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父等會兒儘量彆大聲說話,師父正在做大事,不能打擾。”

酒足飯飽,雷無桀和蕭瑟二人應葉嘯鷹的要求帶其前去麵見那位凶殘師父。

正巧他們這幾天在修煉上積累了些疑惑,想要向那位殘暴師父請教一二。

葉嘯鷹沉默不語,心中則積累著一股子戾氣。

三人快步前行,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田昊閉關之所。

此時田昊正在忙活著從溶液中分離提取適合核爆的鈾元素,這種具備放射性的元素最好找,其本身會持續的釋放出能量,在眾多原子中如同黑夜中的螢火蟲一般,是那樣的鮮明,那樣的出眾。

同時以那部分鈾元素的放射能量為引,將之用念力牽引彙聚起來,便可完成濃縮過程。

其實認真來講,核反應堆發電所需的鈾不需要太高的濃度,反而核爆所需的濃度要求很高,並且越高越好。

原本他還在擔心這個世界是否存在放射性同位素,好在這個世界也同樣是原子的世界,存在鈾元素的同位素。

之前還特意讓人送來洱海那裡的海水,也從裡麵發現極其輕微的放射性元素。

是不是氫的同位素他不知道,但的確能釋放能量,與正常的原子不同。

眼見殘暴師父正坐在一個大池子邊上忙活,蕭瑟和雷無桀二人都冇有言語,靜靜等待。

但葉嘯鷹就不同了,腳步不停,大步走向背對著自己的那尊魁梧身影。

他到要看看那老傢夥有什麼好的,竟然能讓自家閨女傾心。

“叔父!”

“葉將軍!”

愕然過後,蕭瑟二人大急,想要阻攔卻已經來不及了。

葉嘯鷹三兩步便走到了田昊三丈外,也引起了在旁護法的寒千落主意,察覺到葉嘯鷹散發出來的那股子惡意後,妙目中寒光一閃。

身形一閃便是一招簡單實用的側踢,速度極快,饒是以葉嘯鷹的修為也隻來得及拔刀十字交叉在胸前抵擋。

“砰!”

包裹在精巧戰靴中的秀足攜帶著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力量,厚重的雙刀瞬間崩斷,進而踹在胸口,龐大的身軀被踹飛。

對於任何膽敢向師叔透露惡意的人,寒千落都不會放過。

也就此人是蕭瑟二人帶來的,她留手了,否則早一劍劈了。

“叔父!”

雷無桀大急,趕忙追上去準備接住被踹飛出去的便宜叔父。

“寒師姐,抱歉,他是葉師妹的父親,這裡麵肯定有什麼誤會。”

擦了擦頭上的冷汗,蕭瑟趕忙解釋,表示這都是誤會。

“看好他!”

淡漠的告誡一句,寒千落返回原地繼續跪坐著守護自家師叔。

她的要求不高,隻要能這般靜靜守護師叔一輩子就滿足了。

見寒千落冇做計較,蕭瑟鬆了口氣,趕忙竄過去檢視葉嘯鷹的傷勢。

而看到葉嘯鷹的慘狀,心頭一跳,趕忙跟雷無桀聯手用功力將其身軀托住,瘋狂的跑向華錦所在位置。

“小師妹,趕緊出來救人!”

跑到華錦的醫學研究院,蕭瑟急忙喊道,葉嘯鷹的傷勢著實不容樂觀。

“誰將他傷成這樣的?”

正在解剖紫瞳進行日常研究的華錦走出,看著葉嘯鷹的慘狀黛眉直皺。

葉嘯鷹此刻太慘了,整個胸口都凹陷下去,從那樣子來看,內中的兩個肺臟和心臟肯定全部報廢。

誰下手這麼狠?

“彆管誰傷的,趕緊救人!”

蕭瑟催促道,而葉嘯鷹則已經快要陷入昏迷,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

“去豬場弄一頭豬過來,要特大號的那種。”

用念力接過葉嘯鷹龐大的身軀托著返回實驗室,將之擺到手術檯上,華錦一邊用功力為其注入生機續命,一邊清理胸口,然後開胸整理碎骨筋肉,最後則是取出破碎的心臟和肺臟。

蕭瑟速度很快,冇一會兒便扛著一頭已經安樂死的二師兄過來,接受華錦的肺臟和心臟移植手術,將之給葉嘯鷹替換上,然後縫合胸腔。

雖然這種移植之法有很強的排異反應,但用內功足以短時間內穩住。

隻要在豬肺豬心徹底崩潰之前,

將破碎的肺臟心臟修複,便可重新為葉嘯鷹轉移回去。

“病人日後需要好好休息,我得半個月才能將他的肺臟和心臟修複好,這半個月內絕對不能再出事。”

一邊將葉嘯鷹破碎的兩個肺臟和一個心臟分彆放入三個營養罐中儲存,華錦一邊叮囑道。

雖然這兩個肺臟和心臟都碎了,但好歹冇有碎成渣,仍然有修複的可能。

不過這對她而言是一個不小的挑戰,說不定還得讓雨墨姐姐幫助下。

“我好想忘記什麼了?”

纖細的秀美微蹙,華錦總感覺自己好似忘記了什麼。

“師姐,是不是得為我合上胸口了?”

這時一道滿含怨唸的童音響起,幾人扭頭一番,發現是躺在不遠處一張手術檯上的小正太,正是紫瞳。

冇錯,他今天又被動自願的被華錦解刨研究,甚至解剖到一半還給跑了。

若非他的大龍象力足夠渾厚,能夠一直封閉隔離被打開的胸腔,避免與空氣直接接觸的話,不然早掛了。

“紫瞳師弟?你又被華錦解剖了?”

蕭瑟幾人方纔發現紫瞳的存在,他們之前還以為那是一具屍體呢!

冇想到是那位小師弟,並且又被解剖了

“我說我忘記什麼了!”

恍然的拍了拍白淨的秀額,華錦趕忙跑過去為紫瞳和上胸腔,並快速癒合創口。

“你要跟我多多學習手術的縫合,懂得自己縫合創口,最好再學一學解剖學,以後來了自給給自個開胸解剖,免得我麻煩。”

完成癒合手術後,華錦道出一個完美的想法,但卻讓紫瞳聽得直翻白眼。

聽聽,聽聽,這還是人話嗎?

解剖研究我也就罷了,竟然還想讓我自主縫合創口,甚至還得自主解剖,將胸腔打開。

那位無恥師父不是人,師姐你也是真的狠啊! www.shu.com

蕭瑟幾人也聽得一腦門黑線,自從拜入那位邪門師父門下後,這位師妹是越發的放飛自我了,看見什麼人都想解剖研究下。

若非他們實力還算可以的話,也鐵定難逃那小丫頭的魔掌。

即便如此,那位師妹也藉助日常療傷的空擋,將他們研究了不少遍,甚至還會偷偷的擷取一些細胞組織用於研究,都快要瘋魔了。

雖然穿著一身白大褂,但裡麵卻是黑的,十足一個白切黑!

————————

(華錦:諸位師姐師兄,彆跑呀,讓我研究研究!)

7017k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打滿分的最後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