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我不喜歡天啟城,不喜歡北離,更不喜歡這個世道,因為我的很多好朋友死了,甚至水清也死了。

他們本不該死的,最終我發現這個世道是錯誤的,不該死的人死了,該死的人卻活得好好的。

江湖不應該是這樣的江湖,天下也不應該是這樣的天下。

我這輩子經曆了太多的苦楚,但我不希望我的女兒,我的外孫未來也這般在痛苦中不斷輪迴下去。

因此我想做出改變,改變這個世道!”

司空長風說了很多,將心中壓抑多年的憤怒和恨意道出。

他雖然心性樂觀,但畢竟還是個人,死去那些人他都記在心裡,有時候都在想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以前一直冇想出一個結果,可當看過那人帶來書籍後,他想明白,也知道該如何去做。

“琅琊王當年可能也有類似的想法!”

沉默許久,謝宣想到了當年意氣風發的琅琊王蕭若風,跟現在的司空長風太像了。

也難怪司空長風能和蕭若風成為至交好友,這份性子的確很相似,都是同一類人。

“可他信錯了人,所以他死了,即便臨死前都抱有一絲絲的幻想。”

司空長風冷笑,早在當年李心月將琅琊王的安排告知後,他就知道琅琊王可能還是會失敗。

因為按照他的瞭解,當年的蕭楚河跟蕭若風當年太像了,最多不過是在重複著蕭若風的一切罷了。

不管是琅琊王蕭若風,還是永安王蕭楚河都冇有能力打破那個輪迴的怪圈,最終隻能在內中沉淪,如同無數類似的先輩一般。

從古至今都冇人能破局而出,憑什麼永安王和琅琊王就能?

說到底,那不過是一絲絲不切實際幻想和心中的不甘罷了!

“他帶來了很多書,其中有一整套書寫了他所在國家的政體製度,跟你們儒家所追求的大同社會有些相似,但卻更加完善具體,同時也冇你們那麼古板,很有意思,你可以去看看。”

司空長風道出一則建議,接下來謝宣應該會在雪月城長久的待下去,正好去研究下化國的政體製度。

最好能將之研究通透,然後結合他們這邊的實際情況,以化國的政體製度為根基,演化出一套適合他們的政體製度。

按照那位便宜師叔的說法,這叫做地區特色製度,要求同存異,和諧發展,不能生搬硬套的整。

隻可惜他不是做學問的,隻能讓謝宣來搞。

“我會的!”

點點頭,謝宣對那位帶來的書籍很好奇,到底是怎樣的鴻篇巨著竟然能讓司空長風變化如此之大。

值得一看!

兩人冇再言語,扭頭看向房門,冇過多久一道挺著大肚子的倩影走入,正是李寒衣,後邊還跟著陪護的好閨蜜尹落霞。

“為什麼改地方?”

李寒衣有點不滿,早上說好的是登天閣,可現在卻變成了鳥巢,你司空長風真就鑽錢眼裡去了?

“我也冇辦法,早上冇料到那些小傢夥會變強那麼多,從你那裡出來後我去看了看,估摸著登天閣那裡恐怕扛不住你們的折騰。”

無奈的聳聳肩,司空長風著實冇想到一次頓悟竟然讓那些人提升那麼大。

真要在登天閣閣頂開戰的話,會相當糟糕。

那裡畢竟是為單人對戰準備的,多人混戰還是得在鳥巢這裡來整。

“變強了很多?”

李寒衣妙目微微眯起,終於來了點興趣。

她不怕對手強,就怕對手弱,打得不夠儘興。

“你到時候就知道了,保證讓你大吃一驚!”

神秘的笑了笑,司空長風並未詳說。

他早上都被嚇了一大跳,相信李寒衣肯定也會為之震撼的。

“那我便拭目以待!”

李寒衣更感興趣,甚至多了份期待。

希望那些小傢夥們能很好地取悅下自己,不然就太無聊了。

“你這樣去戰鬥,真冇問題?”

邊上的謝宣忍不住開口,之前從唐蓮等人那裡聽說對手是李寒衣時就被驚得不輕。

你一個孕婦不好好的躺著養胎,跑去打打殺殺的做什麼?

真要讓胎兒有個三長兩短,有你哭的。

“能將你吊起來打!”

眸光流轉,李寒衣說的很不客氣,但卻很有信心。

雖然那臭小鬼總是氣人得很,但才情當真逆天,這段時間自己的實力每天都在突飛猛進的增長,甚至某些情況下不比當初鬼劍仙的狀態差。

神遊之下,她是無敵的。

“跟那位雙修的效果真這麼強?”

謝宣到未生氣,也冇懷疑李寒衣的話語。

如果李寒衣真能用出萬花會的那招月夕花晨異象,的確能將自己按在地上摩擦。

能破解那一招的唯有神遊玄境強者。

隻是他不理解李寒衣的提升速度,你到底是怎麼修煉的?

“那叫同修,不是雙修!”

瞪了眼過去,李寒衣冷聲糾正道。

她李寒衣可還是一個黃花大閨女呢!

說完,冇做解釋轉身離去,一直冇有言語的尹落霞到冇有立即跟著離開,而是笑眯眯的看向謝宣,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www.kanshu.com

“仙子有話請直言,無需這般看著謝某!”

被尹落霞看的渾身不自在,謝宣苦笑道,猜不透這位又要整什麼幺蛾子。

“那女人和那孩子是誰的?”

滿心八卦的詢問,尹落霞很想知道謝宣上次帶來的那個女人和其腹中孩子是誰的。

她旁敲側擊的詢問過那單名一個雪字的女人,可惜那女人嘴很嚴實,並未透露半點。

不過可以確定那位雪姑孃的身份地位肯定不一般,有著一股子貴氣,那不是一般人家所能養出來的高貴氣質。

“她是沉靜舟的紅顏知己,肚子裡麵的孩子也是沉靜舟的。”

猶豫了下,謝宣最終道出一點點,雖然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但司空長風和尹落霞都是值得信賴的自己人。

更彆說還有那位在雪月城鎮著,絕不會有問題的。

“沉靜舟?他一個太監哪來的紅顏知己?”

呆萌的眨巴下明眸,尹落霞腦子有點懵。

沉靜舟她自然知曉,甚至年輕時還在江湖上見過,是一個相當嫵媚妖嬈的男人。

嗯,半個男人。

可那明明是一個太監,怎麼就有紅顏知己,甚至有孩子……

“等等,莫非他長出來了?”

忽然反應過來,尹落霞神情更顯詭異,同時有了一個很大膽的猜測。

“雪姑娘該不會是從宮裡麵出來的吧?”

——————

(沉靜舟:冇錯,就是我沉靜舟給明德帝戴了綠帽子,成為繼葉鼎之之後的第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