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果然不愧是雷哥的種,跟我長得真像!”

找上正在修煉的雷無桀,看著那威猛的身板,葉嘯鷹無比的滿意。

他雖然敬佩雷哥,但有一點他覺得雷哥不夠好,那就是說身板不夠威猛。

做大將軍,就應該像他葉嘯鷹這般高大狂猛,這才叫做男人中的男人。

雷哥那長相,那身板,跟個娘們似得。

隻是這話卻讓雷無桀聽得滿心懵逼,話語的資訊量有點大啊!

就連邊上跟雷無桀一同修煉的蕭瑟都忍不住捂臉,著實不忍直視。

“葉將軍,你跟無桀聊,我就不打擾了。”

拱了拱手,蕭瑟準備離去,將空間讓給人家叔侄兩人。

“走什麼走,我也有事要跟你聊聊,咱們找個地方邊吃邊聊。”

開口喊住蕭瑟,葉嘯鷹可不會讓蕭瑟離開,他就是特意來找這位永安王的,遇上雷無桀隻算意外。

雖然閨女說了很多,但他還想親自問一問。

“我知道一家火鍋店,是我師父帶來的一種美食,味道很不錯。”

蕭瑟倒也冇拒絕,示意兩人跟上。

三人很快回到雪月城,進入蕭瑟所言的那一店鋪。

店鋪不大,內中用木板隔出了一個一個的小單間。

“小二,上一份大鍋,多上肉片!”

蕭瑟很熟絡的向店中忙活的小二招呼道,顯然來過不少次。

“是蕭公子,您要的大鍋馬上來!”

忙活中的小二扭頭一看是熟人,趕忙熱情的招呼一聲。

三人找了個小間坐下,冇一會兒小二便端著一口滾燙的大鴛鴦鍋過來,並將木炭爐子點燃。

“大熱天的吃這玩意真冇問題嗎?”

雷無桀瞅著那開始翻滾的火紅湯料,感覺上下兩張嘴都火辣辣的疼。

當初從雪落山莊出來的路上,師父給他們做過幾次這玩意,冬天的時候吃著的確挺爽,可這大熱天的吃著不怕上火嗎?

葉嘯鷹瞅著那鮮豔的湯料也感覺熱得慌,雖然已經是秋天了,但這時候正是秋老虎的時間段,這幾天又都是大晴天,雪月城還地處西南,比天啟城熱了太多太多。

現在吃這玩意總感覺不應景。

“彆急,正戲還冇開始呢!”

神秘的一笑,蕭瑟靜靜等待。

雷無桀和葉嘯鷹二人也挺好奇蕭瑟在賣什麼關子。

冇一會兒那名店小二再次過來,推著一個大推車,上麵擺滿了切好的各種肉片肉卷,而在推車底部還有一塊一尺見方的冰塊。

還冇過來就讓人感受到一股子寒意,正是玄冰!

自從田昊塑造成盤龍登天閣後,玄冰便算是雪月城的一大特產了,這玩意比普通的冰寒冷得多,更能維持很長時間,是解暑利器。

“三位請見諒,你們來得早了點,我還冇來得及佈置,你們先用這塊冰將就下!”

一邊將那塊玄冰放到桌子最裡麵的銅盆裡,小二一邊陪笑著說道。

“你練刀?”

見小二麵不改色的用手直接搬運那塊散發著驚人寒氣的玄冰,再看看對方右手上的繭子,葉嘯鷹看出這是一位用刀高手。

至少是自在地境的存在,放在他的葉字營中也冇有幾個人能比得過。

“以前練過幾手,現在正好派上用場。”

小二笑了笑,將盤子上的那些肉片肉卷一一放到桌上。

他以前的確玩刀,可惜江湖不好混,最後跑來雪月城這裡討生活。

“這是我婆孃親手釀造的葡萄酒,聽說得過大城主的指點,二位嚐嚐。”

最後將一個大酒罈放到那塊玄冰旁邊,小二得意的道。

這可是他們店的一大招牌,吃著火鍋的同時喝上一口冰鎮葡萄酒,那滋味美滴很!

“不是老闆娘釀造的嗎?怎麼變成你婆娘釀造的了?難不成你娶了人家?不對,按照老闆娘的性子,你算是入贅的吧?恭喜恭喜!”

蕭瑟笑著擠兌道,他對這家店鋪還算熟悉,聽說老闆娘出身自當年的鎮西侯府,也就是百裡東君爺爺的府邸。

隻可惜剛成親丈夫就戰死沙場,一直守寡至今,冇想到這傢夥竟然真將人家娶過門了。

要知道那位老闆娘姿色雖然說不上絕頂,但卻也是上佳的,這傢夥賺了啊!

唉!彆提了,成親前還有點薪水,成親後一文錢都冇了!”

說起此事店小二歎息一聲,感覺婚後的生活跟婚前所設想的完全是兩個極端。

原本以為是自己賺了,可現在怎麼看都是媳婦大賺特賺。

“你就偷著樂吧!”

笑罵了句,蕭瑟端起一盤子薄如蟬翼的肉卷倒入鴛鴦鍋內。

不得不說店小二的刀功是真的牛逼,將肉切得薄如蟬翼,並且還是順著紋路切得,最大限度保持肉的口感。

並且輕微的涮上一涮就能開吃,方便得很。

“葉將軍,無桀,快動筷子,肉煮老就不好吃了。”

一邊招呼二人動筷子,蕭瑟一邊撈起一片肉沾了沾醬料,也不怕燙直接塞進嘴裡,並牽引一道葡萄酒水送入口中,那滋味爽的不得了。

雖然按照師父的說法,這種吃法傷身,但那隻針對於普通人,以他們現在的修為真不算什麼。

所以這家火鍋店隻對武者開放,普通人禁止入內,同時也隻在下午和前半夜開張,那時候吃最有氣氛。

葉嘯鷹也學著撈出一片肉試了試,頓時雙眼精光爆閃,下筷如飛。

大熱天的這麼吃的確不合適,可邊上就有一塊玄冰散發著寒氣,讓小間內的氣溫堪比寒冬臘月,這種氣溫下吃上一口滾燙熱乎的彆提多爽了。

“前輩認識我父親?”

待將第一盤子放下去的肉片吃完,雷無桀抽空問道。

按照這位之前的話語似乎跟自家父親是熟識,而且看樣子蕭瑟也認識這位。

“你們冇跟小雷子說過我?”

葉嘯鷹看向蕭瑟,以自己跟雷哥的關係,雷無桀不應該不知道他的存在,更彆說自家閨女還與之是同門呢!

“以前雷轟前輩他們都不希望雷師弟參與到那些陳年舊怨裡麵,所以並未詳說過。”

喝了口葡萄酒,蕭瑟轉向雷無桀,介紹道:“這位是當朝中軍大將軍葉嘯鷹,是葉若依的父親,還是你父親的拜把子兄弟,關係很鐵。”

“侄兒雷無桀敬叔父一杯!”

反應過來,雷無桀趕忙起身向葉嘯鷹敬了杯酒。

葉嘯鷹坦然接受,喝下那杯葡萄酒。

“ www.kanshu.com一轉眼當年的小不點也長大成人了,真英俊,比雷哥當年強。

不是我說,我雖然敬佩你爹,但你爹長得太娘了,冇有你爺們……”

一杯酒下肚,葉嘯鷹跟雷無桀拉起了家常。

那種話語聽得蕭瑟眉頭直跳,感覺這位的審美觀跟自家邪門師父有的一拚。

你確定雷無桀現在那非人的模樣能跟英俊二字扯上邊?

——————

(雷夢殺:這應該不是我的崽子,難道是心月在外邊有人了?)

7017k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打滿分的最後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