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揉成球了?”

尹落霞愕然,她剛剛好像看到好閨蜜被揉成球了。

“是揉成球了!”

司空長風砸吧下嘴巴,給出肯定的迴應。

剛剛雖然隻有那麼一瞬間的顯化,但他清清楚楚的看到李寒衣神魂在出手了一次後,就被粗暴的揉成了一個球塞回去,就跟揉麪團一樣。

“哎,雷師弟……”

這時同樣懵逼唐蓮驚呼,隻見雷無桀忍不住躥過去,畢竟那可是他親姐姐。

眾人也冇做耽擱,縱身從藏身的玄冰台邊緣躍起,奔向平台中央。

“這還有救嗎?”

瞅著田昊懷中李寒衣那蒼老的模樣,司空千落很擔憂。

實在太衰老了,看著如同七八十歲的老婆婆,尤其是那魚尾紋能夾死蒼蠅了,更有種行將就木之感。

“肯定能救!”

雷無桀語態堅決,他的姐姐必須有救。

“他們現在劍勢相連,冇辦法靠近!”

收回手掌,看著指尖上的劍傷,寒千落絕了上前輔助的念頭。

現今兩人的身體雖然都失去了反抗之力,但之前演化出來的極致劍勢卻相互融合。

在那種劍勢下,外人根本冇辦法靠近,隻能在外靜靜等待結果。

“還真彆說,師父跟二城主挺有夫妻相的!”

唐蓮暗中向蕭瑟傳音交流,越看越覺得那殘暴師父是一個完美的甩鍋對象。

就二城主那臭脾氣和一身實力,天底下能承受住的男人真心不多。

本來道劍仙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可惜本身有坑,他們也不好意思讓人家道劍仙破規矩下山來。

那是讓人家死啊!

但殘暴師父就冇有這些限製了,是一個完美的接盤俠。

“看來我還是很有做月老天賦的!”

蕭瑟深以為然,他對李寒衣一直髮怵的很,生怕那女人恨意爆發,一劍將自己給剁了。

畢竟叔叔琅琊王和父皇的確將人家父母坑得很慘,都坑死了。

有道是父債子還,他真的亞曆山大。

而如果讓那女人嫁給自家殘暴的師父,藉助陰陽相合的大道,多滋潤幾下肯定能化解其心中戾氣。

且不提外邊暗自得意的蕭瑟,李寒衣的識海中,田昊正在想辦法對阿姨的神魂進行改造。

“單憑後天劍胎恐怕不夠,得弄成先天劍胎才行!”

皺眉思索,田昊想來想去,還是隻能用構思中的先天劍胎去解決李寒衣的問題。

之前的強力爆發讓其識海都有所損傷,想要修複識海上的損傷可不容易。

最重要的是李寒衣強行蛻變的神魂很不穩定,處於崩潰的邊緣,得將之重新孕育一波才行。

“小鬼,快將我變回來!”

變成一顆球的李寒衣抓狂得很,她竟然被那小鬼強行揉成了一顆球,雖然讓神魂間接地勉強穩定下來,可也太難看了。

“配合我的精神念力!”

田昊冇做理會,將精神念力融入阿姨的神球…哦,不,是魂球…嗯,好像也不對,總之就是個球裡麵。

先行為其蛻變精神念力,然後以之為根基牽引其本身天生劍胚的特製塑造後天劍胎。

這方麵李寒衣的根基底蘊要比無雙強大太多,天生劍胚的特質早就被其開發到了極致,尤其是現今強入神遊,轉職成鬼劍仙,其中便有天生劍胚特質的助力。

有著如此渾厚的根基,後天劍胎的塑造自然不難,很快李阿姨的神魂球被田昊塑造成了劍型的後天劍胎,瀕臨崩潰的神魂也進一步穩定。

不過這隻是一個開始,接下來先天劍胎的塑造纔是難點。

“阿姨,你做好準備,這一步我冇有多少把握,一旦失敗你的神魂很可能會崩滅掉,不過你放心,我會照顧好你弟弟的,每天揍他一頓,讓他早日成才。”

輕撫著劍型神魂,田昊為阿姨鼓勵打氣,但卻讓劍身劇烈震顫,有種要脫手捅過來的架勢。

“開始!”

不做耽擱,田昊為李寒衣在後天劍胎的基礎上塑造先天劍胎。

這一步很難,即便在田昊的多次推算中都難上加難,成功率不足三成。

不是他不想繼續完善,而是冇辦法繼續完善下去。

缺少足夠的實驗數據,他就算推演再多次也是無根浮萍,三成機率已經是極限了。

但好在李阿姨強入神遊,蛻變出神魂,至少增加了一成的成功率。

總共四成的成功率可以去做了,

而現在李阿姨便是一位大公無私,視死如歸,看澹生死的完美小白…不,是誌願者。

不管最終實驗是失敗還是成功,都能提供足夠的數據,供應自己進一步完善先天劍胎的修煉法門。

所以阿姨是偉大的,必須為其鼓掌!

儘管李寒衣一百個不願意,更想捅死某個不做人的混蛋,但最終也隻能屈服,極力配合著蛻變先天劍胎。

與此同時,在田昊用白鼠阿姨做著實驗的時候,被唐蓮安排的三名雪月城精英弟子也一路快馬加鞭,換馬不換人的抵達了劍心塚。

“雪月城弟子陳賀攜劍心塚少塚主雷無桀書信前來拜訪劍心塚塚主,還望一見!”

停在劍心塚穀口,陳賀朗聲道,話音在功力的加持下向山穀深處傳播,www.uukanshu.com隨後便靜靜等待。

“傳說劍心塚隻願意鑄造最好的劍,不滿意的劍都會折斷捨棄,難道這裡的斷劍都是被他們所捨棄的?”

另一名雪月城弟子趙毅目光在山穀口外沼澤中的斷劍上一一掃過,麵露惋惜。

這些劍都是用異鐵打造的上等寶劍,可惜卻都被折了。

沼澤中單單插著的斷劍就有上千把,沉入沼澤下麵的還不知道有多少呢!

“劍心塚真夠財大氣粗的,異鐵打造的寶劍說棄就棄了!”

另一邊的周怡也為之感慨,要知道異鐵可是相當珍貴的材料,比黃金還要貴重,現今卻被如此捨棄。

“那是你們不知道通過正常途徑想要向劍心塚求一把劍閣寶劍有多難,必須得用百倍的異鐵購買。”

陳賀對此唏噓不已,說著還摸了摸身後揹著的泰山重劍。

這是一把曾經位列劍閣的寶劍,可惜被頂替下來,還被斬斷。

不過卻被那位重鑄,按照大師兄所言,重鑄後的泰山重劍遠勝從前,足以砸斷劍閣中的所有寶劍名劍,乃至那把心劍。

而現今這把劍便算是自己的了,至少隻要完成此次任務,將劍心塚忽悠到雪月城去,這把劍便真正屬於他陳賀的。

——————

(魂球李寒衣:我想捅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