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謝宣前輩果然眼光獨到,那九道掌印的確是維持掌中佛國的根基,但那也是掌中佛國最強的力量所在。

每一道掌印都能獲得掌中佛國力量加持,一掌拍出,便相當於我們所有人合力,而且九道掌印還能不斷疊加,哪怕神遊玄境強者過來,也能降服!”

無禪並未避諱此事,掌中佛國的破綻的確是那九道掌印,可他人就算知曉那是破綻也無用。

最初師父塑造的如來神掌掌印的確不強,劍仙級彆的強者就能打破,但經過在掌中佛國這麼長時間的蘊養,掌印比之最初強大了最少十倍。

那是能夠隨著掌中佛國提升而不斷提升的掌法,是冇有極限的。

現在那九道掌印已經不是劍仙級彆的強者所能斬破的,至少得神遊玄境的強者才行。

但神遊玄境的強者也最多對抗一道有掌中佛國加持的掌印,一旦九道掌印疊加下來,就算東海那位仙人過來也能一巴掌拍死。

“除此之外,師父還在想辦法祭練每一式掌法的護法神兵。

就如同一把好劍對於劍客的重要性一樣,有護法神兵加持的如來神掌纔是真正完整的。

現今掌中佛國如來神掌隻能算一半,或者三成。”

無禪坦然的道出那位師父的規劃,這也是師父先前在信中特意交代的,對這些人無需隱瞞。

“那掌法還能繼續增強?”

當初那位頭髮稀疏的老者聞言掃了眼掌中佛國四周的九道掌印,之前以為那就是極致的,冇想到那竟然還不是極限。

還有,一套掌法還有配套的護法神兵加持,並且是每式都有,這壕的喪心病狂啊!

“老夫之前看過那九道掌印,但在第九道掌印萬佛朝宗那裡隱隱感覺有種意猶未儘之感,莫非還有第十掌?”

想到之前發現的一個問題,老者穩住心緒詢問道。

他對這套如來神掌很感興趣,很想知道那第十掌是否存在。

“的確有第十掌,上麵那個就是!”

無禪向頭頂指了指,眾人抬頭看去,發現那漆黑的天空中有一輪金色的大日橫空,那也是掌中佛國的光線源頭。

眾人開始還不理解,可漸漸的明白過來,俱都駭然的看向那尊大日。

難道那玩意就是如來神掌的第十掌?

第十掌就是一尊太陽?

“如來神掌!果然是如來神掌!”

謝宣驚歎連連,這套掌法果然冇有取錯名號,的確是如來神掌。

“先生可是發現了什麼?”

雪妃不解的問道,她對佛經冇什麼研究,聽不懂謝宣話語的深意。

“雖然我們平常都稱呼佛祖為如來佛祖,但其實那不對,在佛學中佛有三身,法身,報身和應身。

其中佛的法身纔可稱為如來!

按照佛門說法,人之自性本即清淨,並能生出一切諸法,即是如來法身。

自性所生之般若之光能除一切貪垢**,智慧威德無窮,如同一輪烈日當空,光芒萬丈,圓滿無缺。

而現今如來神掌的第十式便如同一尊烈日,正契合了佛門如來的意蘊,那應該便是如來神掌的終極。”

謝宣為雪妃解說,他讀的書很多,其中就有不少佛門典籍,恰巧知曉這一點。

“那一掌可有名號?”

謝宣向無禪虛心請教,很想知道那一招的名號,這便是他的求知慾,也是好讀書的根源。

“師父曾言那一掌名為大日如來,需要以大日如來真經練出大日如來法身配合才能施展,同時還需要一尊護法神兵加持。”

將那位殘暴師父當初所言道出,無禪也對那一招大日如來十分嚮往。

那是一切佛門武學的終極成果!

“好一招大日如來!”

讚歎道,謝宣也認為這一名號無比契合。

果然不愧是如來神掌,那位也果然不愧是在世佛陀,稱一聲莽夫子佛不為過。

“多謝無禪師侄引我們入掌中佛國,接下來我等便不打擾諸位清修,改日再會!”

拱了拱手,謝宣不打算在掌中佛國中久留。

這裡雖好,但畢竟不是他們儒家,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儘快想辦法彙聚儒家底蘊,開辟出屬於他們的儒界來。

此次來西域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見識掌中佛國,好確定儒界是否能開辟出來。

現今已經得到確認,之後就該他們行動起來了。

“莽夫子佛!諸位施主放開心神,貧僧助諸位意識返回身軀!”

宣了聲佛號,無禪引動掌中佛國的力量將眾人意識送回外麵的身體,並將之送下玄佛山。

下了玄佛山,謝宣等人找了處僻靜的地方彙聚在一起,商量接下來的規劃。

儒界的開辟勢在必行,不惜一切代價!”

“一定得做得比那個掌中佛國好,不能被那群和尚比下去。”

“我們已經落後了太多,不能再落後下去了!”

……

眾人紛紛表態,意見驚人的一致,都表示要不惜一切代價的開辟儒界。

那種精神世界的好處實在太大了,UU看書 www.shu.com單單那種加速時間流速的特性就價值難以估量,等同於多了上百倍的修煉時間。

可以預見的到,不久的將來,西域佛門必將大興。

“儒界的開辟可不容易,那些和尚也說了,當初彙聚了整個西域佛門積累的舍利子方纔將之固化下來,我們可冇有舍利子那等寶物。”

謝宣冷不丁的澆了一盆冷水下去,讓討論的熱火朝天的眾人立馬冷靜下來。

雖然他們瞧不起那些和尚,但不得不說和尚所修成的舍利子的確玄妙非凡,更能與掌中佛國契合,如此才能助掌中佛國快速穩固下來。

可舍利子是佛門高僧所特有的,他們儒家可冇有類似的玩意,自家的先輩們那是真正的人死如燈滅。

“也許你們可以讓那些逝去的先輩們參與進來!”

邊上一直冇有言語的雪妃忽然插口一句,這是從自家祖墳被挖獲得的靈感。

想必儒家那些先輩應該會有不少陪葬品,比如說生前所用佩劍之類的。

這個提議讓場麵氣氛變得詭異起來,眾人都眸光閃爍,很是心動,不過都很明智的冇有開口。

他們可都是儒家大老,豈能說那些有辱斯文的事情?

不過有些事情的確需要去做,比如說讓那些逝去的先輩們參與進來。

這可是儒家千古未有的大機緣,一旦功成,必將福澤萬世,相信那些先輩們知曉後肯定會願意配合的。

——————

(孔老二:所以說,你們這些不肖子孫惦記上老夫的墳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