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田昊深知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所以不管阿姨答不答應都會給予治療……不,是傳法。

之前問一下隻是出於禮貌,阿姨答不答應都一樣。

隻是尹落霞卻絕不會接受這種好意,握劍的手掌被整個攥住沒關係,左腳抬起一招一字馬將落下的拳頭撐住,避過了一劫。

然而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還冇等尹落霞喘上一口氣,一張滿麵和善的笑臉在麵前無限放大。

“砰!”

腦袋晃了晃,遭受了一個頭錘的尹落霞堅持了下,最終昏倒在地。

她也冇想到那臭小鬼會如此的不講武德,出手也就罷了,竟然還出頭。

“雨墨阿姨你要去哪裡?”

解決了落霞阿姨,田昊猛然看向用小碎步向外悄悄跑路的慕雨墨。

受一驚,慕雨墨趕忙運轉功力施展輕功想要加速跑路,可惜還是被逮住。

雙手合攏抱起阿姨纖腰,對著那白淨的秀額便是一記頭錘,讓其腦門快速鼓起一個包的同時,意識陷入昏迷被錘過去的精神念力引導著進入頓悟狀態。

這一幕幕讓李寒衣看得一腦門黑線,見田昊走來,趕忙併指如劍,凝聚犀利的劍氣。

她絕不會允許那臭小子對自己做那種事情的,絕對不會!

“阿姨不用緊張,你是孕婦,經受不住這個,而且你都有精神世界了,在那裡練劍不比頓悟效果差。”

田昊依舊笑的很和善,可李寒衣也依舊很警惕。

她不會相信這臭小鬼所說的任何話!

“你趕緊去衛生間吧,剛剛我就感應到你的膀胱有點撐,憋尿對腎不好,也不利於寶寶的生長髮育。”

給出善意的提醒,田昊先前不單單在研究兩個小傢夥和阿姨的精神世界,也有關注李阿姨的身體狀態。

“去死吧你!”

俏臉一黑,將手中劍氣甩過去,李寒衣將尹落霞扶起氣鼓鼓的回房。

那臭小鬼到底在治病還是在占老孃便宜,而且能不能彆老是關注老孃的膀胱狀態?

每次有點感覺的時候,都會被提醒一句,甚至還有一次吹著口哨在外邊輔助。

老孃是大仙女,不是嬰兒。

且不提這邊發生事情,另一邊的謝宣施展輕功身法一路狂飆,奔向山前書院。

“想我堂堂儒劍仙,竟然會淪落到當個跑腿的。”

一邊奔行飛掠,謝宣忍不住吐槽了句。

這段時間著實苦逼的很,先是從天啟城一路狂飆跑到雪月城參加萬花會,然後又馬不停蹄的跑迴天啟城,再然後揹著個人跑到西域去,再轉道雪月城。

還冇等歇一歇,又得跑回山前學院去,苦逼的不能再苦逼了。

不過也隻是吐槽一句罷了,事關整個儒家的未來,容不得半點馬虎。

一路狂飆,甚至吞服藥丸補充功力消耗,用了兩天三夜的時間狂飆回山前學院。

而那些老前輩們也才從西域趕回來冇多久,還冇來得及去自家祖墳那裡問道先輩。

“小謝,你帶兩把名刀親自走一趟南決,將那把劍帶回來,不管用何種手段,隻能成功。

小正,你帶兩把契合北地王家劍法的名劍去一趟,那把劍在百年前就被斬斷劍尖,以王家的能力不可能修複,換過來不難。

其他人去聯絡各大儒學世家和學院,按照那人的要求邀請真正的大儒之士去雪月城。”

那位頭髮稀疏的老者作為山前學院輩分最高之人,當即拍板定下,眾人紛紛領命。

這次不管用什麼手段,都得將那兩把劍弄到手,哪怕動強也在所不惜。

當然,他們是讀書人,肯定不會強搶的,拿了人家一把劍,給一把或者兩把同檔次的名劍名刀就是了。

這叫做公平交易,大家都不虧!

至於說名刀名劍,他們拿不出太多,但三四把還是不成問題的。

“文儒師伯,明德帝的那份聖旨怎麼辦?”

這時一名比謝宣還大一些的中年男子問道。

前幾日明德帝迴歸天啟城,寫了份聖旨送過來,是給謝宣的,想請謝宣迴天啟城幫忙坐鎮,震懾有些有心人。

“我們現在哪有時間去管他們家那些雞毛蒜皮的家務事?

就說小謝出遊在外,難以尋到蹤跡。”

文儒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他們現在都感覺人手不夠用,怎麼可能讓謝宣再去那天啟城?

對此眾人都冇有異議,哪怕謝宣也冇有反對。

“師兄,計算出來了,隻是好像還遠遠比不過西域那些和尚貢獻出來的舍利子。”

一位持著算盤的老者拿著一份彙總好的冊子走來,他們回來後就清點先輩那些陪葬品,

尤其是養出靈性的那些物品,包括名劍之類的。

他們儒家之人基本上都會修煉一口浩然正氣,用之熏陶出來的神兵利器也會帶著一股子正氣,同時會賦予符合儒家學說和武學的各種特性。

隻是按照各家提供的典籍彙總,發現數量仍然遠遠比不過西域佛門在掌中佛國中貢獻的舍利子。UU看書 www.kanshu.com

這樣下去能不能成功開辟儒家暫且不說,即便開辟出來規模也肯定比不過那個掌中佛國,這是他們所不能容忍的。

對此眾人都在發愁,著實很為難。

“去有記載的那幾處書院墓葬之地,將有用的東西全部起出來。”

文儒發了狠,雖然在北離儒學界是他們山前書院為尊,但他們山前書院也不是一開始就稱第一的,在之前還有過幾處學院,甚至兩百多年前的那座學院還有一尊儒聖坐鎮。

將那些學院墓葬之地裡的先輩遺產啟用出來,應該就夠了。

而且按照他們瞭解到的結果,那種精神世界是可以通過後續新增東西而不斷加固擴展的。

比如說那個掌中佛國後續就被西域那些和尚繼續找來不少的舍利子新增進去,變得更加穩固和浩大。

他們也可以將先輩的遺產和靈位供奉到儒界中去,相信那些已故的先輩們肯定會很樂意的。

主意一定,山前書院的眾人紛紛四散開來去辦事,為開辟儒界做準備工作。

甚至將自身用不上的一些珍藏拿出來跟其他勢力交換用得上的寶物名劍。

山前書院的大動作讓很多人和勢力都為之警惕,不明白一向低調的山前書院為何會這般作為。

不過在這個時間段關注的力度不算大,相比起來還是天啟城出現的那道劍痕和那把劍更加值得謀劃。

——————

(田某人:有需要吹口哨輔助的,月票聯絡,遠程音頻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