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李素王順著司空長風的目光看去,發現一名白髮老婦,雖然對方用紗巾矇住了下半張臉,但上半張臉上的皺紋卻極多,尤其是眼角的皺紋都能夾死蒼蠅了。

看著比自己都老!

旋即不解的看向司空長風,不理解眾人為什麼都看向那個比他還老老孃們。

老夫問是外孫女李寒衣啊!

“她就是寒衣!”

司空長風無奈道,人家都找上門來了,這事自然冇辦法隱瞞。

“那是我家寒衣?”

李素王愕然,旋即起身跑到外孫女身前,顫抖的伸手拽下那張麵巾,顯露出那滿是皺紋的麵龐,依稀能夠看出一些外孫女的影子。

“小衣?”

滿心的難以置信和悲痛,他的外孫女怎麼變成這樣了,說是他老孃都有人信。

“外公!”

應了一聲,李寒衣將臉扭向一邊,不敢去與外公那佈滿淚光的老眼對視。

“小衣,是誰把你害成這樣的,告訴外公,外公為你報仇!”

老淚縱橫,李素王心裡麵那叫一個恨!

外孫女今年才三十多,雖然已經是個老姑娘了,但仍然還有大好的年華,怎麼忽然就蒼老成了這般模樣?

李寒衣冇有言語,她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解釋。

“小桀,你來說,是誰將你姐姐害成這樣的?”

李素王扭頭看向正在啃著一條豬腿的外孫,他要知道一切。

真以為我李素王多年不出江湖,就以為提不動劍了嗎?

敢欺負老夫外孫女,管你是誰,通通砍死。

“啊?哦!外公你先等等,讓我帶上麵甲!”

放下手中豬腿,雷無桀想了想,又將掛在腰間的麵甲卡在頭盔上,隻露出一雙眼睛。

甚至還將旁邊蕭瑟的玄重尺拿過來,當做盾牌擋在身前。

畢竟要說的是老姐的黑曆史,為了避免老姐惱羞成怒,還是做好防備比較好。

“事情還得從青城山上說起,當年姐姐仗著有點姿色……”

雷無桀繪聲繪色的將自認為的真相道出,讓眾人聽得眉頭直跳,李寒衣更並指如劍,很想要捅死那個不會說話的弟弟。

老孃有你說的那麼賤嗎?

老王聽完懵逼許久,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自家外孫女這是中邪了啊!

好在外孫最後說外孫女這傷勢有恢複的希望,否則他真不知道死後該如何向死去的閨女交代。

“她的力量又提升了好多!”

與眾人關注的重點不同,洛青陽摸著還冇有重鑄的斷劍,估算了下寒千落的力量,發現又飆升了很多,心裡麵酸的不行。

有一條真龍陪著煉體了不起啊!

最開始在慕涼城的時候,寒千落還需要藉助那九尊傀儡相助才能打破他的劍勢,並廢掉一臂。

可現在來看,哪怕不用九尊傀儡,單憑自身就能打出當初的力量。

而這大半都得歸功於其手臂上的那條屍龍,有一條真龍輔助淬鍊身體,真的很不講道理。

“老王,你們劍塚有幾個手持心劍達到半步神遊的?”

一直注視著心劍的田昊忽然開口,他在裡麵發現了兩個很有意思的東西。

“心劍的劍師有不少,但達到半步神遊的除了先祖外,就隻有老夫閨女心月了!”

雖然不知道田昊為什麼會這麼問,但李素王皺了皺眉,還是開口回道。

“你女兒的屍體還在嗎?”

田昊更樂了,因為又有兩個優秀的工具人即將入坑。

“我母親還有複活的希望?”

雷無桀愣神,反應過來後狂喜,趕忙躥過來抱住自家師父的大粗腿。

他可親眼看到過這位殘暴師父是如何為忘憂大師輪迴轉世的,那相當於一種複活,難不成自家母親也能複活過來?

“心劍中有兩道神魂,很微弱,若非為師修成先天劍胎,還真難以感應到。

從形象來看,一男一女,女的那個神魂應該就是你母親了。”

笑著點點頭,田昊對心劍中的兩道神魂很感興趣,畢竟那都是修煉到半步神遊玄境的存在,搗鼓的好了資質絕對不會比李寒衣道劍仙之類的差,今後便又會是兩個優質的炮灰工具人。

“我女兒還能複活?”

李素王激動了,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隻要自家閨女還能活過來就好。

也許彆人這麼說他不會相信,哪怕藥王來了都冇用。

但這個神奇的年輕人擁有非凡的力量,也許真能成功呢!

李寒衣也快步走過來,同樣很激動。

母親的死是她心中的痛,自然也希望母親能活過來。

“當然能,如果屍體還有活性生機我可以嘗試著直接複活,如果徹底死寂的話,那就隻能提取基因血脈重生了。

這樣就需要一個完美契合的母體來孕育……”

說著,田昊目光落向李寒衣,這是最佳的人選。

就跟當初藉助小師妹孕育漂亮師孃一樣,

用李寒衣來孕育其母親再好不過了,兩者的基因血脈相近,細胞抗體等等都十分相似。

李寒衣母親能夠十月懷胎生下李寒衣,其自然也能反過來為其母親孕育身體,甚至提供卵細胞。

“你看我做什麼?”

被田昊看地頭皮一緊,李寒衣有了很不好的預感。

“阿姨,介意生個女兒嗎?對了,你的親戚是什麼時候到?”

麵上的笑容更加濃鬱,田昊不奢望李心月的屍體還存有生機,UU看書 www.uukanshu.com能夠留下一個細胞核就算萬幸了。

所以最終大機率還是得讓李阿姨來孕育,相信對方肯定會很樂意的。

甚至冇有細胞核存留的話,就得想辦法從李寒衣和雷無桀,乃至李素王身上還原出李心月的基因血脈。

這是一個高難度的活,好在自己修煉出了先天劍胎,對精神念力的精微操控更高了一個層次,應該能成功。

“你說我介不介意?”

李寒衣氣急,她的確希望母親能活過來,但絕不是這麼個複活法。

老孃還是黃花大閨女一個,怎能未婚先育?

“我不介意,外公,我孃的身體是否還完整保留著?”

雷無桀直接代自家老姐同意,並向外公詢問自家母親的身體情況。

如果身體完整,就能直接複活。

他這幾個月接受殘暴師父的特訓,期間就死過不少次,每次都被師父救活,相信自家母親也肯定能。

“當年你姐姐用鐵馬冰河塑造崑崙玄冰為你娘打造了一口玄冰棺,之後又被葬在劍心塚的淬劍寒潭邊上,應該還冇有腐朽,我這就讓何去何從他們回去,將你娘挖出來!”

強壓下心中激動,李素王捂著心口縱身向雪月城奔去。

雖然換了一顆豬心,難以發揮出全力,可用一用輕功卻不成問題。

至於說外孫女的意見,嗬嗬,那丫頭還有臉有意見?

——————

(雷夢殺:媳婦要複活了,那我呢?

李素王:你還是躺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