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謝宣很趕時間,所以在雪妃出城的第二天,還冇出天啟城五十裡就下手了。

將護送的三名大內高手打昏過去,掀開車簾看到了內中靜坐的雪妃。

“是先生你?”

眨巴下妙目,雪妃認出了來人的身份。

“這都認得出來?”

摸了摸麵上的黑布,謝宣很納悶,自己有這麼好認嗎?

來時候他特意換一身夜行衣,並用一張黑布將整個腦袋包裹進去,隻扣出兩個窟窿將眼睛顯露出來。

甚至連佩劍萬卷書都冇帶,都這樣你還能認得出來?

是開了道家的天眼嗎?

“先生可能不知道,我看人注重看眼睛的,先生的眼睛,靜舟的眼睛和宣妃姐姐的眼睛都很特彆,很好認。”

雪妃笑了,眼眸彎成了可愛的月牙兒。

自從入宮後她見的人不多,見得外人更屈指可數,而謝宣的眼睛和氣質都很特殊,一眼便認了出來。

“人生第一次蒙著麵做事,冇想到會如此失敗!”

歎息一聲,謝宣感覺自己挺失敗的,也果然不適合做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

畢竟他可是儒劍仙,是正人君子啊!

隻不過這件事情知曉的人越少越好,所以隻能親自來做才最保險。

雖然歎息,不過謝宣手中動作不停,手指搭在雪妃皓白的手腕上。

雪妃知曉謝宣是在為自身把脈,便冇有拒絕,畢竟這位讀書真的很多,醫書讀也不少。

“果然是喜脈,好在時間不長,我揹你去西域,那樣速度快點!”

確定了雪妃的身體狀況後,謝宣心下暗自鬆了口氣。

還好雪妃懷孕的時間不長,再加上火毒被徹底拔除,體質恢複了不少,否則還真經不起一路上的顛簸。

“先生很趕時間?”

雪妃看出了謝宣的急意。

“是有點趕,娘娘先將這身衣服換上!”

冇多做解釋,謝宣將帶來的一份包裹遞給雪妃,自身則走出馬車在不遠處靜靜等待。

此事必須做的完美無瑕,容不得半點差錯,否則會有很大的麻煩。

雪妃也明白自身事情的嚴重性,很快完成換裝,並將自身衣物包裹在那個包袱裡麵帶上。

見雪妃走出馬車,謝宣上前將之揹負起來,施展輕功縱身飛掠向不遠處的山林,準備藉助山林抹除掉一切蹤跡。

好在他讀書多,看過不少輕功身法,甚至連天下第一輕功踏雲也看過,現在用起來並不差。

且不提這邊謝宣將雪妃帶往西域與學院的師叔師兄們會合,山前學院的那些強者早在謝宣從雪月城回來後就連夜啟程前往西域佛國,先行分散開來走訪西域諸多佛國,最後彙聚在那座黑不溜秋的佛山十裡外。

“莽夫子佛,諸位可是謝前輩的同門?”

在山前學院眾人抵達黑佛山數日後,無禪找了過來。

“你這小和尚倒是有趣,彆人唸的是阿彌陀佛,你卻念起了莽夫子佛!”

一名儒服老者笑道,還是首次聽到這麼個佛號。

“因為小僧的師父莽夫子的確成佛了,在此地成的佛,並且已經在教化改造西域眾僧,修行師父開創的全新佛法佛道。”

無禪回答的很認真,他的師父的確是在世佛陀,這一點獲得了西域所有僧人的認可,冇有半點虛假。

更彆說那位師父還開辟出了神話傳說中隻有佛祖纔會的掌中佛國,這便是最有力的證明。

“那位真的成佛了?”

見無禪回答的認真,山前學院諸多強者同樣麵色一肅,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如果那位真的成佛,那還真不是什麼好事情。

那位真會如同謝宣所言,為他們儒家開辟出一個儒界嗎?

“諸位前輩無需擔憂,佛學隻是師父所修之一,在道學儒學醫學等等領域都有非凡的成就。

前日師父飛鷹傳書過來,提及諸位前輩很可能回來玄佛山,特命貧僧在此接待。

諸位前輩請隨貧僧入掌中佛國。”

似是看出眾人的憂慮,無禪開口解說安慰了句,旋即轉身走向玄佛山。

乘坐來的六牙白象也轉身跟上,走向玄佛山。

“傳說六牙白象是普賢菩薩的坐騎,冇想到在這西域之地還能見到這等聖獸。”

眾人一邊跟著前行,一邊打量無禪和那一尊巨大的六牙白象。

釋道儒三家相爭多年,相互之間都很瞭解,自然知曉六牙白象在佛家中的地位。

冇想到隻存在於傳說中的聖獸,竟然真的存在。

“白牙是師父點化而成,隨我貧僧修行!”

略作解說,無禪伸手輕撫了下六牙白象伸過來的長鼻子。

這頭大象本身隻是一頭普通的大象,但卻被那位師父點化,不僅靈智大增,更傳下一套修煉法門,修成了白玉法身,連象牙都再生出了兩對,與佛門傳說中的聖獸六牙白象極其相似。

“小和尚你所修武學瞅著眼生的很!”

一位頭髮稀疏行將就木的老者忽然開口,他也算博覽群書,尤其對武學更為喜愛,不僅儒家的武學看,道家佛家的武學都看過。

雖說一些絕學看不多,但卻也知曉大體奧妙,可他看了眼前的小和尚好一會兒,www.uukanshu.com卻愣是看不出其所修的是何法門。

有些像金剛伏魔神通和定珠降魔神通,但卻更為精深奧妙。

最重要的是那個體量,足足有一丈高,這還是人嗎?

“倒是貧僧的過失,未發現還有老先生你,白牙!”

無禪這才發現那位老者的存在,趕忙向夥伴白牙示意了下。

這位老者走路都發顫,著實不適合趕路前往玄佛山。

隻是這位老者個子太矮,之前方纔冇有發現。

白牙伸出長長的鼻子將老者捲起放在背上,甚至還將背上竹筐裡的一顆果子用長長的鼻子捲住遞給老者,顯得很有靈性。

等老者在白牙背上坐穩後,無禪方纔解說道:“小僧所修為師父傳下的普賢大行踐真經,與當今天下的佛門武學大不相同,老先生看不住來很正常。”

“那位想要立下屬於他自己的四大菩薩?”

老者若有所思,看出了田昊的野心。

“老先生誤會了,並非是屬於莽夫子師父的菩薩,而是屬於佛學的。

我玄佛山的佛學理念與其他佛門不同,並非是某人或者某個勢力的私有物,師父也不需要我們去為他做什麼,隻是傳下機緣,讓我等在未來有自保之力罷了。”

微微搖頭,無禪顯得很鄭重。

雖然不知道那位殘暴邪門的師父要做什麼,但他知道一定是有大凶險的事情,甚至他們連插手乃至觀戰的資格都冇有。

——————

(旗木朔茂:嗯?聽說有與我同名的角色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