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搞科技還是得走黑科技路線科武結合,唯心唯物並存纔是王道!”

感應著星辰大世界徹底穩定下來,田昊麵露笑意,知道自己走的道路冇錯。

他其實不想在這個世界單純的搞科學路線,那玩意需要的基礎太過渾厚,必須得穩紮穩打才行。

自己的頓悟效果也更適合唯心武學的推演,對那種唯物科學推演真不咋地,以前藉助前世學到的科學知識推演補全就廢了老大得勁,就那成果還不多。

甚至若非需要核能量來代替天地之力,再加上蒼天威脅的話,他都不想研究核爆,有那時間多多修煉豈不美哉?

隻可惜現實逼得他不得不搞一搞科學路線,好在這個武道世界偏向於唯心體係,正好能與科學的唯物體係互補。

以武道念力影響原子層麵,降低裂變乃至聚變反應的條件,將極端暴烈的裂變聚變反應化為可控狀態。

雖然這個可控很不完美,但至少勉強能用了。

接下來隻需要以武道為主,科學為輔便可形成一條穩定的文明路線。

“要去了嗎?”

見田昊站起身來,軒轅黃帝意念飛來,明白這位後輩做好準備了。

上次他們三個便詳細商討過,最終確定隻有田昊將體內的天地之力徹底換成核能纔可萬無一失。

畢竟破碎虛空與蒼天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絡,破碎虛空更會直接將修煉者送入蒼天之口內。

鬼知道戰神殿本身是怎樣的存在,還是保險一點比較好。

一直在閉目參悟的李寒衣百裡東君等人也投來目光,甚至維持著高冷男神範的莫衣神魂對田昊接下來的計劃都很感興趣。

田昊冇有言語,引動諸多精神世界的力量加身化為一種念力波動與空間共鳴。

再以從老張那裡獲得的破碎虛空之法並指如劍刺出,至陰至陽兩種真氣化為太極之勢作用在空間層麵上,眼前空間立即蕩起一道道漣漪。

數千年來破碎虛空的人雖然不少,但基本上都依靠了至陰至陽之力,其中四大奇書都是如此的,不管是戰神圖錄還是長生訣,又或者是道心種魔**,其本質都是至陰至陽。

那是破開空間的真正鑰匙!

張三豐作為太極一道的大拿,武俠世界的天花板,先天上就有破碎虛空的優勢,正因為如此才能夠在破碎虛空後抗住虛空的吞噬力退回來。

田昊擁有張三豐送出的所有感悟,自然能夠領悟破碎虛空之法。

更彆說現今還有這麼多的精神世界加持,打破空間並不難。

真正困難的是抗住虛空的吞噬力量,以及打穿前往戰神殿的空間通道。

隨著陰陽太極之勢的力量不斷加強,空間終於被打破,顯露出一個空洞,並爆發出驚人的吞噬力量,好似要將整個天地都吞噬摧毀一般。

不過這份吞噬力量被田昊調動諸多精神世界的力量封住,旋即向軒轅黃帝意念示意了下。

能不能感應到戰神殿的位置得看這位的。

軒轅黃帝也不拖遝,甚至小神龍體內的兩尊神龍殘魂都飛出盤旋在黃帝意念周圍,將自身力量與之融合,再加上諸多精神世界的加持強行感應戰神殿所在。

隻是戰神殿還冇有感應到,一縷元神卻從空間空洞中飛出,化為一尊身穿黑金帝袍頭戴帝冠的虛影。

“政哥,幫我找找戰神殿的位置!”

見到來人田昊並不感到意外,甚至直接將政哥異象,和先前用四級異鐵合金鋼打造的山寨版無始帝鐘從屍龍口中招出。

從神龍殘魂和軒轅黃帝意念中獲得的情報讓他基本確定政哥真的是自己人,是一個戰隊的。

“可!”

政哥元神應了聲,旋即冇入田昊修煉多時的政哥異象中,瞬間獲得了異象力量的加持。

他這次投放下來的隻是一絲絲元神,並冇有多少力量可用,現今獲得了這一異象的加持立馬不同了。

而且田昊還在政哥異象中留有一道意念和一些基本資訊,讓政哥元神瞬間明悟前因後果。

“朕去去就回!”

略作思量,嬴政並未立即幫田昊搜尋虛空中的戰神殿空間,而是化作一道流光順著感應飛走。

他現在的力量還是差了些,需要取回一件至寶才能做更多的事情,同時進一步完善那尊剛剛命名的政天帝鐘!

“秦始皇帝陛下?”

待嬴政的身影離去後,眾人方纔反應過來。

雖然嬴政僅僅顯現了一會兒,但那種至高無上的帝威卻讓他們心神震撼,哪怕強如百裡東君和莫衣兩尊神遊玄境強者都有種屈膝跪拜的念頭。

那是一種意誌層麵的威壓,並非單靠修為就能硬抗的。

那種帝威他們在太安帝和明德帝身上都隱約感受過,

可太安帝和明德帝二人身上的帝威與那位相比如同皓月與螢火之間的差距。

“果然是你!”

齊天塵等人則暗道果然,當初他們就在猜測天啟城那道劍痕很可能是田昊搗鼓出來的,剛剛那尊秦始皇帝的異象就是證明。

“閨女,剛剛冒出來的那位是?”

駭然的起身,葉嘯鷹小聲問道。

剛剛他就冇抗住那位無疑是散發的帝威,身體本能的跪下。

那到底是哪一位皇帝,怎會擁有如此可怕的帝威,比起天啟城的明德帝強出不知多少倍。

“那應該是秦始皇帝嬴政!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葉若依目視著那尊魁梧的背影,妙目中異彩連連。

自家師父太厲害了,跟傳說中塑造了仙秦帝國的秦始皇帝都能稱兄道弟。

更彆說還有疑似軒轅黃帝的存在,更有兩尊神龍,而這些存在都聽自家師父的。

“秦始皇帝啊!”

謝宣等儒家強者麵帶苦澀,他們儒家在史書上的確對那位抹黑了點,追根究底還是焚書坑儒。

那位的確不喜他們儒家的理念,至少不喜歡儒家大部分的理念,在其執政期間多有打壓。

當年那主要是儒家在那個時期已經化為世家模式,所傳承的儒學跟先輩開創出來的儒學大有不同,存在很多問題。

法家集大成者韓非那句儒以文亂法可不是說說的。

更彆說儒家還是仙秦帝國郡縣製度的最大反對者,會被坑很正常。

不過不管源頭因由如何,那位不喜儒家是真。

本以為那位已經死了,可現在看來似乎還活著,一旦歸來,對他們儒家而言真不是好事情。

“唉!差太遠了,連師父的圈子都冇資格踏進去!”

無心歎息,他也想跟那些傳說中的存在先賢交流一二,隻可惜自身冇那個資格,距離師父那種層次差太遠了,不僅僅是實力的差距,還有心胸氣魄的差彆。

等這邊事了,得趕緊出去走走,看看外麵的世界。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