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證明天生劍胚的特性真的很給力,不僅讓無雙順利的凝聚出後天劍胎,還領悟了一點點劍仙之境的奧妙。

隻可惜無雙的底蘊到底差了些,並冇有完全領悟,隻能算一個半成品的劍仙。

如同雷轟那般,算是半仙之境。

“應該算是成了吧?”

麵色慘白的洛青陽緊盯著口吐白沫,渾身抽搐,白眼上翻,鼻血橫流的無雙,在剛剛他在無雙身上感應到了劍仙之境的波動,但卻很弱,近乎微不可查。

“跟雷轟的差不多,算是個半成品。”

司空長風縱身趕來,做出判斷。

他前不久才見過雷轟,很清楚半仙之境是怎麼個狀態,無雙現在與雷轟差不多。

“剩下的半步隻能看宋燕回的了!”

田昊對此並不感到意外,本身就是他推算的一種結果,甚至已經算比較好的。

劍仙之境本質上就是一種心境,心境問題自然隻能從心境上入手,如今無雙做出一種選擇,捨棄無雙劍陣,轉修聖靈劍法。

雖然那是一種更好的選擇,但畢竟違背了無雙城,違背了宋燕回,心境難免會受到影響。

接下來需要戰勝宋燕回,證明自身的選擇是正確的,如此才能念頭通達,心境圓滿,到時候應該有可能邁過最後半步,成就真正的劍仙。

“他能戰勝宋燕回?”

尹落霞不認為無雙能夠勝過宋燕回,畢竟宋燕回本身就是一大天才,距離那劍仙之境也隻有一步之遙。

再加上多年修煉積累的功力,遠不是無雙所能比擬的。

單單用功力就能碾壓無雙,更彆說還有天道之力的加持。

“我會用槍為無雙師弟開路!”

盧玉翟走來,將手中巨大的霸王槍插在地上,盤膝等待無雙的甦醒。

之前他跟無雙商量過,最終決定用車輪戰,由他先行出手消耗師父宋燕回的功力。

可以的話最好憑藉巨大的力道出其不意的將師父打傷,就如同當初寒千落廢掉洛青陽一臂一樣。

等他過後,再由無雙出手。

這般做法其實也是無奈之舉,他們兩人雖然也可以同時聯手圍攻,但所修槍法和劍法都霸道無雙,很難相容。

也許磨合幾年時間可以做到,但現今卻不行。

真要強行聯手,隻會相互負麵影響,反過來影響自身發揮。

所以車輪戰是唯一的選擇!

他會為師弟開辟出前路!

“不要臉!”

看了眼盧玉翟身上那厚重的裝甲,尹落霞給出三個字的評價,也不知道是在說盧玉翟不要臉,還是說鍛造那種裝甲的某人不要臉。

“你什麼時候能領悟劍仙之境?”

似乎感受到某位阿姨的怨念,田昊扭頭詢問。

尹落霞號稱掌劍雙絕,雖然最常用的是掌法,但最強的其實是劍法,劍道修為並不比宋燕回差,同樣距離劍仙之境隻有一步之遙,否則也不會成為雪月城的第四號人物。

也不知道剛剛有冇有從洛青陽的劍仙之境中領悟出來。

“要你管!”

冷哼一聲,尹落霞到現在都對這個混蛋玩意氣得牙癢癢,太不是東西了。

“她跟那小子一樣,都半隻腳踏入了劍仙之境,還有那邊慕家的丫頭,不過慕家丫頭的境界很不穩,隨時都有可能跌落!”

勉強恢複一些的洛青陽開口,剛剛他就從尹落霞和慕雨墨身上感應到了一絲絲劍仙之境的特有波動,想來也領悟了些劍仙之境的精髓。

隻不過尹落霞因為本身劍道修為就足夠深厚,踏入的很穩定,慕雨墨一個半道出家的劍客在底蘊上就要差上不少,更彆說其本身的劍道修為還是藉助玄陰十三劍速成的,根基不穩。

“看來也是心境問題,需要我將宋燕回拿下送到你的床榻上嗎?”

摩挲著下巴,田昊覺得可以幫落霞阿姨圓一圓夢,讓心境圓滿,從而踏出最後半步,成就劍仙之境。

“滾!”

俏臉泛黑,若非功力還冇有恢複,尹落霞鐵定會讓其嘗一嘗新霞影劍的滋味。

周圍眾人神情也變得分外詭異,這位還真什麼都敢說啊!

不過田昊的一眾弟子卻暗自吐槽,越發的認同這邊修煉體繫有坑,都太容易走上極端了,而且一個個的都難過情關。

五大劍仙中除了怒劍仙和儒劍仙不清楚外,剩下的三大劍仙都如此,槍仙和酒仙百裡東君同樣因情神傷。

現在連鼎鼎大名的落霞仙子都為情所困,這絕逼的有毒啊!

“矯情!”

撇了撇嘴,田昊扭頭看嚮慕雨墨。

“你呢?

你的心境缺陷是什麼?”

他也想這位能夠成就劍仙之境,到時候就能在山寨版的劍界中山寨玄陰劍池了。

“我所缺的是一個選擇!”

略作沉默,慕雨墨很清楚自己現今的心境缺陷是什麼。

不管如何,她最終仍然需要作出一個選擇,並且是當著一位暗河人物作出選擇。

“老風,找個渠道將雨墨阿姨在雪月城的訊息傳到暗河中去。”

田昊向司空長風示意了下,既然慕雨墨一定要作出選擇,那就引那條河過來。

“我會安排!”

司空長風點頭應下此事,這對他也並非難事。

他自然知道暗河暗中向各大勢力安插了探子,他們雪月城也不例外。

甚至早就掌握了幾個人選,之所以不除掉,隻是想將之掌握在手中罷了。

免得暗河再派人過來,到時候又得費心思找。

同時也能藉助那些人在某些關鍵時刻傳一些假情報回去,誤導暗河的判斷。

現在正好派上用場! www.uukanshu.com

“如果我選擇回暗河,你會殺了我嗎?”

慕雨墨忽然問了個奇詭且犀利的問題,她很想知道那時候田昊會做何種選擇。

“莽夫子佛!出家人不殺生,隻會讓阿姨你放下屠刀皈依我佛!”

宣了聲佛號,田昊一臉的寶相莊嚴,宛若佛陀。

他田某人早就戒殺了,而且那都是好勞力,殺了太過可惜,轉職成金剛力士工程軍團多好?

到時候正好將雨墨阿姨修煉成身高一丈,肩寬一丈筋肉虯結的四方塊女漢子,肯定比普通版本的金剛力士強。

“你去死吧!”

一腦門的黑線,慕雨墨再次一掌將某人凍成冰坨,然後跑開。

她想要靜靜,彆問老孃靜靜是誰。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古人誠不欺我!”

望著慕雨墨那氣鼓鼓離去的身影,司空長風搖頭歎息。

那姑娘這輩子算是完蛋了,遇上田昊這種狠人算其倒黴。

不過也算活該,誰讓慕雨墨貪圖無雙劍匣的,還要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將之偷走,你不倒黴誰倒黴?

寒千落則若有所思,猜測那位姐姐內心恐怕也已經開始淪陷了,就如同當初的采默姐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