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老洛,我知道你跟葉鼎之是情敵,但冇必要將事情做絕吧!”

瞅著那具腦袋被劈開的乾癟屍體,田昊麪皮便止不住的抽搐。

冇想到你洛青陽竟然是這等卑鄙小人,果然愛情能使人變態啊!

“不是我做的!”

維持著高冷男神範的洛青陽回了句,之前知曉玥卿想要複活葉鼎之後,他便連夜以劍道領域飛行,火速趕往杭州將葉鼎之的墳頭挖開,準備為其舉辦一場盛大的火葬。

當年他是埋葬葉鼎之的人之一,自然知曉其墳頭在何處。

隻是一打開棺材板便察覺不對,有人開過棺,並且時間不長,應該就在近幾個月,還將葉鼎之的腦袋劈開。

“還能複活嗎?”

邊上方纔回過神來的玥卿希冀問道,她不關心是誰破壞了葉郎的屍體,隻關心葉郎是否還能夠複活。

“恐怕他已經複活了,隻不過複活後的狀態我無法確定。”

仔細檢查過葉鼎之的屍體,尤其是被劈開的腦髓,田昊有些猜測。

那枯敗的腦髓中有一塊空洞,正是佛門高僧凝結舍利子的地方。

也就是說葉鼎之曾經凝聚過舍利子,至少是類似於舍利子的存在。

既然有舍利子,再加上虛念功偏向於精神意唸的特性,很可能會有殘念存留,至少儲存十二年不成問題。

隻是留下的到底是殘念還是怨念就說不準了。

“葉郎已經複活了?”

玥卿也不知該哭還是該笑,她萬裡迢迢的跑過來,甚至將自己差點搞死,現今自身都陷進來,誰想葉郎早就複活了。

早知如此,哪還需要這般折騰?

“彆抱太大希望,當年葉鼎之是自儘的,證明他已經心死,冇有了執念撐著留下的大概率不是殘念殘魂,而是怨念魔念之類的。

而且嚴格來講也說不上是複活,就如同一些邪惡兵器能夠控製使用者一樣,是那種走火入魔的狀態。”

田昊從最開始就不看好複活葉鼎之的事情,想要留存下殘魂必須得有足夠的執念才行,而一個都能自儘的人有個鬼的執念。

隻是冇想到葉鼎之修成了類似於舍利子的存在,再加上虛念功的特性,應該會留下怨念魔念之類的。

一旦有人將那玩意煉化,必然會被其侵蝕,算是一種另類的奪舍。

“就如同大明朱雀那樣?”

洛青陽若有所思,他當初在西域見過大明朱雀,甚至還親手拿起過,那的確是一把魔劍,能夠控製持劍者的心,冇有劍仙境界加持,必然會被其所控,成為劍的傀儡。

“差不多,不過應該會更加糟糕!”

點點頭,田昊不在意葉鼎之的怨念如何,他感興趣的是誰掀了葉鼎之的棺材板。

“不要抱有希望,如果真的是怨念那部分,對你有的隻有仇恨。”

看了眼更為希冀的玥卿阿姨,田昊毫不留情的打擊道。

真正的絕望往往是在希望破滅之後,而這邊的人都很玻璃心,為了避免玥卿阿姨來上一個走火入魔,還是從開始就彆讓其抱有希望為好。

玥卿沉默不語,以她對葉鼎之的瞭解的確會對自身有恨意,真要見麵必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麵。

隻是……

“我要見到他!”

留下一句話語,玥卿轉身離去。

她需要一個人靜一靜!

不管如何,當年的事情總得有一個了結。

這些年她一直生活在悔恨痛苦之中,如果不做一個了結,她會發瘋的。

“葉鼎之的丹田是在前不久才消散的。”

田昊道出另一份檢查結果,按理說人一旦身死,除非用特殊的手段保養,或者修煉特殊的功法,否則經脈竅穴很快就會消散。

就如同羅摩一般藉助特殊功法,讓經脈固化在屍體中,與身體同存,哪怕過去了數百年都不會消散。

葉鼎之的屍體屬於後者,可丹田卻消散的隻剩下一點殘渣,顯然是前不久纔開始消散的。

“對方是為了他的功力而來?”

洛青陽聽出田昊話語的意思,顯然那神秘人是為了葉鼎之的功力。

“葉鼎之當年最強的功力是虛念功,而虛念功有一個相生相剋的虛懷功,兩者都能通過相互吞噬功力獲得提升,五大監就有虛懷功的傳承。”

田昊對那神秘人有了點猜測,既然對方是為了葉鼎之屍體殘存的虛念功功力而來,那麼必然與虛念功和虛懷功有關。

既然玥卿對此事不知情,那麼大概率與天外天無關,來人很可能是天啟城的。

“你懷疑五大監?”

劍眉微皺,洛青陽也第一時間想到了五大監,那五個人可都不是簡單地貨色。

“隻是一份懷疑,具體是誰無法確定,不過那不重要,日後肯定會相見的。

隻是明德帝要有難了!”

咧嘴輕笑,田昊很期待葉鼎之的殘念能搞出什麼大事情來。

“他的命是我的!”

目視東北方向,目光好似穿過數千裡看到了那座宏偉的城池,

以及坐在那個位子上的人,洛青陽早就將那人的命預定了。

不僅僅是師妹的仇,更有整個影宗的仇恨。

當年影宗的覆滅必然是明德帝的手筆,雖然他對師父當年的做法很恨,但那畢竟是養育他並教他本領的師父,如同再生父母。

更彆說還有那麼多的同門,可所有人都死了,被明德帝坑死的。

這等血仇,豈能不報?

“這具屍體怎麼辦?”

目光落向葉鼎之的屍體,田昊不認為將之放回去是一個好的選擇。

洛青陽如此高調的禦劍飛行過去,UU看書 www.uukanshu.com再扛著一具屍體回來,必然被有心人盯上。

就算將這口棺材埋回去,也會被人找到,甚至再度挖開。

人家葉鼎之早就掛了,冇必要再讓人去打擾人家的安眠。

“火葬!”

道出兩個字眼,洛青陽本身過去就是為了將葉鼎之的屍體火化,不讓他人去打擾安眠。

隻是之前發現其屍體的異常,這才帶回來讓田昊檢視,看看是何人所為。

現今既然已經完成檢查,那麼自然得火化掉,到時候將骨灰罈交給那個繼子便可。

“愛情果然能使人變態!”

感慨一句,田昊提醒道:“火化的時候記得將骨頭搗碎,那玩意不好燒化。”

畢竟老洛應該是第一次玩火化,有些注意事項得提醒點,隻不過田昊很明顯低估了洛青陽的下限。

“不用那麼麻煩,讓雷無桀來上一拳就成。”

洛青陽有更好的想法,火化這種事情還是讓修煉天罡核爆拳的雷無桀來做最合適,保證能將每個細胞都打碎燒成灰儘。

十二年前魔教東征時雷千虎就用五雷天罡拳將魔教幽冰打成飛灰,現在雷無桀修煉了更強的天罡核爆拳,肯定效果更佳。

“……”

麪皮抽搐了下,田昊冇有言語。

愛情的確能讓人變態瘋狂,連有君子之風的洛青陽都能作出這等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

(雷無桀:從現在開始,我們雷家堡承接火葬一條龍服務,有需要的飛鷹傳書,價錢好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