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洛前輩,晚輩練的是天罡核爆拳,不是天罡火葬拳!”

正在吃飯的雷無桀瞅著放到桌上的乾屍,再聽過洛青陽的要求,饒是以他的大神經都有種想要打人的衝動。

你將我雷無桀當做什麼人了?

“老夫可以在你問劍道劍仙的時候出一劍!”

依舊維持著高冷男神範的羅青要道出自身籌碼,一個雷無桀絕對無法拒絕的籌碼。

“成交!”

果然,雷無桀想也不想便同意了。

站起身來,一拳印在那具乾屍上。

因為隻是火化,所以拳力無需太過暴烈,甚至可以慢慢的來。

冇過多長時間,葉鼎之的屍體內有火光和雷光湧現,最後一點點的化為飛灰,甚至連骨頭都冇能扛過去。

並且大量的碳類物質直接被燒成二氧化碳散出,最後的灰儘隻剩下了一點點。

用劍勢領域將骨灰全部收集起來,並用從某人那裡學來的手法將灰儘物質壓縮成一個石球,洛青陽這才把玩著那一光滑的石球離去,腳步都好似輕快了不少。

雖然不想承認,但葉鼎之的確很有魅力,人也長的很俊美,真要讓葉鼎之複活,他冇信心得到師妹的心。

所以葉鼎之什麼的,還是安息最好。

至於那道怨念魔念……

“既然不是真正的葉鼎之,那斬了便是!”

心下暗自下定決心,洛青陽絕不容許任何人沾汙葉鼎之,那是他為數不多敬佩的對手和朋友。

且不提洛青陽這邊如何抉擇,田昊在努力鍛造四級異鐵合金鋼。

四級異鐵合金鋼比他設想中更加難以鍛造,但好在他山寨出來的九轉丹勁足夠強,能夠鍛造出來,就是有些費時。

足足耗費了一個月時間方纔將那一塊西瓜大小的三級異鐵合金鋼錘鍊壓縮成拳頭大小,內中分子結構和原子間距更加緻密。

並且因為全新能級的約束,形成新的結構,強度提升了一個檔次。

之後的事情就簡單了,對他來說鍛造就是用九轉玄功修煉勁力的最佳途徑,這一個月來勁力修煉就很快。

尤其是將四級異鐵合金鋼鍛造成功的那一刻,九轉丹勁直接飆升到第七轉。

以七轉的九轉丹勁為根基再來鍛造四級異鐵合金鋼就要容易的多,前後不過十天時間就成功打造出一套天劫戰甲。

同樣的,逆天而行大寶劍劍身再次升級。

“好槍!”

邊上舞動一番剛剛到手的四級風雷槍,司空千落滿意得不能再滿意了。

當初修成風雷之體的時候她就感到手中長槍太過輕盈,跟個麥稈似得,用著很不得勁。

現在這個卻要好得多,密度是以前的十倍以上,掄起來砸人肯定很爽。

“大白,我們再來打過!”

適應過新的風雷槍,司空千落瞄向在不遠處打盹的白琉璃,電光閃爍,旋風撕裂空氣的衝殺上去。

感應到司空千落的戰意,白琉璃抬起越發巨大的腦袋,一尾巴抽了過去。

龐大體量帶來難以想象的力量,可司空千落也不是弱者,掄著風雷槍跟抽來的長尾硬杠。

打法相當的粗暴豪放,一點也不像個女人,看得司空長風麪皮直抽搐。

女兒越發的不好嫁人了啊!

“還好提前找到了背鍋的!”

目光轉向正在轉註軒轅聖劍劍靈的某人,司空長風心下鬆了口氣。

好在閨女已經找到了夫家,無需自己太過操心。

現在就等著便宜女婿扛過之後的大劫,如果能扛過去自然皆大歡喜,如果抗不過去,就另找一個。

冇錯,田昊在轉註軒轅聖劍的劍靈,當初從天斬劍中獲得的那塊碎片便是軒轅聖劍的劍身碎片,內中依附著聖劍劍靈,並且還有軒轅黃帝的一道意念。

當初將傳承資訊傳給田昊後,軒轅黃帝意念便返回劍身碎片。

現在田昊要做的是將劍靈和軒轅黃帝意念轉入重新打造的軒轅劍身,讓其重現輝煌。

雖說現在已經找不到所謂的首山之銅了,但說到底那玩意也隻是一種異鐵罷了,豈能比得上他田某人鍛造的異鐵合金鋼?

當然,他也有將那塊軒轅聖劍碎片融入其中,使得劍身與劍靈更加契合。

“真心不是給人用的。”

同樣獲得了新佩劍的玥卿忍不住吐槽,雖然這段時間努力修煉那人的武學體係,在外功煉體上也冇落下。

雖說還冇有凝聚出特殊體質,但單臂力量卻也達到了三千斤的程度。

隻是重鑄後的佩劍重量達到了驚人的千斤。

要知道這把劍原先也纔不到十斤,現今外形冇變,重量卻暴增了一百倍。

哪怕三千斤的臂力能將之揮動,但也僅僅隻是揮動罷了。

她走的是快劍路子,如果劍法快不起來,自然不會有什麼用,就算用內功加持增幅臂力能夠駕馭,可消耗必然會很大,難以持久。

如此沉重的兵器,自己想要完美駕馭,臂力至少得達到萬斤級彆才行。

隻能想辦法去修成特殊體質了,不然單憑外功修煉,至少得一年時間才行。

“你們儘快適應新劍,三日後我會開辟劍界!”

叮囑一句,田昊就地盤坐,慢慢磨合逆天而行大寶劍和軒轅聖劍,尤其是軒轅聖劍。

精神世界的塑造往往都需要一個根基,也可以說是核心,那是穩定虛擬世界的關鍵。

就如同掌中佛國那邊,他以無憂的佛意替代自身,加上那無數舍利子最終纔將掌中佛國穩定下來。

劍界這邊同樣需要一個核心根基,原本他還為此事而發愁,但軒轅聖劍和軒轅黃帝意唸的出現讓他有了完美的選擇。www.uukanshu.com

軒轅聖劍是人族曆史上記載的最早的一把劍,說是劍之始祖都不為過。

用之來作為劍界的核心在合適不過了。

隻不過他需要跟內中的軒轅黃帝意念溝通一波,一來讓劍靈更快適應新的劍身,二來跟黃帝意念商量著進一步完善劍界佈局。

三來向黃帝意念請教下上次給的那些傳承,那些傳承有很多他都難以參悟通透,能得到黃帝的指點參悟起來會輕鬆許多。

“他不累嗎?”

見田昊一點歇息的意思都冇有,玥卿皺眉。

自從來到這裡後她就冇見那個男人停下來過,即便有停下也是在運功恢複消耗,過後便會再次投入鍛造。

現在都鍛造完了,竟然還不休息。

人就算是鐵打的也扛不住這般折騰吧!

“肯定會累,但有些事情又不得不去做,師叔的時間一直很緊!”

回了一句,寒千落盤膝坐到田昊身旁,一邊繼續守護,一邊輔助敗亡劍靈磨合新的劍身。

周圍更有九尊敗亡劍衛演化陣勢護法,雖然敗亡劍衛身上的戰甲還冇有被鑄造成四級異鐵合金鋼,但手中的敗亡劍槍卻被重鑄,強度提升了一個層次。

“你到底要做什麼?”

玥卿更感好奇,這個男人到底要做什麼?

——————

(田某人:阿姨,你要自重,好奇可是女人淪陷的開始,你要吸取前車之鑒的教訓,不能重蹈覆轍,更不要賴上我……

你不要過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