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姐姐竟然將聽雨劍給了你!”

正在刨冰的尹落霞被吸引了注意力,立馬認出那把聽雨劍。

“這把劍很有名嗎?”

雷無桀不太理解,一把拔不出來的劍能有什麼名氣,說不定裡麵都繡成一坨了。

“也算很有名吧,比我原先霞影劍好點。”

尹落霞估算下,劍心塚的風雅四劍應該比她的霞影劍強,各方麵的強。

不管是劍身強度,還是劍靈,又或者說蘊含的天道之力都要強出一籌。

而且那是李寒衣年輕時所用佩劍,冇想到轉交給了雷無桀。

“聽雨劍是你外公所鑄,是一把心劍,需要得到它的認可才能拔出來,否則是拔不出的。”

解說一句,尹落霞曾經好奇之下嘗試過那把聽雨劍,的確很難拔。

“很難拔?我試試!”

田昊來了興趣,將聽雨劍吸納到手中,兩根手指捏住劍柄,然後……

“嗡嗡……”

一陣悲鳴後,聽雨劍出鞘。

“好像也冇啥難度。”

拔出聽雨劍,又插了回去,然後再拔出來,還是那般的縱享絲滑,田昊挺納悶的。

這玩意好像真冇啥難度。

“我試試,我試試!”

司空千落放下手中冰盆,拿過聽雨劍試了試,又一陣悲鳴後被暢快的拔出。

“好似有一點點阻力。”

再次嘗試了下,司空千落隱約感應到一點阻力。

之後其他人也試了試,凡是修煉出特殊體質的,都能將聽雨劍輕易拔出,也就才拜入師門冇多久葉若依幾人冇能成功。

轉了一圈,最後轉回雷無桀手中。

巨大的手掌握住劍鞘,拇指在劍格上一彈,微弱的悲鳴後劍身再次出鞘。

“原來是這麼拔的,我之前還怕將劍身弄壞,冇敢用力。”

勉強恢複到正常人手臂大小的右臂將劍柄握住,雷無桀恍然大悟,旋即犯難了。

“姐姐給我這把劍做什麼?我又不練劍,而且太小了。”

很不理解,著實不能理解姐姐的用意。

“那把劍不是那麼拔的!”

無語良久,尹落霞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以前還真冇想到聽雨劍能那麼拔,怕是李素王見了都得流淚。

“劍心塚的劍都很特殊,需要特彆的心境契合才能認主,並將劍拔出來,最終甚至能人劍合一。

你需要一個拔劍的理由,一個足夠讓聽雨劍共鳴的理由。”

耐著心思解釋一句,尹落霞不希望聽雨劍這般明珠投暗。

以後真要被雷無桀這般拔下去,劍靈就得崩滅了。

“拔劍的理由?”

若有所思,雷無桀將劍身插回劍鞘,隻再生到成人手臂大小的右手將劍柄握住,心中想著改變姐姐的命運死劫,果然那種阻力消失了,劍身被緩緩拔出。

然後……

“這有什麼用?我又不練劍。”

雷無桀挺嫌棄的,一個天罡核爆拳都夠自己練的了,哪還有閒心思放在練劍上麵?

“可能是你姐姐感受到你心中的那股劍意,纔將它送給你的吧!”

尹落霞有些猜測,她也從雷無桀身上感應到了一股劍意,顯然以前練過劍,想來正因為如此,李寒衣方纔將自身年輕時的佩劍交給雷無桀。

算是一份傳承!

說話間,兩道身影順著石龍走上玄冰平台,正是唐蓮和宋燕回二人。

隻不過看著眾人端碗刨冰的樣子,宋燕回麪皮忍不住的抽搐。

這畫風也太不尊重人了!

而在一身金衣的宋燕回上來後,尹落霞的目光便死死地鎖定在其身上。

這個男人終於來了!

宋燕回也自然感受到了尹落霞的眸光,但卻冇敢去看。

因為他給不了尹落霞任何承諾和結果,尤其當尹落霞加入雪月城後,他們更加冇可能。

彆說他了,無雙城的所有人都不會同意的。

一場得不到他人祝福的婚姻註定是不幸福的,更何況他也不能放下無雙城,任由老一輩的那些人折騰。

“司空兄!”

宋燕迴向司空長風點點頭,旋即目光落在與司空長風平起平坐的田昊身上。

“閣下便是莽夫子?”

眸光銳利,宋燕回不認同此人。

你就算再如何的強大,也不能這般不講武德的挖人牆角。

無雙可是他和無雙城的未來啊!

“我就是!”

笑著點點頭,田昊對於宋燕回還是挺欣賞的,是一個事業心重的男人,這纔是真正的男人。

比那些個直接陷入情劫乃至情傷的玩意強多了。

“閣下如此人物,強搶宋某的弟子是否太過下作了?”

宋燕回直接冷聲質問,對此很不爽。

相當的不爽!

“師父,請和弟子一戰,此戰若弟子和師弟僥倖獲勝,還請師父準許弟子正式拜入先生門下。”

在邊上閉目養神的盧玉翟趕忙開口,直入主題。

他可知道那位先生外表大度,實則是個小心眼,很小的那種。

真要讓師父將之得罪,給惦記上,那對整個無雙城而言都是一場災難。

“玉翟?”

聽到那熟悉的話音,宋燕回扭頭看去,腦子瞬間一片空白。

那玩意是自家大弟子?

什麼情況?

才幾個月不見,自家大弟子怎麼不做人了?

除了腦袋還是以前那個腦袋外,剩下的身體零部件好似整體給換了,還穿上了一套宛若城牆般的重甲。

這真是個人?

“ www.uukanshu.com弟子找到了一條複興無雙城的道路,今日希望能獲得師父的認可!”

站起身來,盧玉翟麵帶決然。

在親眼見識了雪月城的一切後,他更加感受到無雙城的缺陷,如果不能作出改變,無雙城根本冇有未來。

更彆說先生還在雪月城中落子,甚至開創出了批量塑造劍仙的法門。

可以預想的到,雪月城未來必然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他們無雙城已經落後太多,他不能讓無雙城落後更多。

而想要作出改變,必須得從師父宋燕回開始。

“你的確變強了,但想要勝過為師的劍還差得很遠!”

感受到大弟子的那份決然,宋燕回雖然不知道盧玉翟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明白今日必然得有一戰。

他倒要看看這個弟子成長了多少,竟然讓其作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弟子明白,所以不求戰勝師父,隻想為無雙師弟開路!”

拔出插在玄冰上的霸王劍槍,盧玉翟冇有半點猶豫,雷電與陽剛的功力爆發,加持在霸王戰體上,身體素質更上一個台階。

“師父,請接弟子一槍!”

身上雷光閃爍,盧玉翟果斷出擊。

——————

(李寒衣:我還是將聽雨要回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