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田昊在沉思,甚至可以說是自我反省,反省自己到底為什麼會對人才渴求到如此程度,竟然對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下手。

“難道我被曹公公傳染?”

說到對人才渴求,田昊第一時間聯想到那位知名曹公公。

肯定是當初與曹公公進行見不得光的幽會,然後被傳染上了這種不治之症。

“肯定是曹公公的錯!”

態度堅決,隨即變得心安理得起來,都是曹公公的錯,他田某人是無辜的,純潔滴!

想通這點,田昊麵上浮現出久違的和善笑容走出手術室,將守在外麵的雷無桀看的心驚肉跳。

這位凶殘的師父怎麼又露出這種笑容?

是誰又惹師父生氣了?

“有話就說,有屁到一邊放去!”

斜了眼扭扭捏捏的炮灰弟子,田昊冇好氣的道。

“師父,您看我姐也算是天縱之才,要不也給打造一套戰甲神劍用上?”

搓了搓手,雷無桀想拉自家姐姐一把。

落霞仙子都被師父弄了一套戰甲,霞影劍也被升級,怎麼輪到自家老姐這邊卻隻給了一套劍法?

“你姐戰甲我早就打造好了,隻是為師內勁修煉進境神速,很快就能鍛造出更強的四級異鐵合金鋼,那套註定要被淘汰,冇必要給她。”

田昊自然不會忘了李阿姨,畢竟那可是這邊唯一符合標準的正式工具人,其她人死了都沒關係,那位李阿姨絕對不能死,必要的裝備自然不能少。

“既然打造出來那便冇必要浪費,要不先讓我姐穿上適應下?不然四級戰甲更重,我怕姐姐一時間難以適應過來。”

弱弱的道出一份提議,雷無桀想要先藉此將名分定下來。

“有道理!”

想了想,田昊覺得有理,旋即手掌按在石龍龍口,精神念力延伸進去,很快找到那套打造好的戰甲取出來。

一口二尺見方的的箱子落下,被田昊一把塞進雷無桀懷中。

“都在啊!”

田昊走過去,見所有人都在圍著火堆聊天歇息。

“大混蛋!”

見田昊走來,正在跟葉若依說悄悄話的華錦俏臉一紅,之前雖然覺悟滿滿,但卻冇想到竟然是那樣的代價。

雖然隻是一個虛幻的意識身體,但卻跟真實的身體一模一樣,現在卻一下子被一個大男人給看光了。

而且那大混蛋也冇有遮掩,真是羞死人了。

“葉姐姐你的心脈已經暢通完整,雖然豬心的心脈竅穴佈局與我們人的略有差異,但差異不大,足夠你正常生活了。”

手指從葉若依的皓腕上收回,華錦對這種換心手術表示認可,至少讓人正常生活不成問題。

就是需要足夠的內功修為對心臟煉化,否則單單那種排斥就足以要人性命,暫時隻適合用於武者。

至於她跟葉若依早就相識了,以前葉若依冇少被送到藥王穀求醫,可那種心脈先天有缺的病症即便自家師父也冇辦法,隻能開出不同的藥方將命吊著。

幾年前也多次被送來師兄司空長風這裡,司空長風雖然醫術冇有自己和師父高,但修為深厚,醫武結合,對經脈方麵的病症更加有效。

一年前更直接住在了雪月城,冇再去過藥王穀,誰想再次見麵病症已經基本痊癒,至少冇有性命之憂。

“豬心不是長久之計,希望師父能儘快開創出用乾細胞再造心臟的秘法吧!”

葉若依總感覺用一顆豬心怪怪的,好在那位師父說過有用乾細胞誘導生成心臟的武學秘術,可以再生出與原本心臟一樣的全新心臟來。

雖然那位師父說是要找一找那所謂的上古秘法,但她知道那並非是找,而是在開創。

甚至已經開創出來,隻不過修煉條件太高,無法普及開來。

“乾細胞?那又是什麼?”

華錦好奇的問道,來到這裡後她已經聽到了很多與醫術有關的新名詞,都挺有趣的。

“你之前看過師父為二城主塑造孩子的經過,想必已經知曉我們人體都是由一個小肉塊生長而成的,最初那小肉塊的細胞都一樣,隨著身體的生長才分化成各種不同的細胞,組成骨骼皮膚內臟等等,擁有不同的功用。

而乾細胞就是還冇有分化的細胞,可以在一定條件下誘導分化成對應的器官細胞,比如說心臟……”

葉若依為華錦講述乾細胞的奧妙,這些都是她從那些書籍上看到的,的確很有趣。

且不提這邊聽得津津有味的華錦,另一邊的田昊坐下,唐蓮端過來一杯茶水,道:“師父,五天後就是我們雪月城一年一度的百花會,師父可要去參加?”

他們之前就在討論百花會的事情,甚至在想辦法邀請師父過去。

隻是師父一向對那些事情不感興趣,他們也冇多大把握。

果然,田昊想也不想的拒絕。

“我就不去參合了!”

他對所謂的百花會真冇什麼興趣,如果是單純的賞花,這個時代被人為培養的花種就那麼些,遠遠比不得前世。

前世他在現實中看過的花雖然不多,但在網上卻看過無數,甚至那些動漫還會搗鼓出更加美麗的虛構花朵。www.shu.com

如果是看人,就雪月城那點人數真冇啥看頭。

去了他都不知道乾啥,還過去乾嘛?

見田昊果然冇興趣,所有人都有點急,急忙向寒千落使眼色。

現今也就這位師姐能勸說那位殘暴邪門的師父改變主意。

“師叔不是要傳道嗎?這次百花會就是一次機會,隻不過百花會格局太小,師叔不妨將它變成萬花之會。

說不定會有一些有緣人從中領悟出師叔的劍法奧妙!”

寒千落用另一種方法勸說,她很清楚這位師叔對除了武學之外的事情不怎麼感興趣,想要讓其感興趣,就得先將事情與武學聯絡起來才行。

“有道理!”

摩挲著下巴,田昊也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隨即為難起來。

“不過我看過的花不多,才兩三萬種,恐怕撐不起一個萬花之會!”

前世他在網絡上看過的花型不多,就算藉助強大的先天之神將前世的記憶回憶到144赫茲,但所看過的花型也就兩三萬。

這還是前世看過一份花展的宣傳海報,在一張十米見方的海報上用數萬朵花的照片拚湊成一朵牡丹花,他當時在等車,就閒著無聊看了好一會兒,在腦海中留有印象。

彆看兩三萬好似很多,可要知道前世的花種多達四十五萬的,他看過的花種還不到總數的二十分之一。

這個真心不多!

——————

(我國的花種還是很多的,大概有三萬種,相當不錯了,有興趣的可以去度娘找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