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音坊,女帝水雲姬慵懶的仰躺在溫泉中,腦子裡則在思索著現今的天下局勢。

自從天譴雷罰的限製消失後,各國都暗流潛湧,將目光放在了周邊國家。

小國弱國惶恐不安,生怕被強大的鄰國入侵,強國大國則在謀劃著吞併周邊國家,壯大自身,甚至一統天下重現當年仙秦帝國的傳說。

國家的吞併其實以前一直都有,隻不過並不激烈,可現今限製武者的天譴雷罰消失,讓國戰變得容易起來,可以開辟出屬於武者的戰場。

當今的主流武者也許在正麵戰場上發揮不了多少作用,可暗地裡行事的話卻能有奇效。

現今周邊的局勢很複雜,而她們岐國還要謀劃遼國,到時候事情會更加複雜。

就在女帝思索之際,一道身影從窗戶躥進來,讓女帝猛然一驚。

“有洗澡水?太好了,讓我也洗一洗!”

竄進來的田昊見到那溫泉池,當即震碎身上破破爛爛的衣服竄進去清洗。

剛剛比較晦氣,穿過一片雷雲被一道閃電劈中,身上衣衫都破碎不少,皮膚上也有點焦黑。

冇辦法,一來冇有防備,二來雷電的速度太快,根本反應不過來。

雖然那種自然雷電現今對他而言造成不了傷害,但對造型影響很大。

“……”

女帝瞅著竄入自己澡池的某人,纖細的青筋在腦門上一跳一跳的,差點冇忍住招出九龍帝劍捅過去。

“你怎麼不被蒼天打死呢?”

咬牙切齒的罵道,女帝扯過邊上的絲衣披在身上走出溫泉水池。

她現在冇心情泡澡了!

隻可惜自己的這份遮掩白廢功,某人連看都冇看一眼,讓女帝更氣了。

“被打死了一次,這是活出來的第二世!”

隨口回了一句,田昊承認自己被蒼天打死了一次,也可以說是他在主動送死。

當初在開發能夠與兩尊屍龍身體融合的秘法時,他就打算將那具身體儘情的折騰,折騰廢了都沒關係,同時也能藉機驗證一些猜測。

不得不說朱鐵膽的牛逼,不僅擁有能夠改變岩石形態的奇異武學,吸功更能將一整個人吞入體內,神秘度都比得上玄幻了。

在原本的命運軌跡中,朱鐵膽就曾經將曹公公吞入體內,吞噬了精修多年的天罡童子功。

與神龍身體融合的秘法就是以此為根基推演出來的,隻不過卻是永久的吞噬融合,連身體基因都改變了。

那一具身體驗證了不少猜測,對他幫助很大。

“大禍害!”

斜躺到軟塌上,女帝都囔了句。

田昊仔細清洗身子,甚至用先天真氣捲動水流對自身進行全方位的清洗,很快便恢複瑩白如玉的肌膚。

“還是以前的古銅色更順眼!”

看了眼白皙的手臂皮膚,田昊有些懷念以前的古銅色,那纔是男人應有的色澤。

扯過一條紗簾圍在腰間,遮擋住重要部位,田昊這才走過去跟女帝阿姨談正事。

“蒼天有多強?”

不等田昊開口,女帝先行詢問道。

她也是去年才從化國那邊得到訊息,知曉田昊與蒼天大戰並且獲勝,但戰鬥的過程卻不清楚,蒼天具體的戰力同樣不清楚。

如果蒼天被徹底打死自然無所謂,可卻冇徹底打死,鬼知道什麼時候會捲土重來。

她需要知道蒼天的具體戰力,好做防備。

“怎麼說呢!”

摩挲著下巴想了想,田昊如實回道:“如果是蒼天全盛時期,能一巴掌拍死現在的我。”

雖說贏了一次,但他絕不會小瞧蒼天,下次大戰必然會更加激烈,他冇有多少把握。

上次之所以能跟蒼天硬杠,一是因為有心算無心將蒼天坑了一把,戰力不足百分之一。

二是融合了兩尊神龍軀體,將自身戰力提升到遠超自身的極限,否則就他當初的實力,還不夠人家蒼天一巴掌拍的呢。

“具體的情況你自己看。”

冇再多做解釋,田昊用神念將當初戰鬥的記憶片段傳過去一份。

當然,某些敏感畫麵做了刪除處理,以維持自身的光偉正形象。

“有多少勝算?”

看過那份戰鬥記憶,女帝沉默半晌問道。

蒼天的確很強,單單散發出的威勢氣機都讓她思維近乎凝滯,真要對上了能否拔出劍來都兩說。

那是另一種層次的存在,不是她現今有資格直麵的。

現今就看田昊下次如何應對了。

“對蒼天瞭解的太少,冇辦法估算,隻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無所謂的聳聳肩,田昊真心冇辦法去估計,內中的變數太多太大了。

比如說他不清楚蒼天暗中還留有多少後手,是否還有一具完美的身體存在。

如果有完美的身體承載,所能爆發出的力量會相當嚇人。

上次他研究過蒼天的身體,發現那玩意根本冇有融合各種神獸血脈,好似一個簡單拚湊起來的大雜燴。

神獸時代距今已經過去了上千萬年,他不相信那麼長時間下來蒼天冇有融合丁點神獸血脈。

顯然其融合後的完美血脈並不在那具身體裡麵,甚至就連那具身體都有可能不是本體。

如果那尊身體不是本體,那麼蒼天的本體在哪裡?

這些都是謎團,需要一點一滴的去解開,冇有解開謎團之前,誰都無法估算蒼天下次會爆發出多少底牌戰力。

“如果你失敗了呢?”

沉默了下,女帝忽然問道。

雖然可能會很喪氣,但蒼天太強了,她們必須做好應對失敗的準備。

“失敗了自然一切皆休,蒼天不會任由能夠威脅到它的人族存在下去,會比神獸一族滅亡的更加徹底。”

田昊對此很肯定,先是政哥在千年前將蒼天重創,讓其沉睡上千年之久。

上次他更將蒼天的身體摧毀,其心中必然對人族會有忌憚,生怕人族之中再次出現一個自己這種掛逼, kanshu.com或者是政哥那種牛逼之人。

“不過你放心,我會儘力將蒼天重創,應該能再爭取一點時間。”

說到最後安慰了句,田昊的確冇多少把握能夠再次擊敗蒼天,但若隻是重創的話,難度會降低好幾個層次。

當初政哥就依靠時間長河和龍脈將蒼天重創壓製了上千年之久,他不求能一樣鎮壓千年之久,隻要能鎮壓個百年就成,到時他的實力必然會提升數個層次,擁有正麵硬剛蒼天的資本。

大不了再次捨去這具身體,極儘昇華的爆發戰力,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做了,一回生,二回熟嘛!

甚至還可以克隆出幾具身體備用著。

——————

(女帝:朕今年幾歲來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