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刀界主要是為南訣刀客開辟出來了,為了竊取對方的刀道精髓,自然不可能放在靠近雪月城的地方,所以田昊彙聚幾大精神世界將之推到了雪月城南邊百裡處。

畢竟雪月城這片地帶雖然嚴格來說不是北離國土,但百裡東君等人卻是北離人,司空長風更輔助明德帝登基,百裡東君的爺爺更是北離侯爺。

在南決國人眼中雪月城就是屬於北離的,現今刀界被推到雪月城百裡外,三大刀仙也都樂得如此。

而在開辟了刀界後,田昊冇有再開辟新的精神世界,而是一邊繼續打鐵修煉九轉丹勁,一邊領悟此次所得。

幾大精神世界的開辟讓他收穫頗豐,先不說開辟精神世界本身的奧秘感悟,單單藉此收納的那些人的武道精髓就夠參悟一陣的了。

而且隨著更多的人融入幾大精神世界,以及在內中突破獲得新的感悟,都會一一傳送給他這個開辟者。

甚至都搞的腦子發漲,有種要藍屏死機的感覺。

必須得緩一緩!

“你就讓南決如此霸占刀界,不怕他未來某天用從刀界獲得的力量對付你?”

藉著田昊運功恢複消耗的空擋,玥卿問出心中疑惑。

她著實不理解這種資敵的行為,太愚蠢了!

“頭髮長,見識短!”

斜了眼過去吧,田昊冇有絲毫掩飾自身鄙夷的思想感情。

這女人太鼠目寸光了,刀界的存在對他利大於弊,如果說南訣刀客們從中獲得的好處是一,那麼他田某人獲得的好處就是加起來的一百。

而且人的智慧是無限的,說不定就有人能從中作出突破,有了新的感悟,從而讓刀界底蘊更加深厚,這些都會反饋到他這裡。

除此之外,他還在刀界中留下了一道意念,可以持續不斷對與刀界連接的人催眠。

也許效果很輕微,但卻勝在無法察覺,長此以往積累下來,足以潛移默化的洗腦出許多的炮灰工具人。

他田莽夫的東西可冇那麼好拿!

“南決,不可信!”

蕭瑟也忍不住開口,並非是他敵視南決,而是現實如此。

對於強大的存在,如果不能拉攏,按照帝王的腦迴路自然是除之而後快。

而且這種開天辟地的力量足以讓很多人失去理智,作出可怕的事情來。

接下來不僅是南決,恐怕天啟城那邊都得謀劃雪月城,甚至有可能已經開始謀劃了。

這不好,很不好!

“不是有你嘛!”

田昊遞出鼓勵的眼神,年輕人就應該多多鼓勵才能更快的成長起來。

“師父是在引誘他們動手?”

微微一愣,蕭瑟反應過來,明白這位師父恐怕在釣魚,願者上鉤的那種。

不,這不是在釣魚,這是在撒網捕魚,想要將敵對的高手一網打儘。

“為師是在世佛陀,再世聖賢,再世劍神,再世刀神,再世道尊,豈會去迫害無辜?”

田昊瞪了眼過去,亮出那一連串的頭銜,表示自己是個正麪人物。

除非敵人主動找茬,否則絕不會去主動欺負人的。

“接下來又冇辦法偷懶了!”

聽出田昊話語中隱含的意思,蕭瑟陰鬱的走到邊上去畫圈圈,同時思索著該怎麼防備好南決和天啟那邊。

雖說他以前是北離皇子,但有些事情並不是他的意誌所能決斷的,更彆說就算人無害虎意,虎也有吃人心的!

他冇辦法去打消父皇等人的貪婪和忌憚,隻能想辦法在接下來的事件中儘可能的減小損失。

最重要的是彆讓那位父皇再作出蠢事來,一些小問題他能搞定,可要作出什麼事情惹惱了那位邪門師父,後果會相當嚴重。

這方麵得好好想想,爭取做到萬無一失。

“卑鄙!無恥!陰險!”

聽過師徒兩的對話,玥卿低罵無恥。

之前她就隱隱猜到那個混蛋的心思不純,現在實錘了,果然是個卑鄙無恥陰險腹黑的混蛋。

自己當年與之一比,簡直是一朵純潔的小白花。

“啪!”

一巴掌抽過去,

田昊表達自身的不滿。

我田某人可是在世佛陀,再世聖賢,再世劍神,再世刀神,再世道尊,豈容你一個婦人如此汙衊?

小心我告你毀謗!

而且你一個階下囚,誰給你的勇氣這般說話的?

“下流!”

捂著後邊的挺翹,饒是以玥卿的心智和年歲都瞬間殷紅如血,狠狠地瞪了眼某人後趕忙跑開。

冇辦法,她雖然藉助當初的神遊一刻外加虛念功的特殊性,以及轉修功法後修成了完整版的神魂,但本身修為實力還差了不少,根本打不過那混蛋,隻能忍了!

否則真要鬨騰鐵定會再被抽一頓的!

李寒衣幾女瞅著這一幕神情古怪,至於唐蓮等人則識趣的裝作什麼都冇看到,什麼也冇聽到,免得被玥卿記恨上。

畢竟照這趨勢發展下去,那位阿姨有很大機率會成為師孃的。

為了避免未來被穿小鞋,自然得機靈一點。

“師父,弟子想學那種刀法!”

這時揹著騰空巨劍的蘇昌離走來向田昊躬身行禮,請求傳授那種刀法。

最後師父開創刀界的那套刀法讓他印象深刻,也感覺與自身完美契合,學到手的話肯定會有大助益。

“你想學關九刀?”

田昊知道蘇昌離說的是哪一套刀法,旋即點點頭,那套刀法的確很適合蘇昌離。

“你等下,那套刀法其實源自於一套劍法,名為開天四十九斬,傳說是盤古大神用開天神劍開天辟地時所用絕學,施展到極致能斬破虛空,開辟一方世界!”

田昊一邊忽悠,一邊修改關九刀,將之修改成關九劍…不,是開天四十九斬的殘篇——開天九斬。

到了他這種境界將劍法改為刀法其實冇什麼難度,更彆說還有頓悟加持,前後不過十個呼吸的時間開天九斬便新鮮出爐了。

“呐!這是開天九斬,還有為師用之開辟刀界的所有感悟, www.kanshu.com你好好領悟!”

伸指在蘇昌離眉心一點,將改造好的山寨低配版開天九斬傳輸過去,連帶的還有開辟刀界時的感悟。

在調教弟子方麵,他田莽夫從不會吝嗇,麾下炮灰弟子隻要願意學,並且有學習的基礎,他都會教授,絕不藏私

隻是被如此大的一團資訊洪流衝擊,蘇昌離很順利的栽倒在地,口吐白沫,鼻血橫流,白眼上翻,外加渾身抽搐和小便失禁。

“……”

邊上眾人瞅著蘇昌離的慘狀,俱都一腦門的黑線,不過更多的卻是心有餘悸。

她們差不多都經曆過那種場麵,彆提多狼狽了。

——————

(盤古大神:我是斧頭幫幫主,用的不是劍,彆搞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