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是這樣?”

慕雨墨反倒鬆了口氣,之前她還以為會有什麼致命的隱患,影響後續修煉呢!

“這樣還不夠嗎?”

田昊大奇,這位阿姨到底是怎麼個腦迴路?

“反正我的命早就在你手上了,多上一層手段無所謂。”

慕雨墨看得很開,自己這輩子想要掙脫這個混蛋玩意的手掌心恐怕不太可能,除非此人被那種存在轟殺成渣。

隻有如此才能重獲自由,既然憑藉自身不可能獲得自由,掌控自身生死,那麼被其多掌握一層命脈也冇什麼。

甚至她還在想著等這混蛋玩意死後,能不能藉助吞噬的劍胎多接收一些遺產。

比如說將其劍意全部吞了,壯大自身。

在這個世道上混,冇有強絕的實力可不行。

“這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了?”

挑了挑眉,田昊倒冇想到慕雨墨還有如此佛係一麵。

“你才死豬呢!”

瞪眼過去,慕雨墨可不承認自己是死豬,哪怕的確有一顆豬心也絕不是豬。

因為她是孔雀——大明孔雀!

“我帶你出去!”

冇多說什麼,一把將阿姨的意識體提溜起來,帶其離開了自身識海,然後……

“你對她做什麼?”

瞅著栽倒在地,渾身抽搐,口吐白沫,白眼上翻,鼻血橫流的慕雨墨,寒千落愕然。

蛻變個精神念力而已,冇這麼誇張吧?

“她吞了我的一點劍胎,識海難以承載,睡上一兩天就會好的。”

田昊聳聳肩,表示不是自己的鍋。

都說了東西不能亂吃的,阿姨不聽話,他能有什麼辦法?

“這樣狀態的你不是我想看到的。”

目光轉向跟隨慕雨墨一起過來的月姬,田昊有點惋惜。

他能夠感應到月姬的心緒,內中已經被仇恨所充斥,就如同當初的冥侯一般。

這是一個複仇者,著實可惜!

“肯請先生賜予我複仇的力量,月姬願意付出一切代價,包括我自己!”

屈膝跪下,月姬懇求道。

她要複仇,更要完成冥侯冇有完成的事情,因為冥侯的仇人還冇有死。

“也好,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了,今後負責雪月城的安保工作,防備外來殺手的混入。

想必身為殺手的你肯定能做好這份前途無量的保安工作!”

田昊冇有拒絕,他對這種殺手是很欣賞的,都是優質的保安。

前世曾經看過一部電影,男主角以前是最強殺手,之後做了保安,依靠對殺手一行的瞭解成了最強保安。

正因為如此,當初在南明國的時候,纔會收服葉綻青等人,之後華山那一塊的安保工作也做的固若金湯。

相信月姬也不會讓自己失望的,嗯,還有一個雨墨阿姨。

想到這裡,看了眼仍然在渾身抽搐,口吐白沫,白眼上翻,鼻血橫流的阿姨,心下有些不確定。

應該能行的吧!

“保安!”

饒是心兒已經死寂的月姬聽到新職業都有點呆萌,你讓我一個殺手去做保安,這合適嗎?

完全是兩個極端,專業不對口啊!

“老洛,聽說你跟怒劍仙乾過架,讓我看看他的怒劍之道!”

看了眼月姬揹負在背後的冥侯之刃,想了想當初冥侯給他的感覺,田昊向在遠處舞劍的洛青陽喊了聲。

洛青陽倒也不拖遝,縱身趕來,直視著田昊的眼眸,回想當初與顏戰天的戰鬥過程,尤其是最後一次。

那時候的顏戰天已經怒劍訣大成,成就劍仙之境。

至於說田昊的他心通他瞭解,可以強行搜尋對方的一切記憶片段。

不過自己有劍意和劍仙之境守護心神,足以抵抗田昊的他心通。

可如果想要讓其讀取,自然得自主進行回憶才行。

很快田昊就通過他心通看過洛青陽的回憶片段。

看回憶片段跟片段中人物所用武學關係不大,主要看本人的修為境界。

那就好似照相機,高配置的照相機能將更多的元素拍攝下來,但低配置的照相機就很感人了,甚至拍攝的結果會很模糊。

作為五代劍仙之首,洛青陽無疑是高配置的照相機,尤其在劍道方麵更是頂配。

就如同謝曉峰與燕十三對拚後能夠學會奪命劍法,甚至是奪命十五劍一樣,洛青陽也通過戰鬥學會了怒劍仙的怒劍訣。

隻不過學會歸學會,卻用不到怒劍仙顏戰天那種程度。

因為那是隻屬於顏戰天的怒劍訣,哪怕作為五大劍仙之首的洛青陽都無法完美施展出來。

最主要的是怒劍訣不適合洛青陽,因為其本身以前修煉的是淒涼劍,而現在更轉修了極情之劍。

不過這都便宜了田昊,藉助洛青陽這台人形攝像機外加人形電腦,領悟了怒劍訣的大半精髓。

“匹夫之劍!”

感悟過怒劍訣的精髓,田昊搖頭。

難怪怒劍仙會成為五大劍仙中墊底的存在,所修劍道的確落了下乘。

真正的怒劍訣應該如同核d一般,平時安安靜靜,一旦爆發便驚天動地。

而怒劍仙卻如同一團烈焰,隨時都在燃燒,無法將怒火完美的控製內斂。

相比起來他更加看好白王蕭崇,其所修功法一靜一動,看似相互對立,但隻要能完美融合,平時顯靜,關鍵時刻爆發,那纔是完美一劍。

隻可惜白王蕭崇所看重的是皇位,能放在劍道修煉上的心思不多,未來成就有限,最多成為一個逍遙天境,想要領悟出劍仙之境絕無可能。

“怒劍訣的確是一種極端的劍道,戰天兄的劍已經到儘頭了!”

洛青陽深以為然,UU看書 www.kanshu.com他早就看出怒劍仙的怒劍訣已經到儘頭了,單純的怒劍無法讓其更進一步,除非能夠領悟出與之對立的靜劍,如道家陰陽之理一般相互調和,互相促進。

隻可惜那不是顏戰天的性子,相比起來將怒劍訣推升到極端強行進步更適合,但那條道路更為艱難,以顏戰天悟性資質很難成功。

“月姬笑送帖,冥侯怒殺人!

雖然你可能不會再笑了,但冥侯之怒依在,我便傳你斬地拔刀術,怒而拔刀,一擊必殺。”

結合之前山寨的斬天拔劍術,田昊融合怒劍訣的精髓,開創出一套斬地拔刀術。

伸指在月姬眉心一點,然後月姬便步上了慕雨墨的後塵,渾身抽搐,口吐白沫,白眼上翻的倒地,好在冇有鼻血橫流,顯然仍在承載的範疇內。

“李寒衣在養劍!”

看了眼倒在地上,姿態狼狽的兩位傾城佳人,洛青陽眼皮跳了跳,旋即道出另一件事情。

這是他昨天才發現的,李寒衣在洱海那裡養劍,又是為了誰而養劍?

“宋燕回值得李阿姨養劍對待?”

田昊也納悶的很,不明白是誰能讓那位阿姨靜心養劍,至少宋燕回不夠格。

——————

(李寒衣:老孃正是為某個多嘴的賊子養劍,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