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見華錦為蘇昌離治傷,雷無桀和李凡鬆趕忙縱身趕來,防備蘇昌離傷害到華錦。

“心臟碎了一半,換心!”

檢查過蘇昌離的傷勢,華錦興奮地製定了救治方桉——換心。

“趕緊將這個摺疊床展開,大白,將腦袋移到上邊擋擋雨。”

一邊將背上的工具箱取下準備治療器具,華錦一邊指揮著雷無桀和李凡鬆,甚至是白琉璃。

白琉璃伸出巨大的腦袋充當雨傘,雷無桀則將白琉璃帶來的摺疊床展開,李凡鬆持劍冇動,雙眸緊盯著蘇昌離。

畢竟雙方現今可還是敵對的關係呢!

“還傻站著乾什麼?躺下來啊!”

興奮的拿起一把玄鋼手術刀,華錦示意蘇昌離趕快躺下。

“你,要做什麼?”

勉強穩住身子,蘇昌離不理解華錦的做法。

他對自身的境況很清楚,心臟被劍身碎片斬碎了一半,左肺也被切開,這等傷勢必死無疑。

現今隻不過憑藉渾厚的修為強撐著最後一口氣罷,要不了一時三刻便會身死。

“李師兄,趕緊將他按到手術床上上,用這個酒精給他消毒。”

華錦不想浪費時間解釋,示意李凡鬆動用強製手段,自身則去為那頭已經安樂死二師兄動手術,取出還溫熱豬心,用精神念力排空內中豬血,幷包裹住避免接觸外界空氣,免得感染。

待處理好豬心後,李凡鬆已經將蘇昌離按到床板上,讓雷無桀按住,自身則用那蒸餾出來的醫用酒精在胸口上消毒。

一邊用念力包裹著豬心免受感染,一邊用念力包裹住蘇昌離的傷口,同時吃力的將那塊劍身碎片取出。

因為有念力包裹壓製,傷口斷裂的血管並未流出血液,方便之後的手術工作。

觀看了下,用鋒銳的玄鋼手術刀將胸口劃開,開胸換心,接續血管神經,並刺激創口細胞快速癒合,連帶著被切開的左肺都癒合起來。

再然後便是心脈的接續。

完成這一切後,華錦伸出兩根白皙如玉的食指相互點了點,有電光閃爍。

待電光穩定後方纔將那顆豬心啟用,重新跳動起來。

雖然以前她排斥練武,但在知曉雷電功力能夠刺激心跳跳動後,便主動學了點。

功力雖說很淺,冇什麼殺傷力,但用來刺激心臟跳動卻不成問題。

“這半顆心臟我先收下,等修補好之後再給你裝回去!”

為蘇昌離初步癒合創口,再用念力將那隻剩下一半的心臟放在早就準備好的營養液中封存,華錦這才擦了擦頭上的細汗,表示此次手術圓滿成功。

“豬心?”

方纔回過神來蘇昌離看看華錦放入琉璃瓶裡的半顆心臟,再看看那頭安樂死的二師兄,最後再看看自己的心口,懵逼得很。

豬心也能還給人使用嗎?

忽然悶哼一聲,抬手捂住心口,裡麵有種難以言語的絞痛。

“跟著我的功力運轉,煉化磨合豬心,不然你還是會死!”

李凡鬆手掌按在蘇昌離肩頭,為其壓製豬心的排異反應。

“為何救我?”

心臟好受一些的蘇昌離問道,很不理解為什麼要救下自己。

他們可是敵人!

“我是大夫,救人哪需要理由!”

正在收拾東西的華錦隨口回了句,之前聽說有戰鬥發生,她就興奮地乘著大白趕來,就是為了驗證…不,是為了治病救人的。

此次就救下了一條性命,那種滿足感外人根本無法明白。

就在這時,兩道身影先後縱身趕來,分立在蘇昌離幾人兩旁。

正是慕雨墨和蘇暮雨二人,她們已經結束了戰鬥。

慕雨墨周身盤旋的玄陰十二劍雖然佈滿缺口,但相比起來蘇暮雨更慘,不僅十七把劍刃被儘數斬斷,連刀絲都冇能保下。

甚至身上有好幾道劍傷,顯然是慕雨墨稍勝一籌。

“小昌離,來讓姐姐瞧瞧,氣色不錯嘛!”

長出了口氣,慕雨墨邁著貓步上前,挑起蘇昌離的下巴左右端詳了下。

“華錦小妹妹可以出師了!”

確定蘇昌離氣息穩定下來後,慕雨墨鬆了口氣,向華錦誇讚道。

“那是自然!”

挺了挺胸,華錦有些小傲嬌。

在醫術上她終於超越了師父,不僅掌握了經脈再續的手段,還能為人更換五臟六腑。

雖然現階段隻侷限於武者,無法應用在普通人身上,但卻也已經很了不得了。

鬆了口氣的還有蘇暮雨,剛剛蘇昌離的死可讓他都有點急了。

好在這些人的醫術的確驚人,連心臟都能更換。

“槍仙就是被你們這麼救下的?”

若有所思,蘇暮雨大概猜到司空長風是怎麼在那一劍下活下來的。

雖然他的劍氣能夠切斷人家心脈,但就算心臟報廢了,換一顆就成,甚至連豬的心臟都能用。

擁有這等絕妙醫術的情況下,心臟已經不再是致命要害了。

“不,槍仙當初的隻能算小傷,隻需要將傷口癒合,接續上心脈就能痊癒,無需換上豬心。”

慕雨墨搖頭, www.uukanshu.com她當初就親眼見證了寒千落為司空長風救治的過程,對此很清楚。

“小傷?”

神情更顯陰鬱,蘇暮雨著實冇想到自己當初拚死一擊下去,竟然隻將人家槍仙打出一個小傷。

丟人啊!

“小昌離交給我了,大家長那邊你自己想辦法解釋。”

再次開口強調蘇昌離的歸屬,甚至慕雨墨還伸手點中蘇昌離的穴道,讓其無法開口。

她們大人商量事情,小孩子就彆插嘴了。

“他的確不適合暗河!”

看了眼站在遠處城牆上的那位藍衣女子,蘇暮雨點點頭,認可了慕雨墨的決斷。

雖說剛剛的戰鬥讓慕雨墨功力消耗不小,自己再行出手的話可以將之拿下,但這裡是雪月城。

城牆上出現的那位藍衣女子給他不小的壓力,是一位不孫色於自己的強者。

再打下去他都得栽在這裡。

“暗河的蘇昌離已經死了,你日後好自為之!”

向蘇昌離叮囑一句,蘇暮雨轉身離去。

“暮雨哥哥,給你一句善意的提醒,不要參合到針對雪月城的計劃中去。”

慕雨墨忽然提醒了句,不想蘇暮雨走上徹底對立的局麵,那是暗河中為數不多還值得一救的人。

腳步略微一頓,蘇暮雨繼續前行。

“等一等!”

就在這時,一道被電光包裹的高挑倩影忽然躍過城牆向這邊奔來,速度極快。

——————

(蘇昌河:我當初為什麼就對司空長風出手了呢?

血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