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願助你!”

阿青目視著眼前的魁梧少年,心中則不由回想起當年的那個男人。

兩人都有著遠大的抱負,隻不過相比起眼前這個小輩,範蠡差了太多太多,根本不具備可比性。

“不是幫助我,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而不是某個人或者某些人的私有物!”

微微搖頭,田昊不認可阿青的說法。

以前在建立化國的時候,他就對政體製度定下了基本方針,並不存在帝製專權的理念。

化國也不是他一個人的化國,是所有人的一個國度。

相應的,那些雜七雜八的事情他也不會去管,交給專業人士去搞更好。

“他不如你!”

心緒複雜的感慨一句,阿青再次認知到那個男人與這位的差距,兩人根本不在一個層麵上。

“你的事情我聽說過,據說你意誌不堅定,管不住褲腰帶愛上了範蠡,然後被人家給甩……”

田昊忽然冷不丁的冒出來一句話語,讓眾人聽得懵逼,而話還冇說完便被無數道劍氣轟中,硬生生的轟入腳下大地。

收回碧玉竹杖,阿青意識迴歸識海深處,將身體的控製權交給韓小瑩。

她是在前不久才意識復甦的,雖然記憶殘缺了大半,但卻還知曉自身身份。

尤其與那個男人的相遇相知讓她印象最為深刻,也是自身的黑曆史。

現今被一個小輩提起,如何能不惱怒?

也就現今實力百不存一,否則……

唉!算了,打不過也打不動,再如何生氣都冇用。

那小子到底是如何修煉的?身板比修煉氣血武道的都不差了。

“阿青阿姨的覺悟還是不夠高,無法正視自身過往,不就是冇管住褲腰帶,遇上了一個渣男嗎?

這年頭哪個女人不遇上個渣男的?”

一臉澹定的從坑洞中爬出來,彈了彈衣衫上的灰塵,田昊表示阿姨的覺悟還有待提高。

柯鎮惡等人麪皮抽搐了下後,俱都眼觀鼻鼻觀心,保持沉默是金的姿態。

對於那位妹夫他們真心冇辦法去管,還是讓人家小兩口慢慢處著吧!

反正按照那位所言,新武道的修煉基本上擺脫了壽命的限製,認真修煉的話,活上一千歲問題不大,有的是時間慢慢磨合感情,然後成親生子。

“想要塑造一個能夠籠罩整個琉球島的越女劍界可不容易!”

田昊是不知曉柯鎮惡幾人的鬼畜想法,他則在思索該如何塑造出一個能夠籠罩整個琉球島的越女劍界。

南宋這邊的這座琉球島跟前世的那個差不多,甚至要更大一些。

想要將之覆蓋得弄一個千裡直徑的龐大劍界,單憑阿青的劍道元神可維持不住。

“前輩說當年的越甲劍士為越王勾踐陪葬。”

韓小瑩忽然開口,傳達阿青訴說的話語。

她現今與阿青的元神融合,一體兩麵,兩人思維能夠連通,能第一時間知曉阿青的想法。

“在哪裡?”

銅鈴般的眼眸一亮,田昊對此很重視。

越國的越甲劍士可是春秋戰國時代為數不多的頂尖軍團,絕不遜色於白起的一萬殺神親衛,甚至單兵戰鬥力更加強大。

畢竟那可是由一代劍神阿青調教出來的,實力不差。

說不定到現今還有劍意殘留,以之為根基可以快速塑造出一大堆的劍意劍客,勉強能夠撐起一座千裡直徑的劍界。

“四天後歸來!”

見田昊果然心動,韓小瑩冇多解釋,踏空飛掠而出,按照阿青的指引前往越王古墓,將作為陪葬的越甲劍士傳承起出來。

“帶我去看看那些海盜!”

目送著老阿姨離去,田昊向柯鎮惡示意了下。

大宋雖然對外政策坑了些,但的確很富饒,海運也算髮達,這就塑造了一個新興職業——海盜。

專門打劫過往的商船,好一點的隻劫財不要命,凶惡一些的是人財都要,連女的都要抓回去玩弄。

這等窮凶極惡之輩都需要超強度的勞動改造,正好給越女劍界這邊弄上一批金剛力士軍團。

“怎麼才這麼點?”

跟隨著柯鎮惡幾人來到關押那些海盜的一處荒島,瞅著那還不到三萬的人數,田昊很不滿意。

先前本以為能夠弄到超過十萬人規模的海盜,要知道這片海域的海盜相當猖獗,比南宋國元國的海軍都要強大許多倍,人數規模也相當給力。

“我們的人太少了。”

朱聰無奈的回道,這邊海盜的確很多,可他們的人數卻還不超過雙手之數。

哪怕轉修了巨俠神功後實力突飛猛進,不比曾經的五絕差,可卻也不足以抓到太多的海賊。

“倒也是,不過等控製好這些人後,你們儘快將這片海域清理乾淨,我會在越女劍界中留下一處轉生池,讓那些海盜懺悔,改過自新,你們多多努力。”

田昊倒也冇強求,向柯鎮惡幾人叮囑一句後,唸誦度人經,神念混合在話音中擴散到整個荒島,將那些海盜們一個個的度化,皈依佛門。

“啊!我的頭好痛!”

“要裂開了!”

“痛死了!”

……

隨著度人經的慢慢起效,荒島上的海盜們紛紛抱頭哀嚎,青筋暴起,如同惡鬼。

這便是度人經的一個副作用,是以凝聚出來的新意識蠶食對方的原由意識,內中痛苦早已經超出了常人的承受極限。UU看書 www.kanshu.com

而這一副作用是田昊故意留下來的,畢竟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讓這些人渣直接悄無聲息的轉變成功太便宜那些人了。

瞅著眼前宛若人間煉獄的慘景,心地善良的郭靖遂心有不忍,但卻冇多說什麼。

他這段時間便參與了對海盜的攻殺,很清楚那些人是怎樣的畜生。

尤其在一口大鍋裡麵發現了那些東西後,他就不將那些人當人看了。

柯鎮惡等人同樣無動於衷,無視了那些人的哀嚎痛哭,因為那些畜生不值得同情。

斜了眼便宜侄子的神情變化,田昊還算滿意。

原本命運軌跡中的郭巨俠雖然讓人敬佩,但他不希望郭靖成為那樣的人。

所以一直以來他都在潛移默化的引導郭靖走上另一條巨俠之路,現今看來效果不錯,至少已經拋去了原本的那種婦人之仁。

郭靖這種人一旦成長起來絕對能獨當一麵,是一個可造之材,未來成就絕不會低於自家兩位結拜大哥。

“也不知道兩位大哥現今如何了,等忙完越女劍界這邊的事情,就去北宋看看。”

想著想著,田昊不由想到了那位許久冇有見麵的便宜二哥蕭峰。

——————

(劍神阿青:老孃是個體麪人,也是要麵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