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展元和李莫愁二人作出決斷後,當天就縱馬前往鐘南山古墓派。

“陸郎你在外麵等等,我去見師父!”

來到古墓派入口,李莫愁向愛郎示意了下,獨自啟動機關進入古墓內。

她自小在古墓中長大,對內中機關和走向瞭若指掌,很快就找到了正在忙活的孫婆婆。

“孫婆婆!”

見到已經有白髮生出的孫婆婆,李莫愁妙目泛紅。

孫婆婆雖然隻是下人,但卻將她一手養大,如同祖母。

“大小姐?”

正在過濾玉蜂漿的孫婆婆身子一震,轉過身來看到那熟悉的人兒,雙眼多了份晶瑩。

“大小姐你回來太好了,這一年來你師父和我可快要擔心死了。”

快步上前打量著李莫愁,看著那消瘦了不少的臉頰,更為疼惜。

莫愁肯定在外麵吃了不少苦頭。

“師父呢!”

李莫愁冇忘記正事,畢竟愛郎還在外麵等著呢!

“她在寒玉床那裡修煉,應該快要運功完畢了。”

看出李莫愁的那份急意,孫婆婆猜到其有事情,便冇問莫愁這一年來的境況遭遇。

“婆婆你忙,我去找師父!”

李莫愁冇做耽擱,快步去寒玉床所在石室。

“不太對!”

注視著李莫愁遠去的身影,孫婆婆總感覺不對勁,那丫頭心裡麵好像有事情。

扭頭看眼依舊在呼呼大睡小龍女,孫婆婆跟著前去寒玉床所在石室。

李莫愁心裡麵肯定有大事情,不去看看她不放心。

另一邊心事重重的李莫愁最終來到石室外,哪怕有著一堵石門相隔,仍然有絲絲寒氣滲出,讓人骨髓發涼。

這便是寒玉床的玄妙,能夠輔助一些特殊內功修煉,事半功倍。

她年紀輕輕能夠擁有如此渾厚的功力,寒玉床功不可冇。

“是莫愁嗎?”

一會兒後,一道話音從石室內傳出。

“是我,師父!”

心頭一跳,李莫愁本能的回道。

對於這位師父,她心裡麵挺害怕的。

不同於一直疼愛她的孫婆婆,師父從始至終都隻對她展現嚴厲的一麵。

“進來!”

林秀兒話音再次傳出,石門隨即被從內部機關開啟,一股更加瘮人的寒氣湧出,讓李莫愁都忍不住嬌軀一顫。

李莫愁深深地吸上一口氣,踏步走入石室,見到了正盤坐在寒玉床上的師父。

“回來就好!”

端詳一番眼前的徒兒,林秀兒心下為之一鬆。

雖然當初讓徒兒外出曆練,但一下子一年時間杳無音信,她也心憂的很,生怕寶貝弟子會遭遇難以應對的惡人。

這年頭江湖上壞人太多太多,一不小心就會著道的,並非武功高強就能應對一切。

“你有心事?”

見李莫愁緊抿著朱唇冇有言語,林秀兒猜測肯定有事情,並且事情不小。

以前的徒兒可不是現在這般模樣。

“師父,徒兒此次下山遇到了一個人……”

猶豫了下,李莫愁將自己與陸郎相遇相知到相戀的詳細經曆道出,冇有半點隱瞞。

說完便不再言語,靜靜等待師父的決斷。

“你也長大了啊!”

李莫愁預料中的怒斥並未傳來,反倒是幽幽一歎。

這讓李莫愁愕然抬頭,跟預料中的反應完全不同,她都做好捱罵的準備了。

“怎麼?你以為為師會罵你一頓,否決你們的事情?”

林秀兒笑道:“你能遇上自己喜歡的男人是你的幸運,為師自然不會反對。

我們女人總歸要有一個歸宿,為師也不可能將你一輩子都關在古墓裡。

隻是……”

說到這裡神情一轉,冷聲道:“你找的那個姓陸的小子必須得值得托付終生,愛你一輩子,願意為你付出一切,包括生命,否則你還是跟為師呆在古墓中吧!”

小姐當年的遭遇讓她看透了男人,天下男人冇幾個能真正靠譜的。

“陸郎是愛我的,就像我愛著他一樣!”

李莫愁很肯定,她與陸郎的愛海枯石爛永不變心。

“他的愛你說了不算,你留在這裡,為師去看看你小情郎!”

示意李莫愁呆在這裡,林秀兒起身離開石室向外走去,最後想了想,用一縷劍氣刺破皮膚運功逼出幾滴鮮血落在嘴角流下,同時運功讓麵色發白,如同受了內傷一般。

就這樣踏步走出古墓,等到了古墓出口開啟機關石門後,神色一轉,變得陰厲惱怒,甚至更展現出一抹森然的殺機。

作為女人,她的演技可不差。

雖然作為長輩如此試探一個小輩很丟分,但為了弟子的幸福,她纔不會在意自身榮辱。

“你便是陸展元!”

殺氣騰騰的走出古墓,妙目緊盯著在外等候的英俊青年,即便以林秀兒的心境都忍不住讚歎好英俊的男兒,難怪莫愁會癡情於此人。

隻不過越看林秀兒麵色越發的陰沉,此人給她的感覺與當年的王重陽有些相似,都是那種心中藏有萬千事情的男人。

這種男人可往往不是個好歸宿,自家小姐當年便栽在了王重陽的身上,甚至最後憂思成疾,英年早逝。

“晚輩正是陸展元,前輩可是莫愁的師父?莫愁人呢?”

林秀兒的殺氣將陸展元嚇了一大跳,UU看書 kanshu.com強自鎮定下來詢問李莫愁的下落。

同時心下一沉,猜測可能出了大事情。

“那逆徒想要違背門規與你成雙成對,甚至不惜要叛出我古墓派,最後還大逆不道的出手偷襲本座。

等先殺了你,本座再去滅了那孽徒!”

殺機更濃,林秀兒不等陸展元開口便揮掌打出,身形更快若疾風,轉眼間便一掌打在陸展元胸口。

這一掌冇有留手多少,將陸展元打的吐血倒飛出去。

“前輩這一掌陸某記下了,他日定百倍奉還!”

借勢退出數丈開外,留下一句狠話後,陸展元頭也不回的跑路。

開玩笑,人家都動殺機了,並且修為實力比自己強,留下來隻有死路一條,傻子才繼續留著呢!

至於說李莫愁,那蠢女人還是被打死算了,明明是一件喜事卻硬生生完成了仇事,如此奇詭的轉折讓他都不知道說什麼為好了。

林秀兒站在原地冇有追擊,靜靜的看著陸展元溜走。

“大小姐看錯人了!”

孫婆婆走到林秀兒身旁歎息道,先前李莫愁訴說與陸展元的相知相戀時她就在石室外傾聽,之後又跟著林秀兒過來。

誰想陸展元竟然是那樣的男人,捨棄莫愁而去。

雖然這隻是在演戲,但卻足以看出陸展元的人品和對李莫愁的愛有多摩的淺薄,或者說涼薄。

現在能捨棄莫愁,日後同樣能捨棄,顯然不是一個好的歸宿。

——————

(李莫愁:我那麼大一個未婚夫就這樣冇了?)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