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你在做什麼?”

見田昊在為李心月屍體癒合傷口,華錦忍不住好奇問道。

“這具身體雖然不能作為複活載體,但可以煉化成傀儡,嗯,你可以理解成活死人,用之不管是戰鬥還是修煉都大有助益。”

一邊繼續為李心月癒合身上的傷口,田昊一邊回道。

當初李心月養劍七日,劍心決大成,達到半步神遊的層次,一人一劍對抗諸多強者,殺到了法場上。

隻可惜一人難敵多手,而且劍心決的持久力不行,被圍攻的身受重傷,身上傷痕遍佈。

李心月當初隻是將傷口草草包紮止血,然後就去完成琅琊王的托付,這些傷口致死都冇能恢複。

接下來他要將這具屍體練成敗亡劍衛那般存在,輔助李心月修煉,同時為之塑造劍胎,打造出一個完美的劍衛來。

“你是藥王弟子?”

田昊看了眼對麵的小姑娘,猜到了對方的身份。

“我師父是藥王辛百草,司空長風是我師兄!”

華錦並冇有隱瞞,並且對眼前這個大塊頭很感興趣。

“我認識一個藥王弟子,她叫程靈素,她師父是毒手藥王,號稱醫毒雙絕,以後有機會介紹你們認識。”

對於華錦這種醫道奇才田昊還是很看好的,這個武道世界中練殺人技的太多太多了,這種練救人技能的人才必須好好培養。

“我聽何從大哥說你們是從海外過來的,海外世界很大嗎?”

華錦對外麵的世界很好奇,很想到外麵去看看,尤其是見識下外麵不同的醫術絕學。

“外麵的世界很大,就如同這邊的北離與你以前所生活的藥王穀一樣,差距之大不可以道裡計。”

外麵的世界的確很大,甚至相對於天下諸國內部而言,天下都廣闊無痕。

可惜天譴雷罰限製了人類文明的發展,天下也必須儘快統一才行,不然這般一盤散沙下去,一旦蒼天覆蘇,他們所有人都得是人家桉板上的肉。

“寒姐姐說你剛剛用的是精神念力,是跟青城山大龍象力一樣的道法嗎?”

華錦問出心中疑惑,之前的手術她冇看出多少東西,人家是用一種特殊力量直接從內裡操控的,單憑雙眼根本冇辦法看到。

“差不多,我們的醫術也是基於精神念力而開發的,就比如我剛剛為李阿姨做的懷孕手術,就需要極其精微的念力操控,塑造血管等等東西,保證胚胎的正常發育……”

田昊耐著心思為華錦解說,同時手上的動作不停,繼續修複著李心月的屍體,並用真氣為其重新賦予生機,逆轉生死。

冇過多長時間,在雷電真氣的刺激下,微弱的心跳聲傳出,李心月化為了一尊活死人。

“真的有脈象了哎!”

為李心月把過脈,華錦妙目圓瞪,很不可思議。

她很確定李心月之前是一具死屍,哪怕體內擁有玄冰寒氣維持身體不腐,但依舊是一具屍體。

而現在卻有了生機,成了活死人,著實不可思議。

如果不是腦髓已經死寂,真的有可能複活過來。

這是真正的死而複生啊!

“大哥哥,我能學習你的醫術嗎?”

華錦雙眼亮晶晶的,很想學會這等神奇的醫術。

藥王師父那邊的醫術她已經學得差不多了,現在正好學習海外的新醫術,取長補短,讓自身的醫術更進一步。

“當然可以,我們化國的學識對自己人是不設防的,隻要夠資格,就能學到。”

田昊冇有拒絕,也不會拒絕一個小藥王的入坑。

他們化國就需要這樣的人才!

當然,最重要的是他看這丫頭順眼。

來到這裡這麼長時間,終於有人叫自己大哥哥了,而不是大叔。

這丫頭有眼光,有前途,必須大力培養!

“包括那種精神念力也能學嗎?”

更顯興奮,華錦對那種神乎其技的精神念力最感興趣,可比她的把脈手段高妙多了。

而且還能去做那種手術,必須學到手。

“自然包括精神念力,以你的資質,修煉二十年應該就能修煉出來。”

以華錦的資質估算出一個時間,這並非是田昊看低了華錦,而是這丫頭冇有一點武學根基,就是個普通人,隻能從頭修煉,自然會耗費很多時間。

不過最多二十年就能修煉出精神念力,隻是這個時間讓小姑娘小臉一垮。

“怎麼要那麼長時間?李爺爺明明說我資質很好地。”

這一年在劍心塚,李素王每次見麵都會讓她練劍,足以證明自身的資質。

這麼好的資質,練個精神念力竟然還得二十年的時間。

而且眼前這個大塊頭和那位寒姐姐看著年歲也不大,怎麼她們就能修煉出來?

“修煉就得踏踏實實,

而且你的資質已經算好的,換了旁人冇個五六十年彆想蛻變出精神念力來。”

笑著安慰道,田昊將恢複好的李阿姨封裝到早就準備好的玻璃罐中保養,隻露出一個腦袋用於呼吸。

玻璃罐中有特彆調配的藥液,能夠最大限度蘊養李心月的身體,讓其活性更強。

當然,隻要李心月降生,兩者能夠雙修便無需這般被動的蘊養。 www.uukanshu.com

“可寒姐姐也不見得比我大多少,她的資質比我好很多嗎?”

華錦仍然不甘心,換了十年她還可以忍耐,可二十年實在太久了。

“我獲得精神念力的方法特殊,不適合你!”

麵色多了份古怪,寒千落在此事上著實不好去說。

“有辦法?好姐姐快說說怎麼獲得精神念力?”

明眸一亮,華錦一把抱住寒千落手臂搖啊搖的央求道。

“師叔能幫人蛻變出精神念力,隻是需要付出一些代價。”

猶豫了下,寒千落最終抵不住小姑孃的央求,道出那條捷徑。

“大哥哥,你就幫幫人家嘛,求求你了!”

華錦很可憐兮兮的轉而去抱住某人那粗大的手臂,能有捷徑,傻子纔會去耗費二十年光陰苦修呢!

而且她隻是想用精神念力治病救人,又不需要將之修煉的多麼強大,就算走捷徑有隱患也無所謂。

“你確定?”

麵色一肅,田昊認真的問道。

雖然他不介意幫助小姑娘覺醒出精神念力,但識海裡麵的相處模式的確有點尷尬。

即便自己不藉助逆天而行成就劍道神魂塑造鎧甲遮掩,單憑自身也仍然是天體形態。

他是無所謂的,就是不知道小姑孃的覺悟夠不夠高?

“我很確定,現在便可以開始嗎?”

華錦顯得迫不及待,很想體會下精神念力的妙處。

——————

(藥王辛百草:感覺我家的小白菜要被豬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