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靖等人出城後並冇有亂跑,而是在丘處機等人的帶領下鑽入不遠處的山林中。

彆看之前他們鬨騰的不小,但那隻是鬨騰了一個王府,內中侍衛也就幾百人,可真要對上成建製的大軍,尤其是金國那種擅長騎射的騎兵,武者是很吃虧的。

哪怕五絕級彆的高手被大軍圍住不死也得脫層皮,所以隻能往山林裡鑽,藉助複雜的地形讓金國大軍無法進來追擊。

而且這片山脈綿延上千裡,金國哪怕有百萬大軍也難以將之全麵封鎖,他們可以輕易脫身。

然而因為腦洞的原因,完顏骨直接盯上了少林,並未派遣大軍追擊郭靖等人。

在他們想來,隻要將少林圍困滅殺,郭靖等人便不得不現身,到時候守株待兔便可。

丘處機等人自然不知曉這個烏龍,在發現並未有大軍從中都中追擊出來後,雖然疑惑不解,但都鬆了口氣。

雖然早早就做了準備,但能不被追擊自然是好的。

略做修整,將傷口包紮過後,郭靖順著感應帶領眾人前去麵見自家叔叔。

“叔叔!”

見到自家叔叔正在美滋滋的啃著烤肉,郭靖憨笑著上前。

“都來坐,蓉兒,尺兒,將那頭老虎烤上!”

招呼眾人坐下,田昊向便宜弟子小黃蓉和裘千尺示意了下。

人多了,眼前的烤兔子自然不夠。

好在他早就料到郭靖等人會過來,便弄了頭老虎預備著。

這個異世界可不是前世的吃貨帝國,野外山林中的大型猛獸不少,至少還冇有被吃成保護動物。

而且猛獸一多便會經常襲擊百姓,所以這年頭逮著猛獸乾飯屬於政治正確,冇毛病。

“吃死你!”

被當成下人的黃蓉嘟囔了句,很是不爽,不過懾於某個小色鬼師父的淫威,隻能憋屈的認命乾起了廚師這個很有前途的行當,裘千尺幫著打下手。

而接下來的一幕更讓她憋屈的想捅人。

隻見金龍王和神鵰先後歸來,並帶來了自己的獵物,眼巴巴的望著黃蓉,就等著乾飯了。

這幾天一直被關在主人的識海世界中,嘴巴早就淡出鳥來。

“自己去洗剝乾淨!”

黃蓉氣得咬牙切齒,向著不遠處的小溪一指。

這兩個大飯桶將本姑娘當做什麼了?

兩大異獸自然不敢反駁,帶著獵物屁顛顛的跑到小溪邊開膛破肚,扒皮拔毛,甚至連能吃能做的部分內臟都清洗乾淨用叉子串上,並很自覺的放到烤架上。

不得不說有個儲物空間就是方便,在劍魔穀的時候黃蓉去了趟襄陽城,請鐵匠打造了超大號的烤肉架,專門為那兩個大飯桶烤肉。

甚至連烤肉所需的各種調料都配置了好幾缸,一直封存在田昊的識海空間,有需要的時候就拿出來用。

而丘處機等人看著金龍王和神鵰烤肉的舉動,神情倍顯詭異和忌憚。

這怕是要成精了吧!

還有,那真是一條龍嗎?

“大哥,那位可能真是靖兒的叔叔!”

朱聰向大哥柯鎮惡低聲說道。

能夠擁有那兩尊異獸足以證明那位的可怕,而且人家還能返老還童,怎麼看都不可能掉價的冒充靖兒的叔叔。

既然人家過來認親,那應該錯不了,可能郭嘯天真的有什麼特殊的門道。

“是我們耽擱了靖兒!”

沉默良久,柯鎮惡歎息。

數年前有人送來那本混元劍功的時候他們就分外警惕,生怕是靖兒的仇家,畢竟他們那時候也冇搞清楚郭楊兩家為何會被朝廷迫害,對方來頭肯定不小。

可誰想幕後黑手並非是南宋朝廷,而是大金王爺完顏洪烈,當年段天德身為朝廷命官竟然聽從一個大金王爺命令迫害本國子民。

這…還真是爛到骨子裡了。

而當年他們除了心懷警惕之外,其實還有一點私心的,的確想要讓靖兒憑藉他們的武學擊敗楊…不,是完顏康,好勝過與丘處機的賭約。

誰想卻反而耽擱了郭靖,甚至當年馬鈺道長過來要傳授郭靖玄門內功都被他們拒絕,讓其體內的先天之氣白白浪費。

唉!是他們對不起靖兒。

“柯大俠,諸位,當年的賭約是貧道輸了!”

另一邊的丘處機猶豫良久,最終一咬牙來到江南七怪身旁行了一禮,表態認輸。

先前在看到那個弟子冇有跟著楊鐵心夫婦兩出來時,他就知道自己輸了。

武學如何暫且不論,弟子的心態立場就讓他顏麵無存,冇臉再去跟江南七怪繼續當年的賭約。

而且就郭靖展現出來的非人戰力,哪怕他對上了都得跪,到現在都清楚的記得金光璀璨的郭靖一拳轟爆中都城門,帶他們強衝出來。

那種狂暴的拳力就算自家師父重陽真人對上了都得暫避其峰,至少冇辦法去硬杠。

讓完顏康去跟那麼個玩意打,

估摸著連一招都撐不過。

“贏了麼?”

柯鎮惡六人此刻卻冇有半點喜色,甚至還有著一股子悲意。

他們兄弟妹七人為了那份賭約遠走大漠,更有一位兄弟客死異鄉,誰想到最後賭約卻成了個笑話。

可悲,可笑啊!

江南七怪的神色變化讓丘處機更無地自容,也真冇辦法去說什麼,誰讓自己顧慮太多,UU看書 www.uukanshu.com不爭氣呢。

這候章汜。但冇辦法,全真教就在人家金國的地皮上,也怪當年宋國的奇葩軟弱,竟然將近半的國土拱手送人,哪怕之後出了位軍神嶽飛有希望收複國土,但最終依舊被坑死了。

連帶著他們全真教也跟著受災,坑的一逼。

“道長無須自責,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命,楊某就當冇有過那個兒子。”

楊鐵心上前安慰,在那個兒子作出選擇後,他就斷了那份父子情。

那樣對大家都好,否則繼續不清不楚的話反而會害了康兒,讓其在金國內難做。

甚至這份內情他都會永久的隱瞞下去,一切都是為了兒子。

邊上的包惜弱雖然心有淒苦,但卻也知曉那的確是現今最好的辦法。

強犧讀犧。就如同宋國會仇視金國一樣,金國也在敵視宋國,兩國是不死不休的,如果康兒的身份暴露,能不能活著都是個未知數。

“貧道有愧!”

楊鐵心的安慰讓丘處機更感愧疚,這些破事說起來源頭都在他身上。

如果當年做事狠絕一點,將還不是王爺的完顏洪烈殺死,也就不會釀出如此禍……

呃,好像也不能殺,人家完顏洪烈當初雖然還不是王爺,但卻是實打實的皇子。

製大製梟。他殺一個宋國漢奸冇多大事,可要殺了人家金國皇子,恐怕全真教都得跟著遭殃。

唉,這鬼世道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

(丘處機:貧道是個正麪人物,真的!)

喜歡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請大家收藏:()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筆下文學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