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我也很好奇你是怎麼讓那把劍認主的?”

一道倩影走入李寒衣的房間,正是尹落霞。

不僅李寒衣納悶昊闕劍會認田昊為主,她也很疑惑,這不合理啊!

就那臭小鬼可惡的心性,怎麼可能會與人間正氣第一劍的昊闕劍契合?

在她們的認知中,人間正氣應該是指百裡東君謝宣或者道劍仙那種人物,跟眼前這個無恥卑鄙邪門殘暴的莽漢完全不沾邊的。

而且昊闕劍相比起來並不算大,放在那臭小鬼手中跟個匕首似得,甚至巨大的手掌抓下去整個劍柄都不夠抓得。

這兩者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對!

莫非那把昊闕劍是假貨?

“你們那什麼眼神,我怎麼就不能讓昊闕劍認主了?”

田昊很不爽,更將這筆賬記在小本本上,以後有機會了就加倍的討回來。

敢瞧不起他田莽夫,不知道我的心眼是奈米級工藝的嗎?

“老夫也很好奇!”

李素王端著一盤子洗好的山楂走進來,看到尹落霞後趕忙色眯眯的跑過去,將手中為外孫女準備的山楂果遞到尹落霞麵前。

“落霞今天又變年輕漂亮了,來吃個山楂果,老夫特意為你洗的。”

白淨麪皮抽搐下,尹落霞強忍住拔劍砍過去衝動,這老不羞得越來越不要臉了。

你可是天下第一鑄劍大師,就不能注意點排麵嗎?

“今天老夫算了算氣象,下午應該會有絢麗的晚霞出現,我們一起去看如何?”

李素王笑的越發盪漾,他很早就果斷轉修了田昊的武道體係,彆的不說,這種讓身體恢複年輕態的手段著實給力。

現在的他就如同一個少年,堅實有力,還能再煥發第二春。

跟同樣年輕不少的落霞仙子是絕配啊!

素手按在了霞影劍劍柄上,尹落霞那種拔劍砍過去的衝動越發強烈。

老孃的確年歲不小了,更被宋燕回再次拒絕,可卻也不會去考慮你個老傢夥。

“咳咳!”

李寒衣看不下去了,乾咳一聲示意外公回神。

有這麼一個外公著實丟人的很!

要知道尹落霞可是你外孫女我的好閨蜜,有你這樣的嗎?

“小衣你也吃一顆,酸甜酸甜。”

趕忙麵色一正,收起那副色眯眯的表情,李素王將手中盤子送到外孫女麵前。

“全是我的!”

一把將整個小盤子奪過來,李寒衣氣惱的瞪了眼過去。

你這盤子山楂到底是給誰洗的?

“你這孩子!”

麵帶嗔怪,旋即神情一轉又變成了那種色眯眯的表情。

“落霞彆急,老夫弄了很多山楂過來,一會兒再給你洗一盤子,我們下午邊吃邊看晚霞。”

“鏘!”

尹落霞終於忍無可忍,拔劍連斬,將某個老不羞得四肢斬下,更用功力演化出冰寒特性將其傷口暫時冰封,免得鮮血弄臟了房間。

“小華錦,你有病人了!”

一掌將李素王連帶斬下的四肢扇飛出去,尹落霞開口喊道。

真受不了那老色鬼!

“人都在了,哪還有病人?”

正在不遠處手術室為李凡鬆動手術的華錦不解,今日那個王者榮耀對戰的傷者都在這裡,怎麼還有病人?

“我去看看!”

狀態還算完好的飛軒跑出去,冇一會兒便帶著李素王的軀乾和斷掉的四肢歸來。

被帶過來的李素王雖然疼得齜牙咧嘴,但卻不忘叫喊著。

“小落霞,彆忘了下午去看晚霞!”

這一幕看的唐蓮等人一腦門的黑線,以前還對天下第一鑄劍大師而嚮往崇拜,可誰想到竟然是個老不羞得色老頭,三觀碎了一地。

這些高手前輩的就不能有點高人風範嗎?

而剛剛完成傷口縫合的落明軒看著李素王和被斬斷的四肢,不由打了個寒顫,麵色慘白如紙,回想起了那恐怖的一天。

果然,放棄美人師父是正確的,那本質上就是一個母老虎,還是正在更年期上的母老虎。

太殘暴了!

以前是腦子抽風了嗎,怎麼會喜歡那種母老虎的?

果然還是太年輕了嗎?

“你彆得意,下次我一定會贏回來的!”

司空千落則氣鼓鼓的瞪了眼盧玉翟,顯然輸得不服氣。

先前那一句王者對戰,她與盧玉翟對上了,可卻敗了,並且差距很明顯。

她們兩人雖然都用槍,但槍法路數卻截然不同,她走的是敏捷靈巧外加技術流,跟父親差不多。

而盧玉翟卻是純粹的蠻力流,配合上那威猛的體型,以及一整套宛若城牆的厚實裝甲,打都打不動。

剛剛那一戰打得太憋屈了!

“我等著,司空師妹!”

盧玉翟笑嗬嗬的迴應,現在他的排名終於上來了,不用再去叫那小丫頭為師姐。

那位殘暴的師父定下了新規矩,他們可以用王者榮耀爭霸戰的排名來重新擬定師兄弟的排名,

自己勝了司空千落,那便是師兄。

在這方麵即便蕭瑟都比不上自己,也就唐蓮和雷無桀能夠與自己比肩。

這是體型帶來的優勢!

“你帶戰寵上場太不公平了!”

想到體型,盧玉翟就變得很陰鬱,扭頭看向冇有半點傷痕的溫良。

這小子本身的實力雖然不咋地,可卻有一條大白蛇,UU看書 uukanshu.com不,那玩意現在應該稱之為蛟龍。

不僅體型更大,還長出了獨角和四隻猙獰有力的爪子。

最重要的是戰場中間有一條河,那裡是白琉璃的主場,他們這邊不管誰上去都扛不住。

“都說了是戰場,哪有什麼公平可言,而且按照師父所說,我這叫召喚師。”

溫良得意的到,藉助大白他可在幾日間的對戰上大大的露臉了。

而且這種對戰模式可比以往單純的切磋有意思多了,讓他玩得欲罷不能。

“小良子,以後你就跟著姐姐混,專門負責配置各種毒藥,爭取早日配出能將那混蛋小鬼藥翻的毒藥!”

邁著貓步走進來,慕雨墨揉了揉少年柔順的短髮,將之劃分到自己的暗殺小組中來。

之前商量過的,她們的暗殺小隊屬於中立陣營,可以自由攻擊兩方的任何人。

這幾日一直是自己和月姬二人組隊參加,蘇昌離因為豬心的問題和功法轉修暫時無法參戰。

不過小華錦已經快將那半顆心臟修複,過幾天就能移植回去,蘊養一番便可讓蘇昌離的戰力獲得全麵解放。

到時候就又能多上一個強攻隊員,小隊組成會更加完美。

不過既然是暗殺小組,又豈能冇有毒?

這方麵還是唐門和溫家老字號更加專業,這幾天溫良的表現也很出彩,用毒藥藥翻了不少人。

她們小隊就需要這樣的人才!

——————

(田某人:拯救世界的重擔就交給我們網癮少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