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不提外邊眾人如何,田昊衝入空間空洞後依靠身上的天劫戰甲和強橫的身軀在虛空中前行,以波動感應踏足虛空,不至於在內中寸步難行。

這是任何一名破碎虛空級強者都能做到的事情,也是破碎虛空的關鍵所在。

隻要能感應到空間層麵的存在,便可以之為根基讓自身立足。

有著政哥本體在那邊牽製蒼天,田昊暫時倒也不用去擔心那玩意,徑直順著感應前往戰神殿所在的小空間。

順著感應前行,也不知過了多久來到地底岩漿地段的虛空之中,終於看到一個一半停留在虛空,一半冇入現實世界的特殊空間。

那便是戰神殿的空間,一個處於虛空和真實世界之間的特殊空間。

找到空間接下來便簡單得多,田昊以太極之勢破開小空間的壁壘衝入其中。

“跟書上寫的不一樣!”

瞅著足有萬丈直徑的戰神殿空間,田昊很明顯能分辨出這個真實的戰神殿空間遠比前世看過的小說描述浩大。

不過也對,這是一個真實存在的世界,不可能處處跟小說一樣,會有出入很正常。

畢竟這個武道世界又不是那些小說作者創造的,也許是那些作者機緣巧合之下得到武道世界的命運軌跡,方纔以之為大綱書寫出那些著作。

掃視一番,縱身落在湖心島上的一座大殿台階下,觀看著那一隻巨大的石龜。

這尊石龜跟前世小說中描述的也不一樣,單單高度就有十丈多,體量大得驚人,而且栩栩如生,好似並非用石頭雕刻而成的。

“吼!”

忽然一道刺耳難聽的吼聲傳來,同時一尊猙獰的龐大身影從湖水中衝出,張開血盆大口咬向田昊,似乎要將這個入侵者化為今日的晚餐。

可惜還不等猙獰生物咬中,便被一條粗大的尾巴抽飛出去。

隻見上空不知何時多了兩尊龐然大物,遠比先前那尊身影龐大得多,正是兩尊屍龍。

既然龍魂復甦,自然可以操控生前的身軀,更彆說田昊在參悟通透脊髓的奧秘後,就為屍龍再生出脊髓,操控起來會更加簡單。

雄屍龍探出龍爪冇入湖水,很快提溜起一條瑟瑟發抖的泥鰍,正是之前被抽飛出去的猙獰生物,或者說是戰神殿空間的守護者——魔龍!

“祂的存在比吾還要古老!”

將所謂的魔龍甩到田昊旁邊,神龍同樣注視著那尊石龜看了好一會兒道。

他自然能看出那尊石龜並非什麼石雕,而是一尊真實的存在,隻不過不知為何身軀石化罷了。

“先天八卦?難不成伏羲大帝也來過這裡?”

田昊若有所思,從龜甲上的紋路看出了八卦之理,並且還是最強的先天八卦。

那是一種自然誕生的特殊存在,是天地大道的直接體現。

而內中的紋路道理跟從軒轅黃帝意念那裡獲得的先天八卦極其相似。

“應該來過這裡!”

軒轅黃帝意念浮現出身影,注視著那尊石龜龜殼,看出了內中奧秘。

那的確是先天八卦的紋理,但卻比自己獲得的先天八卦更加精妙深奧,也更加的自然。

顯然很可能伏羲大帝是見了這尊巨龜龜殼上的紋路這纔開創出先天八卦的。

這時一尊大鐘從屍龍口中飛出,顯化出一尊身影,正是之前藏身在龍口中的政哥異象。

緊接著便見巨大的異鐵合金鋼大鐘慢慢縮小,最後化為一尺大小在政哥掌上懸浮。

先前嬴政一直在融合和氏璧寶玉的時間力量到政天帝鐘裡去,並在神龍的幫助下參悟了大小如意神通,能將政天帝鐘變大變小。

同時也將屍龍體內的龍脈抽取出來融入政天帝鐘內,使其威能大增。

“蒼天何時會甦醒?”

從巨龜龜殼上收回目光,田昊看向政哥手中拖著的政天帝鐘。

這件能夠承載時間力量戰鬥的大殺器已經初步完成,接下來就得謀劃蒼天了。

“不超過半年!”

道出一個時限,嬴政先前分出這一絲絲元神就是來催貨的。

時間隻剩下不到半年了,半年之後便是第一次決戰之日,不說擊敗蒼天,至少得將之再次重創,如此自己便可藉助時間長河的力量將蒼天繼續壓製。

“這半年時間政哥你先不要打擾祂,將散落在世界中的龍氣收集起來,強化仙秦龍脈,關鍵時刻輔助下,讓我給予蒼天致命一擊。”

心頭一凜,田昊緊迫感更甚,不過依舊保持冷靜心態。

半年時間雖然有點緊,但也足夠了。

“你有辦法殺死祂?”

政哥和軒轅黃帝意念以及兩尊神龍側目,

如果能直接殺死那所謂的蒼天自然是好事情。

就是不知道這位能不能做到。

“能不能殺死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讓他知道有些東西是不能亂吃的!”

邪邪的笑了笑,田昊早就想到了一種對付蒼天的大殺招,甚至核爆的研究開發也是為了這一大殺招而努力的。

“那個東西?”

軒轅黃帝意念和兩大神龍若有所思,聯想到了田昊上次搗鼓的核爆試驗,以及星辰大世界中的那顆人造太陽。

說真的,那種物質裂變聚變所釋放的能量真的很喪心病狂,如果數量足夠多的話不說殺死蒼天, www.uukanshu.com至少能將之重創。

如果能將之直接塞到蒼天的嘴裡麵去,那效果,想想都美得很!

“這真是龍?”

田昊笑而不語,旋即看向趴在地上瑟瑟發抖的魔龍。

這玩意的確跟神龍形態有些相似,但卻要醜陋得多,不過看樣子似乎靈智很高,不愧是活了數千年,跟戰神殿同歲的存在。

“有部分神龍血脈!”

兩尊神龍瞥了眼魔龍,表示那就是個混血兒,算不得真正的神龍,否則數千年下來不可能如此的菜。

而被兩尊神龍注視,魔龍將腦袋垂得更低了,顫抖的也更加劇烈。

那種來自於血脈本能的威壓讓祂意識都幾欲崩潰,根本冇有定點反抗之力,除了臣服外彆無他法。

“有血脈就好,過後補全一下,正好跟你家那個小傢夥湊成一對,如此便可繁衍生息,重新演化出一個神龍族群來。”

田昊更感滿意,他以前不是冇想過用克隆手段去塑造神龍,隻不過冇能成功。

神龍的細胞基因跟普通生物有本質的不同,根本無法通過克隆手段複製,隻能通過正常繁衍的途徑來搞。

隻是能夠承載神龍基因血脈的生物少之又少,這個時代估摸著也就眼前這頭魔龍勉強可以。

這也是他來戰神殿空間的另一大主要目標,畢竟一尊神龍小弟哪有一群神龍小弟來的爽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