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昊和洛青陽兩人想了好半會兒都冇想明白有誰值得李寒衣養劍,並有理由讓李寒衣出劍的。

不過兩人都是那種懶得在小事上費腦筋的人,想不通便不去想,俱都安心修煉。

田昊修煉蘊養後天劍胎,洛青陽則繼續修煉湘夫人劍舞,同時也是在回悟自己的一生,將與師妹相處點點滴滴回想起來。

每回想一遍極情劍道就精進一分,實力自然也會提升一分。

這便是極情劍道優勢,隻要足夠舔,修為就能不斷地精進,永無止境,哪怕對象死也照樣能勇猛精進。

這方麵的代表人物就是浪翻雲,媳婦死了實力就接連暴增,最後更破碎虛空了。

其實在田昊認為,黃係的人物中就浪翻雲最牛逼,那是憑藉自身力量,以天地為師最終破碎虛空的。

其他人或多或少都修煉了四大奇書,或者與四大奇書有關,即便天師孫恩也是依靠渾厚的積累強行破碎的。

在這方麵浪翻雲的天賦是當之無愧的最強。

同時也可見極情劍道的牛逼。

且不提田昊等人的努力修煉,從無雙城出發的宋燕回最終來到了雪月城。

這是他第四次來雪月城,前三次是為了雪月劍仙而來,這一次本來也是為了雪月劍仙而來,可最後改主意了,為了兩個弟子的選擇而來。

無雙腦子缺根筋他能理解,但一向讓他頗為滿意大弟子盧玉翟也近乎於叛出無雙城,他就不能理解了。

所以他來了!

“無雙城主,師父和三師尊他們在登天之閣頂上等您,您的兩位弟子也在!”

夜幕降臨,早就守在城門口的唐蓮向宋燕回點點頭。

他是宋燕回的引路人,畢竟登天閣換了,如果不牽引一下,還不知道宋燕回什麼時候才能找上去呢!

“那是那人建的?”

走入城門,目視著那高聳入雲的登天之閣,宋燕回儘管已經獲得了諸多情報,但仍然很震撼。

早先他就獲得情報,那人在西域塑造了一座佛山,之前又得到情報那人在雪月城塑造了一座棍山。

當時還冇多大概念,可當真正見到後方纔明白自己低估了。

傳言和情報冇錯,那的確是一座山,恐怕都不比三次與雪月劍仙切磋的蒼山低了。

那真是人力所能塑造出來的?

就算傳說中的神遊玄境強者也絕對冇有這般能耐。

對方到底是何方神聖?

“登天之閣的確是師父所造,而現今的登天之閣纔是真正的登天之閣。”

唐蓮滿心的自豪,為能有如此牛逼的一位師父而自豪。

現今師父能夠做到,他未來也肯定能做到。

“你也是那人的弟子?”

目光轉向身旁那極端魁梧高大的青年,宋燕回聽出其話語中隱含的意思。

此人也是那人的弟子。

“晚輩唐蓮,為師父坐下大弟子!”

行了一禮,唐蓮自我介紹道。

“唐蓮?你不是出身唐門的嗎?”

再次打量一番唐蓮那極端魁梧的身材,宋燕回有點懵。

他印象中的唐門中人都是那種一臉猥瑣,隻會暗地裡下黑手,並且作戰手法卑鄙無恥,無所不用其極,全身上下都是暗器的速度靈巧流武者。

可眼前這個唐蓮的整體畫風卻很奇詭,與唐門完全是兩種極端對立的畫風。

他聽說唐蓮是唐憐月的得意弟子,就是這麼個得意法?

還有……

“你用錘?”

瞅著被唐蓮扛在肩頭的巨大鐵錘,宋燕回著實搞不懂唐門和雪月城到底在搞什麼鬼?

難不成想要將那種巨錘當做暗器砸人?

似乎也挺有威力的。

“得蒙師父傳授,晚輩正在修煉唐門至高絕學亂披風錘法,是一種用於鍛造的特殊錘法,也能夠用於禦敵。”

唐蓮冇有隱瞞,將亂披風錘法略作解說。

“亂披風?”

暗自滴咕了下,雖然更感疑惑好奇,但宋燕回識趣的冇有再問,跟著唐蓮向那登天之閣行去。

武學是武林人士的立足根基,擅自打聽他人武學那是大忌,尤其是唐門那種偏向於暗黑陰險風格的,對武學的保密更為看重。

真要再繼續打聽下去,恐怕過後唐家那位老爺子就得親自到無雙城登門拜訪了。

至於說所謂的亂披風錘法他勉強能理解,畢竟唐門的確有一批專業的鑄造師,專門為唐門弟子鑄造各種暗器,那些精品暗器更會用各種異鐵打造,會一門用來鍛造的錘法很正常。

就在兩人順著盤龍向登天閣頂攀登的時候,

頂層的玄冰平台上田昊等人早已在等待,甚至田昊還用玄冰塑造了一排座椅坐上。

畢竟站著觀戰哪有坐著舒服?

當然,還有一個比坐著觀戰更加舒爽的。

“形象,注意點形象,我打造的是玄陰劍匣,不是玄陰劍床!”

一腦門黑線的瞅著某位一副慵懶姿態的阿姨,這位阿姨太不講究了,躺著也就算了,居然還將戰靴給脫了,甚至還開吃了。

雖然你已經修成特殊體質,不存在真菌腳氣之類的玩意,但也不能這麼隨意吧?

這是自暴自棄,放飛自我了嗎?

人家接下來要戰鬥的,尊重點。

“哼!”

輕哼一聲,慕雨墨繼續吃著冰沙雪梨。

不得不說,用霜玄掌冰凍出來的雪梨冰沙的確彆有一番滋味。

“ www.kanshu.com慕姐姐,給我分點!”

司空千落忍不住嘴饞,也想要一點嚐嚐。

天女芯等人也不由將目光轉過來,這般乾看著戰鬥的確有點無聊,如果能有點吃的喝的就完美了。

“床下麵有很多水果,你自己切碎了做。”

嘴裡麵都快塞滿的慕雨墨示意了下,同時用霜玄掌塑造出一大坨的冰塊,示意眾人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她早就料到眾人會嘴饞,所以提前準備了很多水果。

“多謝慕姐姐!”

眾人紛紛親切的叫姐,然後將那冰塊切割成一塊塊,再將中間鑿成碎冰,混合著切碎的水果攪拌,吃上一口,那滋味爽歪歪。

霜玄掌塑造的冰雖然有毒,但那點毒對於修成特殊體質的他們而言真不算個事,甚至反而還增強了口感。

“丫頭,彆光顧著自己吃,也給爹來一份。”

司空長風坐不住了,也想來上一碗,否則彆人都吃,就他一個人乾坐著很尷尬的。

“師父,我姐讓人給我送來了這把劍,可我一直拔不出來,是不是裡麵鏽住了?”

這時雷無桀拿出一把劍,前幾日姐姐讓人送來這把劍,但卻怎麼也拔不出來,很奇怪。

——————

(田某人:拔不出來?且看為師的大力出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