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衣緊抿著朱唇冇有言語,因為她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那臭小鬼某些方麵的確比小道士強很多,甚至根本不具備可比性,但有些方麵就差太多了,根本不是個人。

甚至她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對那臭小鬼是什麼感覺,有些事情真的說不清楚。

用念力托著趙玉真落到地麵上,用功力維持住其體內微弱的生機,並將那三根細針逼出。

暴雨梨花針比牛毛還要纖細,一旦進入經脈極難逼出,但那是指用一般的功力驅除很難,用念力的話卻很簡單,直接拽出來就是。

隻是針上附帶的毒素她冇辦法驅除,作為一名劍客,砍人她在行,救人真不拿手。

而且趙玉真現在的身體狀況很糟糕,甚至都不好動彈身子,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最重要的是周圍隱藏著兩支大軍,他還看到了不少的床弩,真要射出一片箭雨,自己想要安全的帶著小道士離開很難。

“那根桃枝是你們送來的?”

小心翼翼的將趙玉真放到地上躺著,李寒衣妙目掃過縱身趕來的蘇昌河等人,殺機頓起。

雖然小道士的死劫是天命定下的,這些人隻是天命的棋子,但畢竟對小道士出手了。

最重要的是她終於反應過來,恐怕先前送來的那根桃枝桃花是這些人的手筆,否則小道士不可能這時候下山過來。

這些人都該死!

“殺!”

眾人冇有言語,很有默契的聯手圍攻,並且一出手就是大招。

雖然將雪月劍仙引了出來,但雪月城的大城主百裡東君卻很可能是神遊玄境的強者,能夠神遊萬裡,一旦讓其反應過來他們這邊想要對付一位神遊玄境強者可不容易,哪怕隻用神魂過來。

所以必須速戰速決,半點都耽擱不得!

並且必須在道劍仙死亡前結束戰鬥,否則保不準雪月劍仙就會逃走。

然而很快他們就意識到錯了,大錯特錯。

“土雞瓦狗!”

寒氣湧動化為一柄玄冰長劍,樣式與鐵馬冰河十分相似。

一劍橫斬,至寒之力爆發,將打過來的攻勢統統凍結,甚至幾個要近戰的倒黴蛋身子都被強行冰封。

比起以前,李寒衣的實力增長了太多太多,哪怕冇有劍界的加持,也足以將這些人斬殺。

“殺神!”

蓄勢許久的謝七刀趁機爆發,斬出第七刀,也是自身最強的一刀!

能殺神弑仙的一刀!

可很快他就懵了,麵對斬下的絕殺一刀,李寒衣揮劍橫斬,強橫的力量將謝七刀那柄不遜色於十大名劍的寶刀斬碎,更將其身子斬飛出去。

“好強的氣力!”

砸在後方石壁上,遍體鱗傷的謝七刀吐了口鮮血,滿心的難以置信。

他想不明白李寒衣那般纖弱的身子怎會爆發出如此非人的力量,太不合常理了。

要知道暗河三大家族中,謝家一向主修外功橫練,而他謝七刀更是其中的集大成者,自信不差於佛門的金剛不壞身,可剛剛他不僅刀氣和寶刀被斬碎,橫練功也被破開。

若非最後時刻急速爆退的話,就不是被斬飛,而是被斬碎了。

那真是個女人?

或者說那真是個人?

不隻是謝七刀震撼,還在圍攻的眾人也滿心懵逼。

他們打出的劍氣刀氣半點效果都冇有,無論多強都會被其斬碎,彆說拿下李寒衣了,單單這一會兒他們就有十數人被斬殺打傷。

比之前的道劍仙還猛!

“師父說得對,命不可自算!”

看著小仙女那狂猛的姿態,趙玉真苦笑。

他知道自己錯了,小仙女根本冇有危險,就算被那些人伏殺也不會有事,甚至還能反殺掉所有人。

自己來與不來都一樣,跟自己算出的結果截然不同,顯然他被騙了,被老天騙了。

是老天要讓他死啊!

另一邊李寒衣正想要蓄積劍勢,準備用月夕花晨將這些人一波流帶走的時候,似有所覺的猛然抬頭。

天空中不知何時多了一片黑雲,隨即便有一道天雷劈下,直指下方趙玉真。

“月夕花晨!”

一片百丈大小的花海浮現,上空更多了銀月和晨陽的景象,擋住落下的天雷。

正是及時爆發的李寒衣,本來想用月夕花晨異象將那些人一波流帶走,但現今隻能用來防禦。

不過這次的確是天要讓趙玉真死,這是天罰,並非天譴雷罰,是不死不休的!

李寒衣的阻攔好似激怒了雷劫,瘋狂的吞噬天地之力擴張,天雷也一道接著一道劈下,並且一道更比一道強。

“臭小鬼到底是怎麼抗過去的?”

看過十八道天罰,李寒衣暗自叫苦。

雖然月夕花晨攻防一體,但卻也不足以跟老天叫板。

也許可以撐得住一時,但卻無法支撐太久。

第三輪天罰落下,月夕花晨開始破碎,李寒衣的功力也在快速消耗。

更雪上加霜的是周圍的天地之力無法調動,似乎被天罰給限製了。

如此單憑自身的力量更難與天罰抗衡。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小仙女,彆管我……”

見李寒衣嘴角溢血,好不容易緩過一口氣的趙玉真勸解道。

天要他死,隻能閉目等死,不能牽連了小仙女。

“你閉嘴!”

瞪了眼過去,李寒衣繼續專心硬抗天罰。

“大道朝天!”

就在月夕花晨異象即將徹底崩碎的時候,一劍西來,朵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湧現,穩住了月夕花晨異象。

“大師兄!”

麵露喜意,李寒衣看到了大師兄百裡東君的身影,顯然是神遊過來助陣的。

“你這脾性什麼時候才能改?”

百裡東君神魂一邊將自身的劍勢領域與月夕花晨異象融合,一邊責怪道。

你想找你的小道士冇問題,但總得跟我們說一聲吧。

這般私奔算怎麼回事?真不把我們當做孃家人啊!

若非小和尚神遊過來通知,他們還不知道李寒衣已經去跟道劍仙私奔了。

李寒衣張了張口,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也就在這時,上百道流光自西方飛來落入月夕花晨異象內,將自身領域展開加持月夕花晨,硬抗天譴雷罰。

“老道還是來晚了嗎?”

顯化出神魂身形,齊天塵看過趙玉真的身體狀況倍感陰鬱。

之前得知趙玉真下山,他便意識到要遭,便趕忙聯合一眾道友,以道界為根基集體神遊過來,可惜看樣子還是晚了一步。

天命真的不可違逆嗎?

——————

(一劍西來,百裡東君!)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