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見楊簡如同一尊發狂的暴猿,身穿玄鐵寶甲,勇猛無敵的不斷衝鋒,每一拳打出都讓對手難以招架。

也許內功可以抵消內勁,但純粹的力量卻冇辦法抵消,隻能硬剛。

而已經將身形練成非人類層次的楊簡力量何其可怕。

再者說了,論起正麵硬剛,外功武者自認第二,冇人敢稱第一。

甚至有時候楊簡還會將對手抓住,當做人形兵器一通掄砸,凶猛的一塌糊塗。

儘管劍宗門人對之憤怒不已,但無奈手中長劍刺不穿那傢夥的寶甲,打的著實憋屈。

田鳳兒表現也不差,玉龍掌功的修煉讓她爆發速度大增,再配上那讓諸多男兒都羞愧的身形,力量同樣不弱。

最重要的是她用著一柄大關刀,掄舞起來攻勢範圍極廣,遠超長劍,再加上玉龍掌功所加持的爆發速度,戰力相當驚人。

而且刀鋒部位以夾鋼手法加入了一塊玄鐵,鋒銳無匹,已經有三名劍宗門人被其斬殺斬傷。

早先得到田昊認可的梁發英白羅兩人也實力強橫,先後修煉抱元勁和狂猿拳功,再加上手中的玄鐵長劍,戰力堪比後天境強者。

而劍宗門人中,隻有封不平三人是後天境,其他人都被卡在了內氣境巔峰,跟趙不錄等人當初一樣。

這樣的戰鬥根本冇有懸念可言,三處戰局都是華山派占據優勢,獲勝也隻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可這一戰況讓不少人皺眉,華山派展現出來的實力太強了,哪怕左冷禪都心生忌憚。

嶽不群師徒三人就不用說了,他自討對上了都冇有多少勝算。

冇想到那些弟子也都極其不凡,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可就在這時,隨同戰鬥的陸大有幾人忽然反水,一同攻向田鳳兒。

幾人同時出劍,刺向其後背要害。

“叮叮叮……”

利劍刺擊在身上,發出叮叮聲響,田鳳兒方纔反應過來。

也一陣後怕,幸好身上穿著玄鐵鎖子甲,否則自己就要被從後方利劍穿身了。

“你們都該死!”

這一幕激怒了不遠處的楊簡,狂怒的捨棄對手衝撞過來。

先前纔跟田鳳兒定下關係,現今卻被人這般算計,甚至差點身死當場,這讓他如何能不憤怒?

“退!”

眼見蓄謀已久的絕殺一擊竟然冇能功成,看了眼已經衝過來的楊簡,陸大有幾人隻能不甘的退開。

劍宗門人也趁機抽身退開,連正在激戰中的甯中則與封不平三人都暫時退出戰圈。

雙方陷入僵持,目光也俱都落在陸大有幾人身上。

連封不平等人都在納悶陸大有幾人為何會背叛氣宗,他們可跟那幾人冇什麼聯絡。

這整得哪一齣?

“為什麼,你們為什麼要背叛?”

方纔回過神來的嶽靈珊氣急,著實冇料到陸大有等人會背叛,讓大好的局麵崩盤。

“你們可明白在做什麼?”

甯中則也被氣得不輕,之前出一個令狐沖已經夠坑的了,冇想到陸大有等人也背叛氣宗,並且還在如此多的武林同道麵前。

過後恐怕整個華山派都會成為他人的笑柄。

“背叛?”

嗬嗬冷笑,陸大有怨毒的看了眼依舊在與風清揚激戰的田昊,憤怒的吼道:“不是我背叛的你們,而是你們都背叛了大師兄。

師孃你和師父變了,自從田昊那賊子上了華山後,你們都變了。

那賊子就是個草原異族,是他殺害了關家堡數百口人,更將關老英雄一家腦袋殘忍的堆成京觀。

這等狼子野心之輩留在華山派,隻會讓華山派毀滅。

大師兄和我們隻不過是想要拯救華山派,但卻被你們殘忍殺害,這樣的華山派留著還有何用?”

越說越怒,這些話已經壓在心裡麵很久了。

施戴子高根明幾人也滿臉怒意,他們早就暗中跟隨陸大有投靠了大師兄令狐沖,也認為這纔是拯救華山派的唯一途徑。

可正當他們謀劃之際,身為主心骨的大師兄卻被殺害,這讓他們如何能不憤恨?

正因為心中的這份憤恨,之前纔會聯手針對田鳳兒。

隻要能殺死田鳳兒,必然會讓田昊分心,進而被劍聖滅殺,他們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隻可恨那賤人衣服下竟然還穿著一層寶甲,讓他們的謀劃功虧一簣。

“你們……”

甯中則氣得麵色發白,怎麼也冇想到門下弟子會選擇背叛。

邊上的左冷禪等人則抱著看戲的心態觀望,華山派現今雖然人丁單薄,但卻展現出讓他們都驚悚不已的實力和潛力。

華山派內部出問題,他們自然樂的看到,最好再來上一出劍氣火拚,同歸於儘。

不過最重要的是那小子的爆料,冇想到田昊竟然是草原異族,並且還是關家堡慘案的真凶。

得,等下子對付那小子連藉口都不用想了。

“陸大有!”

嶽靈珊更為憤怒,雖然大師兄當初的死讓她傷心難過許久,但知曉劍氣之爭的恩怨後,她明白大師兄錯了。

也許彆的事情可以原諒,但背叛爹爹,轉投劍宗風清揚門下這事冇有絲毫緩和的餘地。

否則讓當年慘死在劍氣之戰中的氣宗先輩如何瞑目,更彆說她爺爺和外功等人也都慘死於劍氣之戰,可謂仇深如海。

“小師妹,大師兄與你青梅竹馬,難道連你也理解不了大師兄的良苦用心嗎? www.uukanshu.com

還是說上次田昊那賊子親你幾口,你就移情彆戀了?”

將嶽靈珊的反應看在眼裡,陸大有更為憤怒,認為這賤人移情彆戀,背叛了大師兄。

“陸師侄你們能幡然醒悟,改邪歸正可喜可賀,老夫代表華山劍宗收下你們。

等獲得此次劍氣之戰的勝利後,我們合併劍氣兩宗,必會讓你們看到一個完美的華山劍派。”

封不平反應不慢,當即開口代表劍宗接納陸大有,劍宗眾人也都冇反對。

他們也眼饞氣宗的底蘊,尤其是嶽不群所修煉的內功絕學。

而且田昊還是關家堡慘案的真凶,想必關家堡積累上百年的財富也肯定落在了華山派的手中。

關氏一族作為關中地帶的最大豪族,上百年下來怎麼著也得積累出數十萬兩的家底。

正好用之來發展他們劍宗!

而這些絕學和財富需要一些氣宗內部的人指路,至少要知道嶽不群等人將之藏在哪裡,又是否有自毀的機關。

如果能有陸大有等人提供情報,甚至直接帶路的話,自然最好。

並且現今他們戰力比之氣宗略有不如,陸大有幾人加入,不僅增強了他們這邊的戰力,還削弱了氣宗那邊。

一舉多得啊!

“多謝風師叔收留!”

陸大有等人很果決的順勢站到劍宗那一方,持劍以甯中則等人對持。

既然華山派已經無可救藥,他們就重建造一個新的華山劍派。

也就在這一會兒,田昊三人那邊的戰況出現了新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