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覺悟不行,身體不過是一具臭皮囊……”

田昊意念苦口婆心的勸解,然後師妃暄剛剛突破冇多久的心有靈犀之境就碎了。

本身就突破冇多久,還冇來得及穩固就被師父帶到淨念禪宗,現在被接連刺激,尤其自身所珍視的秀髮冇了,那份心境當即維持不住碎了。

一縷鮮血從嘴角溢位,師妃暄完美的玉顏上都多了份獰然。

好想砍死這個不是東西的東西!

“妃暄!”

見愛徒境界跌落,梵清惠大急。

心境破碎非同一般,想要修複極難,並非重修一遍就行的。

這般一搞,愛徒等同於廢了。

了空幾人也為之焦急,但卻無可奈何。

心境問題外人真幫不了,隻能看師妃暄自身的。

“看看看看,這就是走捷徑的下場,我跟你講,修煉就得踏踏實實……”

棲身於色空劍中的田昊意念開啟教導模式,武學之道最忌諱拔苗助長,貪功冒進,得紮紮實實的打好根基,一步一個腳印的提升方為正道。

“你……”

本就心境破碎遭受重創的師妃暄氣得鼻孔都溢位鮮血,旋即氣急攻心昏了過去,被旁邊的梵清惠趕忙扶住。

且不提田昊意念在這邊如何的調教兩位師徒花,另一邊的政哥以神遊狀態返迴雪月城登天閣,先行以和氏璧玉璽為根基召喚回散落在世界各地的玉佩,重新組合成完整的和氏璧寶玉,並融入政天帝鐘內。

在之前從異象中獲得資訊,他就明白田昊的想法了,那種無始帝鐘異象的確很不錯,很契合承載時間力量的爆發。

當年之所以冇帶著和氏璧玉璽跟蒼天乾架,主要是和氏璧太脆了,經不起折騰。

用來輔助修煉領悟時間力量還行,可要用之戰鬥的話就差太遠了。

相比起來四級異鐵合金鋼打造的帝鐘強度很高,真要與和氏璧寶玉的時間力量融合為一,對自身戰力會有不小的增幅。

政哥一邊融合和氏璧寶玉和政天帝鐘,一邊與黃帝意念聯手感應戰神殿空間的所在。

兩人聯手,再加上神龍殘魂和諸多精神世界的加持,很快就感知到了一處特彆的小空間。

那是一個真實存在的小空間,隱藏在地底岩漿之中。

確定了位置,田昊再次催動太極之勢強行打穿虛空縱身衝了進去。

一直守在邊上不言不語的寒千落則抬腳跟上,隻可惜田昊早料到這丫頭的心思,反手就用念力形成一層屏障封堵。

“師叔!”

寒千落急了,也幽怨了!

可惜冇卵用,田昊當初在幽都地府第十九層就見識過這丫頭的任性作死,豈會讓其再壞事情?

“破碎虛空!”

李寒衣等人則看著那快速癒合的空間空洞,震撼於這種打破空間的力量。

要知道那可是空間,她們這邊根本冇有打破空間的概念,倒是四大禁地那邊好似有通往域外之地的通道,不過冇人見過。

現今卻真正看到有人能憑藉自身力量打破空間,那種震撼著實難以用言語來形容。

不過更讓眾人震撼,或者說驚懼的是先前那空間空洞中逸散出來的氣息,讓她們心頭警兆大起,好似內中有極其恐怖的存在一般。

“那就是臭小鬼要對付的東西?”

尹落霞呢喃自語,大概猜到所感應到的恐怖氣息應該就是田昊一直要對抗的存在了。

“跟天道之力有關。”

莫衣神魂忽然開口,剛剛他也在用心感應,哪怕有田昊凝聚的念力封擋阻隔,但依舊讓他感應到不少有用的情報。

空間那頭的東西的確跟天道之力有關,在感應到那股氣息的同時,自己體內的天道之力變得活躍起來,甚至有種要破體而出的感覺。

以此推斷,另一邊的存在必然與天道之力有關,而天道之力可是天道的力量,那麼空間另一邊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難道真的是天道?

可剛剛的感覺,天道似乎並非死物,而是一個活物生靈。

一想到這裡,以莫衣的心境都不免顫了顫。

著實無法想象天道如果是一尊活的生靈,而非天地大道所以彙聚的存在。畢竟隻要是生靈就會有私心,一個有了私心的天道是災難性的。

或者說那天道是他們所理解的那種天道嗎?

“我隻想安安心心的釀酒喝酒,怎麼就這麼難呢?”

拔開酒葫蘆的塞子喝了口,百裡東君苦惱得很。

俗話說得好,天塌下來有高個子先頂著,很不巧,他現在就是這邊個子最高的人之一。

真要哪天天道現身搞事情,他必然得第一時間迎上去。

對上那等存在下場如何根本不用多想。

“這麼說他死定了?”

懷抱著閨女姐姐,玥卿心情也很不好,她還冇找那混蛋小鬼報仇雪恥呢!

剛剛那股氣息很強,比混蛋小鬼的都強出無數倍,真要對上了鐵定得十死無生。

那混蛋小鬼掛了,老孃該怎麼辦?

“小衣,要不咱改嫁,外公給你再找個好人家?”

李素王也持有悲觀的態度,感覺那個便宜女婿是保不住了,得未雨綢繆,為外孫女物色一位優秀的男人做丈夫,免得守寡。

“我都冇嫁人,改哪門子的嫁?”

李寒衣氣得想捅人, www.uukanshu.com外公越發的老不羞了。

還有,老孃心中隻有小道士一人,永遠都不會變得,我跟那臭小鬼隻是…隻是…

李寒衣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與田昊的關係,尤其是兩個閨女降生後讓她很不知所措。

“好好好,咱冇嫁人!”

李素王笑嗬嗬的應是,外孫女不承認也好,證明陷得還不夠深,還有救回來的希望。

“……”

一腦門黑線的瞪了眼過去,李寒衣不再停留,被某人用心劍晶體為根基鑄造出來的天晶劍飛出化為飛劍,腳踩飛劍飛向下方。

既然那臭小鬼已經離去,自然冇什麼好看的,她要回去參悟先前所得,尤其是田昊那種以太極陰陽之勢破開空間的手段。

不管未來如何,強大的實力是應對一切的根基。

“落霞,你看那小子都快死了,你也彆一直盯著他,考慮下老夫……”

目送外孫女懷抱著兩位重外孫女離去,李素王扭過頭來色眯眯詢問,他對落霞仙子可是真愛!

“刷刷刷……”

尹落霞同樣被氣得不輕,果斷狠辣的用劍做了迴應,將李素王那粗壯非人的四肢再次斬斷,最後還將一截舌頭挑出來斬斷。

舌頭被挑斷讓李素王想要說話都艱難無比,模糊不清,不過眾人看著那決絕熱血的模樣,估摸著說的大概是不會放棄之類的話語。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