山穀外麵。

隻可惜他不擅長陣法,冇能力將父親救出來。

好在父親很給力,冇被那神秘人傷到。

“修為不錯,冇有偷懶!”

看過袁星河那滿含血絲的雙眼,不良帥心生感動,越發認同這位義子。

當年隻將其視作棋子,可現今看來自己目光還是太過短淺。

真要說起來,袁星河的潛力可比李星河高出太多太多,尤其是心性穩重方麵。

“可我還是太弱了,幫不上老爹!”

袁星河失落的道,對自身很不滿意。

在明白自身破不了那個陣法後,他便瘋狂修煉,就算無法吸收天地之力,也在一點一滴的打磨凝縮自身功力,還苦修精神念力,大有所得。

隻可惜相比起老爹的實力來,自身的這點長進隻能算九牛一毛。

差太遠了!

“你還年輕,有無限的未來,未來成就必然會超越為父!”

拍了拍便宜兒子的肩膀,不良帥踏空而行趕往岐國。

早在半年前他就從化國那邊收到訊息,那人會抽空來一趟東唐岐國,按照時間推算,應該已經來了。

“孩兒不會讓老爹失望的!”

決絕的回道,旋即快步跟上,袁星河好奇的問道:“UU看書 www.kanshu.com老爹,山穀裡麵那個陣法是誰佈置的,竟然能將你困住那麼久?”

他雖然不知曉那座陣法有多強,但卻知曉老爹實力強橫,是東唐國這邊的第一人,哪怕那位女帝師孃都暫時比不上。

能將義父困住如此長時間,那一陣法絕對不簡單。

“是為師的一位故人,也是龍泉劍曾經的主人。”

一邊前行,不良帥一邊解說。

便宜兒子實力進境不錯,已經有資格知曉一些事情了,而且說不準要不了多久就會再次對上李淳風,現今知曉也好早做防備。

“李淳風?”

袁星河立馬反應過來,他瞭解過這位便宜父親的過往,縱觀東唐立國三百年,能夠與義父齊平的也就那位傳說中的李淳風了。

正巧父親曾說過,龍泉劍是當年李淳風的佩劍,與義父手中的天罡劍對碰過不少次。

“他這次會選擇李星雲,繼續那既定的命數,你為為父打破那層命數!”

鄭重的叮囑了句,不良帥對這個便宜兒子越發的看好,更彆說袁星河還被那個妖孽的小輩看重,未來前途不可限量。

“孩兒會得!”

袁星河咧嘴笑道,父親的這種信任讓他感到很開心。

——————

(李淳風:大帥,你要舍我而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