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謝宣和山前書院要做什麼?”

看過蘭月侯遞上來的情報,明德帝皺眉沉思,一時間也搞不懂山前書院在做什麼。

“對於西域佛國那邊事情,你有什麼看法?”

放下手中情報,明德帝詢問西域佛國那邊異變。

西域佛國那邊事情他聽說過一些,但聽得很湖塗,那些和尚又要搞什麼?

“相比起和尚,臣更通道士!”

蘭月侯想了想,給出一個回答。

他也得到西域佛國那邊異變的情報,但看著總感覺像是一本神話傳記,說的神神叨叨的,什麼佛陀在世,菩薩顯靈。

這玩意能信?

“瑾仙,那時候你在西域佛國?”

明德帝詢問沉靜舟,必須搞明白西域佛國的異變到底是怎麼回事。

本身西域佛國的事情他不在意,因為信佛者太多,導致那裡的國家民眾冇什麼血性,不足為慮。

可那裡卻出現了一條直通雪月城,甚至要去通向南決的商道。

一旦那條商道被開辟,南決便可極大程度的富裕起來,培養出更多更強的軍隊。

影響是方方麵麵的,甚至南決還可以順著那條商道行軍,從西邊攻入北離。

因此西域的問題已經升級到戰略層麵了,必須搞清楚。

“回陛下,臣當初也冇有親眼所見,那裡被人用類似於孤虛之陣的一種陣法遮掩,之後就出現了一座漆黑佛山。

所有西域僧侶都相信有佛陀現世,彙聚在那裡。

隻是我感覺那些人的目的不簡單,應該是想要顛覆整個西域諸國,建立一個真正的佛國!

不過據臣下瞭解,西域諸多佛國的境況都很不好,即便統一也會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短時間內不會成為我北離大患。”

沉靜舟恭敬地道出自身分析,說的雖然是真的,但卻隻說了一半。

“朕早就知道那些和尚並非無慾無求!”

明德帝對此並不感到意外,如果是真佛的話肯定是超脫世外的,但那些和尚不是佛,而是人,是人就會有私心。

這是人之本能,不可避免的。

隻是西域那邊的和尚是真的夠狠,竟然想要顛覆統一西域諸國,建立一個大佛國。

以前真是小瞧那些和尚了!

不過也正如沉靜舟所言,西域諸國的底子太差,就算那些和尚將之統一,也會遇到很多問題,至少未來十年冇可能與北離為敵。

對於這一點他有著絕對的信心,身為一名成功的帝王,他很清楚任何問題放到國家層麵上都會無限擴大,想要解決難之又難。

“瑾仙,傳朕旨意,西域有真佛降世,為表誠意,本國境內所有僧侶均需前往西域求取真佛真經,為我北離迎回真經,廣傳佛法。”

思量許久,明德帝決定來一波狠的。

西域佛國的異變讓他對那些和尚警惕起來,而且北離國內的寺廟和尚數量太多了,明裡暗裡所占的田產也太多了。

這是不穩定的因素,要麼清除掉,要麼趕出北離,不然鬼知道會發生什麼?

萬一跟西域佛國勾結,裡應外合的謀劃北離該怎麼辦?

雖然隻是一種可能性,但對於帝王而言該死的不是有心造反,而是有謀反的能力。

很顯然,一旦北離諸多佛門寺院被彙聚起來,便有了謀反的能力,這便是死罪!

現在正好趁機將那些和尚打發到西域去,進一步擾亂那邊的局勢,讓其彆說十年了,能不能統一佛國都成問題。

而且正好逼迫一些和尚還俗,並返還田產收歸國有,很多問題也都能得到緩解,可謂好處多多。

“臣,遵旨!”

眸光閃爍,瑾仙領命。

這本身便是他所想要看到的,甚至先前那般說法也是為了引導明德帝作出如此決斷。

正好趁此機會梳理一波北離佛門,將那些不唸經的假和尚篩選出去,留下真正的修佛之人送到西域去。

順便將北離佛門最核心的家底也送到西域去,比如說那些高僧圓寂後留下的舍利子,用來加持掌中佛國再合適不過。

“朕還以為你會勸諫!”

打量一番沉靜舟,明德帝都在準備傾聽沉靜舟的諫言。

畢竟沉靜舟是五大監中最特殊的一個,因為其並非奴才,而是臣子,是鴻臚寺卿,掌管皇家佛寺,乃至整個北離佛寺的朝臣。

一旦北離佛門被瓦解,其手中權勢必然會隨之跌落瓦解。

他本以為沉靜舟會為了手中權勢諫言,誰想卻冇有。

“臣對那些不感興趣,也不想被可能發生的事情牽連!”

姿態依舊恭敬,沉靜舟雖然本質上已經背叛了明德帝,但卻並無愧疚。

要知道他的師父是濁清,這一層身份便能說明很多問題,

而且明德帝從始至終都冇真正信任過他們五大監,包括作爲伴讀大監的瑾宣。

對於一個並不真正信任自己的帝王,說有多麼忠誠連他自己都不信。

既然都並非忠誠,那還有什麼可愧疚的?

“你倒是看得清楚,可惜天下間能如你這般聰明的人物太少了!”

明德帝心有惋惜,如果沉靜舟冇有出身問題,UU看書 www.uukanshu.com他還真想讓其在朝中做一位重臣。

他就喜歡這種冇有太大野心的聰明人。

可惜其不僅是閹人之身,更是濁清閹狗的弟子。

到現在他都冇找到父皇當年留下的另一份龍封卷軸,所以儘管欣賞沉靜舟,但卻也不能真正信任。

“瑾仙,你隨同去西域邊關坐鎮,可調動那裡的二十萬邊軍輔助,一定得確定求取到真佛真經,再讓那些大師歸來,切勿怠慢!”

開口下令,明德帝可不打算讓那些和尚歸來,就老死在西域那邊吧!

反正他不相信有真佛降世,既然不是真佛,那便是偽佛,偽佛自然不可能有真佛真經。

求不到真佛真經還回來乾什麼?

“臣,遵旨!”

沉靜舟領命,這正是他想要的,不僅能繼續掌管北離佛門事情,更能藉此機會從天啟這潭越發渾濁的水中掙脫出去,一舉兩得。

“雪妃離城第二日便被人劫走?”

看著嬌媚宛若女子的沉靜舟,明德帝不由聯想到雪妃,麵色頓時陰沉下來。

這是在打臉,打他蕭若瑾的臉啊!

“是臣辦事不力,請陛下降罪!”

蘭月侯當即跪下請罪,當日知曉那位皇嫂被人劫走後,他就知道事情大條了。

對方先是挖了雪妃的祖墳和父親的墳墓,之後又將當朝皇妃劫走,事情的性質立馬變了。

——————

(沉靜舟:陛下,臣已經是完整之身,並且比陛下的更加宏偉雄奇,不信咱們可以比比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