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師弟,莫師兄,天鬆師弟,定逸師太,左某以嵩山派列祖列宗的名義發誓,此事絕非左某所為,必是有人在栽贓陷害,左某和嵩山派全體上下會將此事追查到底,必會給諸位一個滿意的交代。”

陰沉著一張臉,左冷禪當即開口表態,表示必會追查到底。

他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自己被人坑了。

他的確想要合併五嶽,甚至也有滅殺嶽不群等人的想法,但那是在兩年前寒冰真經大成後纔有的,七八年前他還窩在嵩山派苦練寒冰真經呢!

整個嵩山派那個時候也處於蟄伏階段,怎麼可能這般無腦的出去拉仇恨?

甚至他都在懷疑自己暗中收服的那些人是不是有問題。

“左師兄的為人嶽某信得過,但還請小心一些,你們嵩山派可是我們五嶽劍派中地理位置最為凶險的。”

老嶽表示對左冷禪的信任,可說出的話語卻讓左冷禪倍感紮心。

少林的鄰居不好做啊!

“嶽師兄,可否說說令徒是如何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成就的?”

這時性子急燥的天鬆道長終於忍不住心中疑惑,開口問道,目光落向田昊,其他幾人目光也齊刷刷的落在田昊身上。

田昊之前的表現相當亮眼,雖說有取巧的成分,但的確打殘了成名多年的風清揚,尤其是那一身外功強橫的讓人頭皮發麻。

就算他們對上了也得暫避其鋒,除非對方脫下那一身寶甲。

“很簡單,就一個字--錢!”

嶽不群對此冇有隱瞞,開口解說道:“窮文富武四個字道儘了我們練武之人的根基,修煉武學需要大量的資源供應,尤其是珍貴藥材。

昊兒從修煉至今,所消耗的藥材價值二十多萬兩,方纔鑄就瞭如此渾厚的根基,日後修煉的消耗會更多。”

他不怕說出這一隱秘,因為冇辦法去複製。

一個錢字就足以攔住近乎所有人。

而資源隻是次要的,田昊能有如此成就,關鍵在於那種妖孽般的悟性,那玩意彆人更冇辦法去複製。

既然無法複製,自然無需遮遮掩掩的,也省的那些人瞎猜搞事情。

果然,左冷禪四人傻眼了。

儘管五嶽劍派聲勢不小,但收入卻很一般。

他們兢兢業業的維持宗門開支,一年下來不搞出赤字就算領導有方了,哪能集中那麼多的錢財資源專門供養一人?

隨後一想,大致猜到華山派錢財的來源,應該來自於關家堡。

當年關家堡慘案後,其本身積累多年的財富卻不翼而飛,很多勢力前去調查過,但卻都一無所獲。

既然田昊與關家堡慘案有關,那麼那份財富必然落到了華山派的手中。

甚至有可能關家堡慘案就是華山派做的。

關家堡的財富雖說很讓人眼紅,可現在華山派有嶽不群夫婦兩個半步先天強者,以及田昊那個不講武德的小子,再加上剛剛擊敗劍聖風清揚的戰績,哪個敢出來蹦躂?

想到這裡,四人驚悸的同時,心思也活絡起來。

之前那位西廠督主說的煞有介事,顯然關家堡的底子並不乾淨,真有可能暗地裡打造兵器弓弩販賣給草原異族。

這等賣國之賊罪該萬死!

就算華山派真滅了關家堡,奪了人家積累的財富,彆人也無法說什麼的,甚至還會豎起一個大拇指,大聲叫好。

這的確是一條財路!

他們正道門派的確不能奪人家產,但隻要能合理合法不就成了?

如此一來,得了財產的同時,還能剷除國賊,名利雙收啊!

心思最狠的左冷禪甚至都在思索著自家周邊有冇有這等賣國之賊,好過去抄家一波,充實充實嵩山派那空蕩蕩的錢庫。

眼見幾人若有所思,田昊嶽不群師徒兩倍感欣慰,這是他們故意引導的結果。

這年頭賣國賊可不是那麼好當的,得有一定的實力和勢力,以及人脈才行。

在這方麵傳承悠久的士族勢力有著天生的優勢,裡麵底子不乾淨的一抓一大把。

此次六大派上華山,尤其是少林武當的出現背後絕對有那些士族勢力的影子,正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也該他們回禮了。

與左冷禪等人秘密商討一陣,最後嶽不群還送出一份當初從關基口中審問出來的絕密情報和名單。

一路將左冷禪等人送下山,一行人氣氛融洽不少,哪怕左冷禪都跟嶽不群親熱的緊,一口一個左師兄嶽師弟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兩人有啥基情呢。

“日後對付少林還得需要華山派的助力,不過可以嘗試著加深少林與華山派的矛盾,讓他們同歸於儘!”

左冷禪如此想著,在明悟少林的本質作風後,尤其是方證之前三次插手華山之戰,讓他更為警惕。

今日方證能插手華山派的事情,明天就能直接插手他們嵩山派的事情。UU看書 www.shu.com

甚至自己真要去執行那個五嶽並派計劃,少林必然會暗中搗亂。

最不濟也會去扶持一人,從內部打亂自己的五嶽並派計劃。

所以不管是讓嵩山派自身崛起,還是用五嶽並派計劃從外邊借力破局,少林都是他們繞不過去的攔路山。

整來整去,還是得先將少林扳倒才行,如此一來華山派的力量就很重要了。

不單單是地理位置的原因,更有內中的頂尖強者,足以對少林形成一定的威脅。

當然,最好是讓少林與華山派互掐起來,同歸於儘更好。

“希望得了那些士族豪族的財產後,左冷禪能率領嵩山派壯大,牽製住少林,最好直接火拚一波,來上個兩敗俱傷,直接同歸於儘最好。”

維持著一臉笑容的嶽不群也有著相同的想法,更開始謀算著如何加深少林與嵩山派的矛盾。

上次從關基口中審問出不少情報,其中包括一些與關家堡同樣跟草原異族暗中做交易的勢力名單。

順著這份名單查下去,絕對能收穫滿滿。

到時候奪了那些士族豪族的錢財,嵩山派絕對能狠狠地壯大一波。

實力一強,人的野心自然會隨之膨脹。

左冷禪這等富有野心的梟雄絕不會甘心被少林一直壓著,火拚一場隻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當然,送給衡山派恒山劍派和泰山派的也一樣,正好用他們去分散少林武當和日月魔教,以及朝廷的注意力,好讓他們華山派更好的猥瑣發育。

當真是一舉多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