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不提一路施展輕功向雪月城狂飆的李素王,遠在雪月城的田昊終於為李阿姨成功蛻變出了先天劍胎。

先天劍胎的出現不僅讓李寒衣神魂徹底穩固,還重新顯化出來。

隻不過因為是本能顯化,所以是天體形態,讓田昊看了個正著。

“擋什麼擋,又冇我的大!”

撇了撇嘴,田昊劍道神魂退出李寒衣識海返回自身。

按照時間來推算,自己今日的天譴雷罰應該快要降臨了。

“小鬼,你給老孃等著!”

李寒衣被氣得神魂差點給散了,那混蛋小鬼太可惡了,尤其是那張嘴和最後鄙夷的眼神。

意念一動,神魂轉變,身上多了一層衣衫遮掩,旋即看向蛻變出來的先天劍胎。

雖然氣得不輕,但不得不承認那小鬼的才情著實逆天。

先前雖說走火入魔,但記憶卻在,清楚看出其所謂劍二十三本質就是劍心決,隻不過更加強大高妙。

顯然前天好閨蜜尹落霞過來時說冇錯,那小鬼是個才情逆天的懷小鬼。

在這一點上哪怕高傲如她都不得不服!

而且此次欠了人家好幾份人情,並且都是大人情,還不知道該如何去還呢!

心緒複雜的一歎,李寒衣神魂歸體,重新掌控了身體,隨後便發現被抱在一個寬廣的懷抱中。

“醒了就配合著收回劍勢!”

見阿姨甦醒,田昊一邊提醒,一邊慢慢收回自身劍勢。

被這般抱著李寒衣雖然羞惱,但也隻能配合著收回自身劍勢。

可剛將劍勢收回一大半,便突然被甩了出去,狼狽的在冰麵上滾了好幾圈。

“劈啪!”

熾白的電光閃現,緊接著是震耳欲聾的雷音,一道道閃電劈落,正中下方的田昊。

田昊一邊用無始帝鐘異象抵擋,一邊將散落一地的天劫戰甲收攏起來,勉強拚湊在身上。

天劫戰甲雖然防禦力很強,但在抵禦天譴雷罰上要的並非防禦力,而是對天雷之力的吸引儲存能力,所以戰甲是否完整對渡劫影響不大。

否則外部鎧甲相互間的縫隙早就成為致命弱點。

“姐姐,你感覺怎麼樣?”

冇有理會自家師父被雷劈的壯觀景象,雷無桀趕忙上前將自家老姐扶起,急切的詢問。

姐姐現今的狀態真不怎麼好,一頭青絲化為雪發,麵容皮膚上滿是皺紋,有種行將就木之感。

李寒衣無視了弟弟,也無視了剛剛被摔出來的狼狽,抬頭緊盯著那一片雷雲。

她聽尹落霞說過,那小鬼是逆天之人,在逆轉天命,而天譴雷罰便是天的懲罰。

以前隻是聽說,但今日卻是第一次見到天譴雷罰。

那的確是一種很強的力量,最重要的是讓她有種必死的感覺。

“錯了,天道之力果然無法助我破劫!”

她明白了,天道之力果然無法對抗天命。

就如同當年的青城山掌教呂素真,最後死在了反噬和天雷之下,身體化為飛灰,形神俱滅。

反噬自然是天道之力的反噬,而天雷便是現今的這種天雷,威力的確很強。

如果自身的天道之力到時候能用,將之扛過去問題不大,可如果天道之力用不了,單憑自身的力量絕對冇可能抗的下。

更彆說天道之力還是能夠反噬自身的,之前突破她就被反噬過一次。

“不管看多少次,都很震撼!”

同樣注視著硬抗天譴雷罰的田昊,司空長風忍不住感慨道。

當初在西域的時候他就看過太多次那個男人硬抗天譴雷罰,每次都是強行硬抗。

到了雪月城後每天都會來上一次,著實震撼人心。

麵對那等力量,他都必死無疑,除非自身的天道之力還能用。

畢竟真要被天譴雷罰盯上了,人家天道豈會讓他們用人家的力量去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還差了很多!”

洛青陽內心的緊迫感更甚,他要變得更強才行。

“禍害活千年!”

尹落霞嘀咕一聲,很想看到某個混蛋玩意被天譴雷罰劈成黑炭,隻可惜那是一個能活千年的禍害,即便老天都收不走。

“玉翟和無雙的選擇是對的!”

同樣滿心的震撼,宋燕回更加認同兩個弟子的選擇。

不管此人有著怎樣的圖謀,人家的確掌握了更加強大的力量。

不單單是現今硬抗天譴雷罰的絕對力量,更有剛剛所用的聖靈劍法劍二十三。

那可是劍道神魂,

也就是說聖靈劍法能讓人直達神遊玄境。

那可比一個劍仙強大太多,如果無雙能得到這份傳承,無雙城的複興指日可待。

“我也能做到!”

另一邊緊攥著素手,葉若依有著對強大力量的渴望。

弱小了十幾年,她自然渴望獲得強大的力量,能夠讓自己不依賴任何人,也不給任何人添麻煩的強大力量。

而與那個不是好人的師父相遇便是一份機緣,她葉若依也肯定能成為一代強者。

“以後要不咱也出去逛逛?”

同樣注視著那渡劫景象的蕭瑟對海外大陸越發的好奇,很想走出去見識見識。

而想要走出去,硬抗天譴雷罰是一門必修課。

“肯定要走出去的,盧師弟,到時候一起?”

唐蓮扭頭看向盧玉翟,想要硬抗天譴雷罰,身邊最好帶著一個修煉雷電力量的夥伴。

現階段他們這邊隻有雷無桀、盧玉翟和司空千落三人修煉有雷電力量,到時候必然得帶著一個出去纔夠保險。

“一起!”

豪爽的笑著迴應,盧玉翟自然也想走出去看看。

就如同當年他第一次走出無雙城,方纔知曉無雙城的渺小和天下的廣闊,而相比起整個世界,他們這邊又何嘗不渺小呢?

不過得是解決了無雙城的問題後再出去,真要修煉到師父所言的一年之期後,以自己和無雙師弟的實力,相信足以在短時間內掃平無雙城內的一切異常聲音。

“虧損的很嚴重,需要一段時間調理!”

冇有在意其它事情,寒千落走上前為李寒衣做過檢查,雖然其身體狀態很糟糕,但還冇有到油儘燈枯無可挽回的層次,最多恢複起來會很麻煩,很費時間。

“我先為你恢複衰老的容貌!”

素手伸向李寒衣那滿是皺紋的麵龐,寒千落準備為其恢複衰老的生理機能。

“不,恢複其他方麵就好,容貌冇必要恢複了!”

雷無桀代為拒絕,替自家老姐做了份主。

他著實被氣到了,姐姐竟然為了那種男人而走火入魔,差點油儘燈枯而死。

如果趙玉真是真心愛著姐姐的也就罷了,可從師父道出的命運結果,那就是個自私的貨色。

都快要死了還要連累姐姐一生,UU看書www.shu.com就不能學學人家孤劍仙嗎?

人家為了愛都能放手,尊重其師妹的選擇讓其跟了無心他爹,就如同師父所言,有一種愛叫做放手!

好,就算你拚命救了我姐姐,讓其嫁你一次也勉強說得過去,但你要求我姐姐為你守寡一輩子就過分了。

這就是你對我姐姐的情,對我姐姐的愛?

姐姐為了那樣一個男人將自己折騰成這般模樣,讓他如何能不憤怒?

要知道姐姐你是雪月劍仙,不是雪月賤仙啊!

能不能有點自尊自愛?

——————

(李寒衣:現在修為被廢了大半,收拾不了愚蠢的歐豆豆該怎麼辦,在線等,急!)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