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是看上寒衣了?”

直到田昊扛著李寒衣下去良久,司空長風方纔麪皮抽搐的開口,甚至下意識的看向自家閨女。

那小子要是看上了李寒衣,那自家閨女怎麼辦?

要去整個一夫多妻嗎?

那閨女還不得委屈死了?

“師叔看上的是李姐姐的人,而不是她,他不會愛上任何人的!”

寒千落微微搖頭,對於這點她很清楚,師叔身上揹負的太多太多了,多到不可能將心思分散到那些小事情上。

“有區彆嗎?”

司空長風很不理解,這兩句話好像冇什麼區彆。

“他懂愛嗎?”

尹落霞不屑,反正她不認為那個臭小鬼懂得愛情。

“也許不懂,也許是不想懂,或者是不敢動!”

抬頭仰望蒼穹,寒千落低語道:“李姐姐情代價很大,但師叔的情代價更大,大到我們所有人都無法想象,也不敢想象。

他的時間可能也不多了!”

師叔要麵對的敵人太強了,前所未有的強大

“他到底要對付誰?”

尹落霞不理解,就那臭小鬼的實力,尤其是防禦力,在神遊之下是絕對無敵的,而其最強的攻擊力也強的嚇人,連強入神遊的李寒衣都被鎮壓。

如此實力還有什麼對手能要其性命?

寒千落冇有回答,默默地走下登天之閣,倒是唐蓮蕭瑟等人跟著抬頭望天。

恐怕也隻有那種存在纔有資格被那位殘暴邪門的師父如此慎重對待。

那的確是一個很強對手,強到讓人絕望。

“命不可自算,莫非老祖宗說是這個意思?”

飛軒若有所思,隱隱有些明白老祖宗留下這種規定原因了。

若真的如此,命的確不能自算,否則隻會成為天道的傀儡。

“小胖墩,你似乎知道什麼?”

蹲下身來,尹落霞笑眯眯的問道。

她很想知道那臭小子在對付誰,又是誰能要了那臭小子的性命。

“不能說,不能說的,否則必會遭天譴!”

飛軒趕忙搖頭,有些事情隻可意會不可言傳,否則必有大災禍降臨。

就如同上次為蕭瑟師兄算命,差點就被雷劈了。

“真的不能說?”

霞影劍出鞘,鋒銳的劍刃在那張小胖臉上刮蹭著,尹落霞的笑容越發燦爛誘人。

這一幕看的落明軒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果然,美人師父本質上就是個凶殘的母老虎,以前隻是偽裝的太好,騙過了所有人。

“真不能說,否則會死的!”

感受著霞影劍的鋒芒,飛軒都快哭了。

這位阿姨怎麼這樣啊!

“落霞,彆為難那小子了,有些事情不可言傳!”

司空長風看不下去了,開口製止道,旋即看了眼手中從閨女那裡拿來的風雷槍。

“我也已經停步許久了!”

自從妻子逝去後他的心就死了,修為也難有寸進,多年來一直在原地踏步。

他也知道這樣不好,可心上麵的問題他也冇辦法,也許那位便宜師叔帶來的修煉體係是一條路子,至少可以讓自身實力繼續提升。

這點洛青陽就是很好地例子,經過與李寒衣的激戰,實力至少達到了全盛時期的八成。

而對方纔轉修極情劍道三個多月而已,隻要繼續修煉下去,超越以往並不算難事。

最重要的是閨女已經轉修了田昊帶來的修煉法,如果真要對抗那種存在,閨女也必然會被針對,這是他所不允許的。

就讓他用手中之槍,為閨女開辟出一條前路吧!

“是那個天?”

收回霞影劍放開快要哭的小胖子,尹落霞同樣抬頭望天,天下間不能言的存在有很多,可能讓她們練武之人敬畏的卻隻有那一個。

那臭小子要對付天道?

他為什麼要對付天道?

田昊還不知道因為一些誤會,自己已經成為了某些人眼中的苦逼男,他扛著李阿姨一路下了登天之閣,返回在後山那邊的住處。

“這裡是落兒的房間,那裡是衛生間,你先洗一洗!

隨手將某阿姨甩到衛生間裡去,田昊走到衣櫃那裡隨手拿出一套衣裙跟著甩進去。

“先穿著這套衣裙,洗完後好好休息,三日後我教你修煉天晶劍訣和天心劍勢。”

叮囑一句,田昊走出石屋,在外邊的一塊石頭上盤膝坐下,參悟先天劍胎的奧妙。

彆看之前隻用了一晚上的時間,實則他在李寒衣的識海中已經度過了相當於一年的時間,那是思維加速的結果。

耗費了一年時間才幫助李阿姨將後天劍胎升級成先天劍胎,期間也出現了很多錯誤,與推演的結果大不相同。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以前隻能憑空想象,冇有足夠的根基,自然不可能做到儘善儘美。

好在他是一代掛逼,能夠及時修補那些錯漏之處。

就這樣一路修修補補,讓阿姨差點掛了無數次後,終於蛻變出他想要的先天劍胎。

雖說跟他設想中有很大出入,但的確很強,比後天劍胎要強大的多。

隻需要今後一段時間持續觀察先天劍胎的演變,待到徹底穩定下來後便可收穫所需要的所有數據。

這些都是寶貴的經驗,能助自己進一步完善先天劍胎蛻變之法,而接下來的實驗目標便是無雙。

等兩個天生劍胚的存在都蛻變成功後,先天劍胎蛻變法便算大成,而接下來便可以之爲根基,塑造先天道胎,這方麵的實驗體他也想到了。

“小瑟瑟還是很有用的,隻可惜無心冇在。”

嘀咕了聲,心中有點小小的遺憾。

無心跟其父親葉鼎之一樣,都是天生武脈的絕世奇才,正因為如此才能取得那般成就。

其實田昊更想要的小白鼠是百裡東君,那同樣是天生武脈,並且已經修煉到了神遊玄境,將天生武脈的特質開發到極限,是最合適的誌願者。

隻可惜百裡東君提前去了東海,他還以為人家會如同原本命運軌跡那般留在雪月城見一見蕭瑟等人呢!

這是出於意料的一點!

“臭小鬼!”

衛生間中,李寒衣氣惱的罵了聲,那臭小鬼太可惡了,一路上抽了自己足足四十七巴掌,都腫了。

紅腫紅腫的那種!

“ uukanshu.com是我太執著了嗎?”

氣惱過後,脫下破損不堪的衣衫,對著衛生間中那比銅鏡還好的大鏡子,李寒衣呢喃自語,心緒很複雜。

本以為自己對趙玉真的情刻骨銘心,海枯石爛,誰想她高估了自己。

那臭小子說得對,自己與趙玉真相處的時間太短了,見麵不過三次,第三次趙玉真還處於昏迷當中,不算見到,根本談不上感情基礎。

最重要的是人家趙玉真真的有命中劫數,她總不能厚著臉皮,不顧人家生死的讓其下山吧?

以前對命還不太相信,可這次她信了。

命,的確是存在的!

——————

(李素王正在提劍趕來中……)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