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天塵帶著四位師弟離開了玄佛山,施展輕功徑直返回北離。

親眼見證了掌中佛國後滿心的震撼,隨後便是渴望和焦急。

佛門已經有瞭如此浩大的佛國,儒家也在緊密籌備著開辟儒界,他們道門也絕對不能落後,不然未來必然會被一個新時代所淘汰。

就算砸鍋賣鐵也得將道界搭建起來,並且必須搭建足夠大,比佛國和儒界都大。

同樣,儒家諸多大儒與山前學院諸多大佬商議後,俱都一致決定砸鍋賣鐵的開辟儒界,一舉壓過佛道兩家,成為當之無愧的老大哥。

同一時間,無禪帶著紫瞳乘坐白牙前往雪月城。

白牙體量極大,身高達到了驚人的三丈,奔行起來比起那些日行千裡的寶馬都快得多。

最重要的是白牙的耐力極佳,一次吃飽,再加上內功的加持能奔行三天三夜不會疲累。

不得不說,動物在身體機能方麵要比人類強出很多。

“好快啊!”

坐在白牙背上,迎著那強勁的風力,紫瞳顯得很興奮,甚至都忘卻了與師父的離彆傷感。

他在天啟城中見過不少大象,但那些大傢夥都慢吞吞的,首次見到奔行如此快速的大象。

不,這不是大象,是巨象!

“大和尚師兄,白牙怎麼會跑這麼快的?跟我在天啟城中見過的大象完全不同。”

紫瞳忍不住好奇的回頭問道,他曾問過天啟城一些和尚,那些和尚說大象是跑不快的,否則很可能會摔斷腿,因為這些大傢夥太重了。

“小師弟在天啟城見過的大象應該都是被供養出來的,冇怎麼鍛鍊運動過,看著體型龐大,其實裡麵大多數都是肥膘。

這就好似我們人一樣,一個養尊處優的大胖子自然冇可能跑得過一個經常鍛鍊的矯健之人,更彆說是習武之人了。

在我們這邊的大象,尤其是那些野生的大傢夥可都很能跑的,我親眼見過一頭髮怒的大公象追著一頭獅子在半個時辰內跑出七十多裡地。

而白牙不僅僅經常跟著我們乾粗活,還修煉了師父為其開創的內功外功,算是大象之中的武者。

現在還隻是一個常態的奔行速度,相當於我們的小跑。

要是全力奔行,一個時辰就能跑出三四百裡地,隻是那樣的狀態消耗很大,最多維持一個時辰。”

無禪耐著心思解說道,在西域佛國這邊有很多大象,不管是馴服的還是野生的都有很多,不過常見的還是野生大象。

畢竟大象的食量很大,哪怕光吃樹葉和青草也是一個相當大的消耗,普通人家根本供養不起。

不過九龍寺財大氣粗,養了三頭大象,所以他對大象很瞭解。

白牙現今體量都比普通大象大出許多倍,並且因為內功外功的修煉,筋骨強度更高,自然能跑得更快。

“那個無恥的師父還能給大象開創武學?”

紫瞳大奇,對那個無恥的師父更感好奇,似乎真的要比道士師父強一些。

“師父不僅能給異類開創武學,我們所修煉的武學都是師父為我們量身開創出來的專屬武學,這種近乎完美契合於我們自身的專屬武學修煉起來可事半功倍。

不過師父一般都會將這種開創出來的武學加上一些古老強者的名義,增加可信度,以後聽了師父這種話語彆當真,聽聽就好,也彆反駁,不然會捱揍的。

也彆惹師父生氣,師父他心眼很小,很記仇……”

無禪對這個小師弟很喜愛,為其講述著門中的一些禁忌,免得未來惹禍。

那位師父雖然是在世佛陀,但卻並非佛陀那般完美無瑕,有一些讓人腦殼疼的習慣,比如說心眼小,喜歡說一些自欺欺人侮辱他人智商的話語。

“那些前輩高人怎麼都那樣?我師父就很喜歡逗弄人!”

嘟起小嘴,紫瞳很不理解那些高人怎麼一個個的都那種德性。

“所謂的高人隻是被他人看高了而已,他們其實也是人,跟我們一樣有喜怒哀樂。”

說起這個話題,無禪便唏噓不已。

自從跟隨那位師父後,他的三觀就被狠狠地重塑了一把。

以往那些在他心中高大上的強者都被拽入凡塵,當世五大劍仙中有三個都是管不住褲腰帶的苦逼崽,怒劍仙更在師父口中變成了一個控製不了怒氣的野獸,也就最後一個儒劍仙在師父口中評價很高。

明德帝更慘,帽子都被染成了墨綠色。

而之前見識到的北離國師,

天啟城欽天監監正,道門第一人的老神仙齊天塵更是一個老不羞的偷窺狂。

那些前輩高人真冇啥高的,都是人啊!

“等到了雪月城後跟在師父身邊努力學習,機會難得,能學到多少是多少,師父的時間不多了!”

平複心緒,無禪鄭重的叮囑道。

“他要死了嗎?”

紫銅愕然,那個無恥的師父要死了嗎?

“每個人都有命中的死劫,普通人的死劫是壽命,有些人的死劫會很特殊,比如你,又比如齊天塵前輩。

師父雖然實力強大,當世無敵,但仍然有難以化解的死劫。”

抬頭望天,無禪雖然性子愚笨,但卻有一個好師弟,當初無心師弟離開前將很多猜測告知給他,隱隱明白師父的死劫和大敵是什麼。

“有死劫避過去不就好了嗎?”

紫瞳不解,那位無恥師父都能為他人化解死劫,卻化解不了自身的死劫嗎?

“你還小,不明白有些事情是無法避免的,也必須有人去做。”

微微一笑,無禪不再言語。

“有人!”

紫瞳也陷入了沉默,思索剛剛那些話語,可忽然間眼中紫光大盛,看向前方隧道口提醒道。

那裡有人,並且還都是強者,逍遙天境的強者。

這一段路是從山體中開辟出來的,寬度和高度都有十丈,內中很昏暗,但紫瞳的眼睛非同一般,能夠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景象,哪怕對方隱藏的再好也會被看到。

也就在紫瞳出聲提醒的同一時間,隧道口的山石忽然崩塌,將出口堵死。

“大和尚師兄,前邊被堵死了,怎麼辦?”

紫瞳大急,這是來者不善啊!

“白牙,全速奔行,撞過去!”

“ www.kanshu.com金剛龍象般若鐘!”

麵色一肅,無禪向白牙招呼一聲,同時施展出普賢大行踐真經中記載的金剛龍象波若鐘神通。

脖頸上巨大的金剛佛珠飛出,急速旋轉起來,配合功力化作一口大鐘將自身和白牙全部籠罩在內,並急速旋轉。

這顯然是一種埋伏,敵人想要將他們困在隧道內部。

既然如此,那就不能讓對方如意,必須衝出去方纔能破局。

——————

(田某人:逆徒,受死吧,不知道為師最恨彆人在背後說我壞話的嗎?)

7017k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打滿分的最後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