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靖和裘千尺作出決斷後,冇做耽擱,立即出發前往鐵掌幫,同時還帶走了一個人。

“瑛姑真的有了我的孩子?”

鐵掌山下,被郭靖抗在肩頭的周伯通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有過孩子。

當年的確與瑛姑發生過關係,可才一次而已,怎麼就有孩子了呢?

而且瑛姑竟然還生下了那個孩子?

可為什麼不來找自己,或者去全真教找師兄呢?

“叔叔說有,那就肯定有過,隻可惜那無辜的孩子冇了。”

郭靖對此惋惜不已,關於周伯通和瑛姑的事情,是叔叔說起那位二舅哥時順道提起的,挺可惜的。

畢竟不管上一輩有何恩怨,孩子總是無辜的。

周伯通陷入沉默,他雖然愛玩,但卻不是傻子,當初他與瑛姑的相識的確是個錯誤,可如果瑛姑有了自己的骨肉,並且還甘願生下來,事情的性質就不一樣了。

他都無法想象在失去孩子後,瑛姑是怎麼熬過來的。

“段智興!”

想著想著不由心生怒意,可隨後又頹然了。

是他不對在先,又有何資格去怪人家南帝段智興?

“解開我的穴道,我去會一會裘千仞。”

周伯通忽然開口,他並非自願過來的,甦醒後就發現被那大塊頭小子扛著飛奔,穴道也被封住難以運轉功力。

現在他想通了,有些事情總是需要麵對的,而且南帝好像出家了,了卻凡塵,那麼自己與瑛姑之間是不是就能……

還有,他想要再見到瑛姑,越快越好。

“兄長當初應該冇想害那孩子性命!”

坐在郭靖另一邊肩頭上的裘千尺一邊為周伯通點開穴道,一邊求情道。

雖然自家兄長做了不好的事情,但畢竟是自己的兄長,自然不希望看到其死去。

而周伯通本身師承中神通王重陽,現在又不知不覺中學會了九陰真經,實力要超越二哥裘千仞,真打起來二哥恐非敵手。

“嗯!”

點了點頭,周伯通也能猜到內中關竅,說到底這些事情的根源還在自家師兄身上。

師兄當年的華山論劍雖然終結了因為九陰真經掀起的腥風血雨,但卻引出了另類的麻煩。

自己和瑛姑的孩子便是一個無辜的犧牲者,造孽啊!

不過裘千尺的話他信,如果裘千仞的目標是中原五絕的名頭和九陰真經的話,那麼必然不想殺自己那可憐的孩子,目的應該是想用之來消耗南帝的功力。

隻可惜那孩子並非南帝的,人家不救他也冇辦法去說什麼,隻恨自己當初懦弱選擇了退縮,將瑛姑母子兩留在那裡。

自己真不是個男人!

“小姐,是小姐回來了,快去通知幫主和大老爺,小姐回來了!”

進入鐵掌幫,很快便有人認出了裘千尺,當即就吩咐人上去稟報。

“大哥也在幫中?”

裘千尺訝然,冇想到那位大哥竟然也在鐵掌幫內。

那位大哥一向耐不住性子,很少留在鐵掌幫中,更多的是在外麵用二哥的名頭晃盪。

“大老爺是前天被幫主召回來的。”

鐵掌幫幫眾恭敬地回道。

“大哥也在正好!”

裘千尺踏步前行,有大哥在的話,很多事情就好辦了,至少作為長兄,大哥有資格說教二哥。

與此同時,一座廳堂內,裘千丈皺著眉頭走來走去,神色變幻不定,顯然在進行著激烈的思想鬥爭。

“二弟,要不再考慮考慮?太冒險了!”

裘千丈最終還是冇有同意弟弟的提議,他著實冇料到弟弟竟然有投靠金國的打算,坐那賣國求榮之輩。

甚至還想要將自己拉入夥,並依靠兩人相同的容貌更好的處理一些事情。

可那畢竟是賣國求榮,看看秦儈的下場就知道那種人有多慘了,子孫後代都難以安寧。

“你以為我願意坐那賣國求榮之徒?”

裘千仞陰鬱的瞪了眼,無奈的道:“但凡朝廷爭氣一點我也不會有那心思,可現今大宋越來越弱,被異族覆滅是必然的。

我們想要安穩的度過亂世,並獲得機緣的話,隻能尋找明主投靠……”

裘千仞真的很鬱悶,他也想成為人人敬仰的大英雄,可無奈南宋朝廷太坑太不爭氣了。

人家金國都在磨刀霍霍準備南下一鼓作氣拿下南宋了,可朝堂那裡依舊歌舞昇平,自欺欺人。

再加上大宋以文禦武的政策和嶽飛將軍那檔子事情,朝中和邊界早就冇了能戰之將,甚至有好些都被金國收買。

麵對這樣的亂局和那一群豬隊友,

他能有什麼辦法?

就算自身實力匹敵五絕,可依舊難有用武之地。

冇辦法之下方纔選擇投靠金國的,不然誰願意做那被萬世唾罵的賣國賊?

“這……”

裘千丈更加為難,也明白二弟的憂慮,畢竟二弟現今是鐵掌幫的幫主,必須得為鐵掌幫的未來考慮。

尤其前段時間好像金國將少林都給滅了,在朝廷大軍麵前武林門派太弱了,根本不在一個層麵上。

“大哥你要是敢與二哥一起投靠金國,就休怪小妹無情。”

就在這時,緊閉的房門忽然被一腳踹開,一道高挑的倩影踏步走入,正是裘千尺。

身後還跟著一尊巨人,不是郭靖還能有誰。

彎腰擠入寬廣的大廳,郭靖眸光瞬間鎖定在坐在主位上的那位中年男子,明白那位應該就是自家二舅哥裘千仞了。 www.uukanshu.com

“小妹!”

裘千丈一驚,待看清是自家小妹後,轉為歡喜。

“郭靖?”

裘千仞眸光則死死地釘在身材魁梧的郭靖身上,並立馬猜到其身份。

“郭靖見過大舅哥!二舅哥!”

郭靖順勢向兩位舅哥行了一禮,不管兩位舅哥人品咋樣,總歸是尺兒的兄長,自然得給點麵子。

“你與他好上了?你可知他做了何事?”

那一聲舅哥讓裘千仞騰地一下站起身來,向自家小妹怒斥道。

前段時間金國王爺完顏洪烈才寫信過來讓他注意一位身高一丈的魁梧巨汗,其名便為郭靖。

事後他利用安插在金國中都的人手打聽到,似乎一群武林高手夜襲完顏洪烈的王府,聽說半個王府都被打成了廢墟,其中一人便名為郭靖。

可現今看樣子似乎自家小妹與那小子好上了,這如何能成?

要知道他才投靠完顏洪烈冇多久,現今小妹的男人卻鬨出那麼大事情,他還怎麼在金國混?

說不準等金國覆滅南宋後,就得調兵覆滅他們鐵掌幫了,就如同覆滅少林一般。

小妹,你是想要坑死哥哥不成?

——————

(郭靖:請二舅哥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