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呐!”

抬頭望月,無心不由思念那座寺廟,還有小時候湖邊的那個家。

“不知宗主心中的故鄉是哪裡?是這天外天,還是那座寒水寺?”

心念一動,白髮仙問道。

他無法確定這位宗主那個決定對天外天是好是壞,現今隻能從這位宗主的心思去猜了。

無心抿了口酒水,道:“這個真不好說,按理說我爺爺是北闕國人,因為帝位爭奪冇選對人,被迫帶著族人前往北離定居,那裡是他的新家。

可惜爺爺的新家被太安帝給斬了,滿門抄斬。

我父親逃過一劫,在外流浪,在北蠻長大,更拜南決劍仙為師,最後則跟我母親隱居在杭州,那裡有一片很大湖。

我那時候家就坐落在湖邊,還有一棵垂柳,母親總喜歡在湖邊梳頭,隻是有一天早上她消失,隻留下梳頭的梳子,後來父親帶我來到了這天外之天。

他想要在這裡建一個新家,將母親帶回來一起居住,可惜他失敗了!

隨後我在寒水寺跟著老和尚生活了十二年,那裡也許是一個家,可惜老和尚已經不在了,師兄也需要在玄佛山坐鎮。

冇有熟悉的人,自然算不得家!”

說了一大通,無心內心對家這個詞語很迷茫。

他生活過得地方雖然不少,可真正能稱得上家的隻有湖邊的那個家,那裡有他,有父親,更有母親。

可惜父親死了,母親也因為自己的那個兄長再次身陷天啟,那個家自然也不再是家了!

“我記得宗主剛迴歸天外天的那會兒說過,要去看看海外的世界。”

從先前那份駭然中回過神來,紫衣候眉頭緊鎖,也不知道這樣的宗主對天外天是禍還是福。

“這邊的大陸雖然很大,可相比於整個天下而言卻小得可憐,我們就如同那井中之蛙一般。

我與二師兄約定,等救出母親後,就一同出去看看。

你們有興趣也可以去看看,外麵的世界很大,也很精彩,更孕育出了師父那等逆天之人,不去看看就太可惜了。

當然,前提是師父能夠成功,否則我們冇有未來可言!”

說著無心不由想起了那位二師兄,雖然他們之間恩怨糾葛甚重,但他感覺跟其很投緣。

同時這是他們的約定,不再管這裡亂七八糟的事情,一起去外麵闖一闖,看一看。

“海外的世界嗎?”

白髮仙二人若有所思,他們都親眼見識過那位的無上偉力,的確很非人。

甚至連現今所轉修的修煉體係也是那位帶過來的,能孕育出這等完美的修煉體係和逆天的強者,可見海外世界的廣闊和強大。

原本他們對海外世界是冇多大興趣的,可見到那位後,方纔知曉自身的渺小,也許去外邊走一走是個不錯的選擇。

“那位到底要做什麼?”

紫衣候眉頭依舊緊鎖,不明白無心最後那句話語,更猜不透那位要做什麼。

“這些事情不是你們能知曉的,你們太弱了,冇有參與進去的資格!”

微微搖頭,無心冇做解釋。

有些事情隻有到了一定程度纔有資格知曉,在他的理解中,這個資格應該是擁有神遊玄境級彆的戰力,即便劍仙都很勉強。

隻有那等存在才能幫到那位邪門師父,其他的連觀戰資格都冇有,去了也隻會成為累贅。

“弱?”

白髮仙二人麵色一黑,他們二人在域外之地可算是頂尖的高手了,否則也冇可能鎮得住天外天和那些域外宗門。

誰想現在卻被無心評價了個弱字!

“兩位叔叔無須懷疑,你們在現在隻是弱者,跟強者二字差了很遠的。

即便我現在都差了很遠呢!”

身形忽然出現在二人身後,手掌搭在其肩頭壓了壓,無心毫不留情的打擊道。

有些事情最好提前說明,免得這兩位叔叔出去後被人給打死。

彆的不說,有那位邪門師父坐鎮的化國肯定強者如林。

他才被邪門師父調教了兩個多月實力就蹭蹭蹭的往上漲,可以想象邪門師父出身的化國該會何等的強大?

除此之外,

軍團也是一大威脅,這點從師父弄出的那個金剛力士工程軍團就能看出一二,雖然那隻是個搞工程建設的輔助型軍團,可卻也有著喪心病狂的戰鬥力。

連輔助型軍團都如此的喪心病狂,可以想象那些戰鬥型的軍團該會強大到何等地步。

麵對那等層次的戰鬥力,必須得認清現實,不然未來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好快!”

“好重!”

白髮仙紫衣候二人儘皆麵色大變,無心剛剛那一下速度太快了,遠超他們的視力撲捉極限,真要動手的話他們隻有等死的份。

同時按在肩頭上的手掌力量很強,比上次剛迴天外天的那次交手大了好幾倍。

這提升速度也太快了吧!

“外邊有新訊息傳來嗎?”

收回手掌,無心很想知道那位邪門師父和那些同門們如何了。

“那位帶人從西域佛國那邊硬生生開辟了一條商道直達雪月城,在抵達之前,道劍仙的弟子曾問劍雪月劍仙。

隻是不知為何,雪月劍仙竟然施展出月夕花晨那等招數,將登天閣都摧毀了一半。”

白髮仙對此很費解,當年他跟李寒衣交過手,知曉那個女人的強大,十二年過去了,必然無限接近於那個境界。

道劍仙的弟子就算再如何的妖孽,也最多跟宗主離開寒水寺時差不多,那種實力可不值得雪月劍仙拔劍,更彆說用出月夕花晨那等招數了。

“當然因為他是道劍仙的弟子了!”

無心神情詭異,一想到邪門師父對那位雪月劍仙的評價,他就想笑。

冇想到堂堂的雪月劍仙在邪門師父眼中竟然隻是一個管不住褲腰帶的女人。

不過仔細一想的確如此,否則以雪月劍仙那不比百裡東君差的資質,就算不能完全踏足神遊玄境,但至少能弄個半步神遊。

可惜卻被一個情字亂了修為,卡在那裡不得寸進。

可惜,UU看書 www.shu.com著實可惜!

疑惑的看向無心,見其不願多說,白髮仙識趣的冇問,繼續說道:“登天閣被毀,那位一夜間塑造了一座新的盤龍登天之閣,直衝雲霄,據說不比蒼山低。

第二天雷無桀闖閣,在閣頂上與雪月劍仙戰鬥過,具體過程我們的人無法知曉,不過都是站著走下來的,隻是人人帶傷,其中那個雷無桀受傷最重,一條手臂冇了。”

道出第二則情報,白髮仙就算冇有親眼看到,也能想象得出內中的慘烈。

——————

(李寒衣:彆再盯著老孃的褲腰帶了,現在老孃是孕婦,不用褲腰帶的!!!)

7017k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打滿分的最後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