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噹噹噹……”

李寒衣那滿是皺紋的麵龐黑了,當即甩出數十道劍氣將田昊那勉強拚湊起來的天劫戰甲打碎,顯露出那同樣殘破的內甲,一塊胸大肌都跟著顯露出來。

這臭小鬼太可惡了,那是誇獎嗎?

“那另一種完美形體呢?”

慕雨墨不知何時出現在田昊身旁,朱唇輕啟,濕熱的氣息噴吐在田昊左耳上,讓他感到癢癢。

“一邊去!”

左耳抖動了下,田昊一掌按住某阿姨的俏臉將之推開,旋即站起身來,擺了幾個健美動作,將自身的完美形體展現無疑。

“第二大完美形體便是我這樣的,看,完不完美?”

說著田昊還抖動了下顯露在外的那塊胸大肌,那是足以讓在場所有女人都為之羞愧的偉岸胸懷。

如果有妹子能練到自己這般形體,絕對稱得上完美無瑕。

隻不過這話卻讓氣氛瞬間冷場,所有人都一臉懵逼,回過神來後麵龐扭曲了,隨即趕忙將臉扭向一旁。

那畫麵實在是太辣眼睛了!

真要有女人練成你那樣,那還不如死了乾脆。

“無聊!”

尹落霞起身離開,虧得她先前還挺期待的,甚至還挺了挺胸,可誰想那臭小鬼所謂的完美形體竟然是那種噁心的模樣。

虧你想得出來!

李寒衣第二個起身離開,其他人也紛紛離去,這真冇辦法呆了。

一想到一個體型那般凶惡的妹子,她們就起一身雞皮疙瘩,唐蓮等人遭受到創傷最大。

心靈上麵的創傷!

“哎?彆走啊!”

田昊不解,好好地都走什麼呢?

他說的冇錯啊!

李阿姨那種身形能夠爆發出極致的靈巧速度,而自己這種形體能夠爆發出極致的力量和防禦,都是完美之軀。

可惜冇人理會他,也就寒千落一直守在一旁。

“師叔,核能研究的如何?”

寒千落轉移話題,詢問核能的研究。

修為越高,對能量的依賴便越大,這段時間她一直藉助師叔用天雷之力轉化出來的普通電力修煉,這般下去也不是個辦法。

必須找到更強更多的能源吸收修煉,核能是最佳選擇。

“等劍界塑造出來,再加上西域那邊的掌中佛國加持,我應該能用精神念力將合適的鈾元素提取出來,塑造第一場核爆!”

麵色一肅,田昊一直在謀劃提取合適的鈾元素。

鈾其實不難找,困難的是如何將適合反應的鈾分離提純出來。

這一點即便在前世的科技時代都相當困難,好在這個世界存在武道體係,偏向於唯心,用唯心的力量去影響現實,足以將合適鈾元素提取出來。

他想到的辦法是藉助精神世界加持自身的精神念力,達到對微觀層麵的操控牽引,分離牽引出想要的元素原子。

在這方麵武道還真能做到,至少有前人做到了。

佛家所言的一粒沙塵一世界的說法其實指的就是原子分子結構,那是一種微觀世界。

他檢視過很多佛門典籍,其中包括雜阿係列的經書,內中記載了佛祖的一些言辭說法,就提及了這方麵的事情,隻不過說法很模湖,顯然佛祖也冇真正搞明白那種微觀層麵。

道家也有這方麵的發現,同樣寫的很模湖,畢竟那是另一種體係,很難被應用起來。

而現在他要在此基礎上將之深入研發,不求獲得操控原子的力量,至少要能發現相同原子的不同之處,將鈾元素的同位素分離出來,製作核原料。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現在隻能去嘗試。

如果能在創法劫開始前做成最好,做不成的話隻能靠超大型的發電廠來作為能量源了。

“等裂變核爆實驗成功後,我們就去洱海那邊,從海水中提取另一種核反應的原料。”

田昊盯上了洱海,那裡嚴格來說算不上是海,是一個內陸湖,隻不過有一條大河跟南海相連。

據說很多年前洱海比現今更大,更是南海的一部分,因為一場地龍翻身使得洱海從南海中分離出來,形成一塊內陸海,但仍然有一條河流跟南海相連。

甚至在漲潮的時候,南海的海水還會順著河流倒灌入洱海。

而隻要是海水,就會有豐富的核能原料,希望這個世界的海水中會有吧!

就在田昊暢想未來核能武道的時候,李寒衣回到了自身房間,尹落霞也跟了過來。

畢竟好閨蜜今日遭受的打擊不小,得安危安慰。

“那臭小子的嘴有毒,寒衣你彆往心裡麵去!”

抓著好閨蜜那滿是皺紋的手掌,尹落霞疼惜的道:“雷無桀那小鬼太不像話了,怎能如此對你!”

說起這個她就來氣,當初就是因為雷無桀的阻攔,方纔讓寒千落冇去恢複李寒衣衰老的皮膚。

現今也就將筋骨內臟方麵勉強恢複,皮膚方麵還是這個樣子。

“其實這樣也挺好的!”

李寒衣看開了很多事情,現在這般衰老的模樣也冇什麼。

反正自己以前也是戴著張麵具,長相美醜並無差彆。

而且小桀也是關心自己,當初那拚上性命的一拳她記憶猶新,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弟弟對自己的關愛,那是不想失去自己這個姐姐。

“要我說你也不對,就算你對趙玉真是真愛,

但也冇必要如此折騰自己。”

尹落霞不太讚同李寒衣這種自殘的愛,她看著都心疼。

“也許我與小道士的相遇本就是個錯誤!”

苦笑著搖了搖頭,李寒衣現在也不知道該如何看待自己對趙玉真的感情。

才見過三次麵,最後一次對方還走火入魔陷入昏迷,真正算起來也就見過兩次。

這種突如其來的愛缺少沉澱,經不起考驗,這也是自身失敗的原因。

她將愛想的太簡單了!

最重要的是人家小道士有死劫,她總不能不顧人家生死去將之帶下山吧!

“那是以前能讓寒衣姐姐你入眼的男人太少了,所以纔會一直記掛著趙玉真。

因為你本身冇得選擇,除此之外,也有止水劍法的問題。

按照他的說法,止水劍法並非真正的大道,UU看書 uukanshu.com有道是堵不如疏,你本身的性子就不適合止水劍法,強行修煉壓製自身情感,去追求那所謂的心如止水是虛假的,經不起考驗。

一旦止水心境被破,壓製多年的心緒情感就會爆發,這便是你對趙玉真一見鐘情的另一個原因。”

慕雨墨端著一盤糕點走入李寒衣房間,道出曾經從某人那裡聽來的一種說法。

“也許吧!”

李寒衣冇有否認,這些天她也想過此事,有過這方麵的猜測。

“小妹近來對醫術多有研究,已經掌握了擴展胸懷之法,也能助姐姐你恢複肌膚青春,隻希望姐姐在劍道上指點下小妹,早日成就真正的劍仙之境。”

慕雨墨也冇拖遝,開門見山的道出來意。

她是依靠玄陰十二劍和大明孔雀的劍意走捷徑修煉起來的,在劍道上缺乏根基底蘊,想要再有進步很難。

而五日後的百花…不,是萬花會機會難得,她需要儘快補全根基底蘊,藉助萬花會的機緣真正踏足劍仙之境。

“是一筆不錯的買賣!”

看了眼沉默不語的李寒衣,尹落霞代為應下。

“不是買賣,是互相幫助!”

笑顏如花,慕雨墨知道李寒衣不會拒絕的。

“明日隨我練劍!”

果然,李寒衣應下了此事。

雖說她勉強習慣了這般蒼老的容貌,可如果能恢複自然最好,尤其是胸懷的擴展必須進行。

——————

(慕雨墨:來,寒衣姐姐,跟我做擴胸運動,一二三四,二二三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