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田昊對這個世界的武學極限一直不怎麼滿意,即便最高層次的破碎虛空也就那樣了。

雖然破碎虛空的立意很高,堪比仙俠的飛昇,但真要算起來其實是取巧了的。

並非用絕對實力打破虛空,而是用一些特殊手段破開空間。

比如說道心種魔**的萬物波動,將萬物都視為波動的造物,空間層麵也可以視為波動,如同某海賊裡麵的震震果實震碎空間。

真要論起硬性的破壞力很一般,哪怕修成戰神圖錄的傳鷹也就那樣了。

相比起來他更注重硬實力的提升,其實真要說武道的話,還是港漫裡麵更牛逼一些。

如果可以的話將陽神的人仙武道山寨出來,肯定能牛逼大發。

同時陽神裡麵的陽神修煉體係設定也不錯,他雖然不能做到念生世界,將一個念頭化為實質的小空間,但卻可以開辟出虛幻的空間來。

“這些都是空白的小空間,你自己慢慢向裡麵新增玄陰劍池異象和五行異象!”

田昊向來對自己人不吝嗇,當即就引導五大精神世界加身,搓出來一大十二小的精神空間封入玄陰十二劍和大明孔雀內,並布成玄陰劍陣和孔雀五行劍陣削弱精神世界的壓力。

雖然玄陰十二劍封入的精神空間隻有十二丈直徑,但整整十二個加起來也是不小的負擔。

更彆說大明孔雀中封入的是一個百丈直徑的精神空間,若不用劍陣分擔,恐怕慕雨墨得立馬腦死亡。

不過哪怕有劍陣加持,慕雨墨也很不好受,麵色刷的一下慘白如紙,然後很順利的倒在了某人懷中。

“到一邊煉化去!”

挑了挑眉,田昊示意懷中的阿姨趕緊圓潤的離開。

這是公共場合,那麼多人看著呢!

“人家不嘛!”

嬌媚的迴應,慕雨墨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躺好,運轉孔雀五行劍陣和玄陰劍陣,煉化那十三個精神空間。

本身她的實力便不算差,五行劍陣和玄陰劍陣一防一攻,相輔相成,實力倍增。

現在如果煉化了那十三個精神空間,再向內中填充異象的話,自身實力最少得暴增三倍。

低頭看了下阿姨那蒼白的小臉,田昊倒也冇堅持,畢竟阿姨在之前劍界的開辟上的確出了大力氣,甚至都有點拚命地架勢。

正因為如此,之前纔會爽快的賜予十三個精神空間。

雖然阿姨是階下囚,但他莽夫子做事向來賞罰分明,這是慕雨墨應得的。

不過畢竟是公共場合,得注意著點。

意念一動,將懷中的阿姨幻化成一隻孔雀,如同寵物一般趴在懷中。

“狐狸精!”

不滿的暗自嘀咕了句,旋即司空千落提著風雷槍也跑過去,撒嬌似得道:“師父,人家也想要!”

雖然暫時還不知道融合了精神世界的神兵能有多強,但肯定會比現在強得多,她司空千落自然也不能落後。

姬雪眾人也很意動,甚至就連尹落霞和李寒衣也想要一個。

作為武者,她們真心無法拒絕強大神兵的誘惑,更彆說還是如此喪心病狂的曠世神兵。

“冇了!”

田昊麵無表情的回絕,現在他是真一滴也冇有了,剛剛給慕雨墨阿姨的十三個精神空間都是硬擠出來的。

“什麼冇了?”

司空千落愕然,什麼叫做冇了?

“能量是守恒的,精神念力同樣如此,之前劍界刀界等等的開辟大半都是靠西域佛國那邊的積累,甚至最後開辟刀界的時候都有些勉強。”

田昊對此到冇有隱瞞,他之所以拖延到這個時候纔開辟幾個精神世界,主要是為了讓西域佛國那邊多多積累念力。

可哪怕西域佛國那邊的修佛之人夠多,當初貢獻的舍利子也足夠多,可也並非是無限的。

開辟固化道界的時候就差不多了,最後的刀界還是強行開辟出來的,相當的勉強。

正因為冇有更多的精神念力供應,所以開辟出的劍界纔會那般簡陋,連連無數的刀具都無法凝實,隻能凝聚出一道道虛影。

這纔是他停下來的主要原因。

“大混蛋師父你偏心!”

司空千落不依了,剛剛給那狐狸精都有,怎麼到我這裡就冇了。

你太偏心了!

“乖,你現在的主要任務是徹底領悟槍勢領域,成就槍仙之境。

在一個月後我會開辟槍界,如果那時候你還隻是現在這個半成品,就彆怪為師不帶著你。

還有盧玉翟你也一樣,要多多努力!”

同樣伸手將少女的秀髮揉成一個雞窩頭,田昊勸慰道。

司空千落這幾個月修煉的很刻苦很努力,進步也不小。

再加上司空長風以前的教導積累,上次頓悟就達到了半步槍仙之境。

不過那一次也將以往積累的底蘊耗儘,想要邁過剩下的半步可不容易。

盧玉翟那邊也一樣,他以前雖然冇有一位槍仙教導,但無雙城的底蘊也不淺,再加上年歲更大,轉修前修為更達到自在地境巔峰,與唐蓮不差分毫。

正因為這份底蘊,才能在頓悟之下達到半步槍仙之境。

可同樣如此,那也是他的極限了,想要邁過最後半步真心不容易。

相比起來葉若依李凡鬆落明軒幾人就要幸運的多了,藉助劍界儒界的開辟,強行邁過最後半步。

但這也是其本身的不幸,錯過了劍界開辟的最大機緣,如果能如同慕雨墨幾人那般將完整的劍勢領域融入進去,獲得的好處會更大。

“懇請師父賜予弟子頓悟!”

盧玉翟上前跪在田昊麵前,懇求再次頓悟。

之前在殘暴師父開辟那幾個精神世界時他也有不少的領悟,如果能頓悟一番,便可將那些領悟快速融入自身。

就算不能帶動自身買過最後半步,但肯定能更近一點。

“好!”

田昊欣然應允,然後一拳砸出,盧玉翟身子如同陀螺一般急速旋轉,飛出了不知道多遠,再次被一拳入魂,打的進入頓悟狀態。

“……”

低頭瞅著射在臉上後跌落在地的染血碎牙,紫瞳小臉刷的一下慘白如紙。

那到底是個什麼師父啊! www.uukanshu.com

“師父,我恨你!”

內心滿滿的怨念,紫瞳對道士師父齊天塵無比的幽怨。

當初說好的是給他找師父破除死劫,可誰想找到的師父如此無恥凶殘霸道邪門……

本以為跳槽當醫護人員就不用被折騰了,誰想那個小師姐麵善心惡,半個月前就找了個藉口將他胸口切開做研究,凶殘的一塌糊塗。

現在彆說破除三十歲的死劫了,自己還能否活到三十歲都兩說。

這簡直是個魔窟啊!

——————

(華錦:小師弟彆擔心,師姐我肯定能讓你活過三十歲,至少活到三十一歲不成問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