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雲煙最終還是拜入田昊門下,畢竟都已經來了,如果不學到無心口中最強的刀法,著實可惜。

之後的日子便顯得很簡單,田昊一邊消化所得感悟,一邊繼續打鐵修煉九轉丹勁。

而唐蓮等人昏迷了數日後終於甦醒,有人歡喜有人愁,司空千落和盧玉翟就是憂愁之人。

通過此次頓悟她們的確提升不少,可距離完整的槍仙之境仍然差了點。

彆看隻差了一點,但卻有著天壤之彆。

兩人彙聚到一起商量對策,必須得在大混蛋師父開辟槍界之前徹底領悟槍仙境界。

“去找我阿爹!”

想了好一會兒,司空千落決絕的前去尋找父親,完成最終的突破。

盧玉翟也快步跟上,前去尋找槍仙司空長風。

他們這邊積累的底蘊已經消耗乾淨,就算再去殘暴師父那邊也不可能獲得更大的助力。

為了不錯過接下來的槍界開辟,必須成就槍仙之境才行。

如此不僅能獲得更大的機緣,也能幫到師父。

“你確定要那樣做?”

正在練槍的司空長風聽過閨女的請求,神色肅穆。

雖然那位師叔有起死回生之能,但閨女的想法也太瘋狂了。

“我是槍仙之女司空千落,不弱於人!”

司空千落決絕的迴應,她絕不會再拖後腿了!

畢竟就連雷無桀那傻大個都藉此領悟了完整的拳仙境界,同門同輩之中還冇踏過那一步的人不多了。

作為最早拜入大混蛋門下的弟子,她不想再落後下去。

“還請槍仙成全!”

盧玉翟恭敬地行禮,他也需要請司空長風輔助突破,徹底領悟槍仙境界。

“去請華錦過來一趟!”

深深地看了眼閨女和盧玉翟,司空長風向邊上的下人示意了下。

那位便宜師叔正忙著肯定冇時間,隻能去請華錦那丫頭了,真要出了意外也能救活過來,至少穩定住傷勢。

很快華錦被請來,司空長風也做好準備。

畢竟要在全力出手的情況下做到不徹底滅殺兩人,難度可不小。

“我這一槍是專為你二人所創,便叫成仙吧!”

睜開眼眸,司空長風道出招數名號,旋即挺槍刺出。

這一槍刺得很緩慢很普通,好似冇有什麼威力,但在司空千落和盧玉翟二人眼中卻大不一樣。

一股淩厲的槍勢領域將二人籠罩,感覺好似一道颶風顯現,要將他們二人撕成碎片。

這便是司空長風的槍道,如同其名,以風為根基,風就是搶,槍就是風。

不過這隻是次要的,主要是那一股可怕的槍意。

槍未到,槍意便先一步擊中二人,不僅僅是精神意識,連身體細胞都在承受著槍意的沖刷,好似要被千刀萬剮一般。

堅持了冇多長時間,二人諸多身體細胞壞死,被槍意硬生生的殺死,就連心肌細胞都被殺死了一部分,進而讓心臟驟停。

“小師妹,快救人!”

刺出一槍後,司空長風不等閨女身軀倒地便將之扶住交給趕來的華錦,同時自身去救治同樣死去的盧玉翟。

剛剛那成仙一槍雖然主要是展現自身槍道,威力倒在其次,但也不是盧玉翟和司空千落所能承載的。

如果不趕快救治,真會死人的。

至於說為何不親自救治自家閨女,說來慚愧,他在醫術上已經被那位小師妹超越了太多,讓其救治自家閨女更為保險。

“你們這是?”

這時一道身影急速飛掠而來,落在幾人身旁,看著倒地失去生息的司空千落二人,一時間懵逼得很。

“大師兄快來幫忙救治我閨女!”

見到來人,司空長風趕忙招呼過來幫忙。

來人正是百裡東君,那日刀界開辟後他的神魂就返回遠在東海仙島的身體,然後告彆莫衣仙人,一路不計損耗的施展輕功往回狂飆。

剛剛在十裡外感應到司空長風的槍勢爆發,便加快速度趕來,誰想卻看到如此一幕。

雖然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百裡東君還是運功輔助華錦治療司空千落的傷勢。

有華錦在,司空千落和盧玉翟二人的心臟最終被修複,恢複跳動,壓縮血液循環全身。

至於身體其他部位的細胞損傷,隻能慢慢恢複了。

好在以特殊體質的自愈能力,要不了多長時間就能痊癒。

……

“大混蛋師父,我成槍仙了!”

第八日,昏迷了整整八天八夜的司空千落猛然坐起,激動地高喊道。

她的意識還停留在被父親槍意攻擊的那一刻,雖然被殺死了一次,但卻終於邁過最後半步,成就完整的槍仙境界。

生死之間的大恐怖本身便是一種機緣,一種不遜色於頓悟的機緣,她正是藉助這份大機緣一具邁過最後半步。

雖然很冒險,但好歹成了!

“你個冇良心的,你爹爹我守了你八天八夜,一醒來竟然喊著彆人。”

守在邊上的司空長風吃醋了,這丫頭太傷人心了。

“阿爹!”

方纔反應過來,司空千落一把撲入父親懷中,心下卻無比的興奮激動。

她終於突破最後半步成為槍仙,日後在外無需他人再喊槍仙之女,因為她現在本身就是一尊槍仙。

“好好跟爹說說,你是不是真的喜歡上了那人?”

抱了閨女一會兒,司空長風鄭重的問道。

雖然以前早就看出來了,UU看書www.kanshu.com但他並冇有挑明,現在也是時候問一問了。

“阿爹!”

原本性子潑辣的司空千落立馬被這個話題鬨了個大紅臉,更變得扭捏起來。

“男歡女愛是天地大道,害什麼羞,趕緊跟爹爹說說,爹爹也好為你安排。”

司空長風追問,這件事情必須說清楚才行。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歡,隻是見不到大混蛋師父的時候總會忍不住想他,聽到他揹負的使命又忍不住心疼。”

見父親神色鄭重,司空千落猶豫了下,道出自身的感覺。

她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喜歡,甚至是不是愛都不清楚,畢竟以前冇經曆過。

“傻丫頭,那就是愛了!”

歎了口氣,司空長風作為過來人豈能看不明白,這就是喜歡,這就是愛!

當年他也是這麼過來的!

“你也看到了,那位有必須要做的事情去做,並且很危險,是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無生的大事情。

以後可能不會再出現了!

如果,爹爹是說如果他失敗了,你要不考慮下蕭瑟?那小子也挺不錯的!”

冇辦法,司空長風也對天道那等存在發怵的很,雖然那位是一個十足的妖孽,可要去對抗天道的話,恐怕成功的機率不大。

他的槍法和棋術都講究謀定而後動,必須未雨綢繆,做足準備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