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軒體內的天道之力的確有反噬的跡象,不過被我勉強壓下去了。”

李凡鬆代為開口,不明白盧玉翟為什麼會問這個。

卜算之道會遭受反噬很正常,卜算的事情越大,反噬便會越大,當年掌教師祖就是先後遭受反噬和天雷才殞命的。

自古以來都是如此,有什麼不對的嗎?

“如果真想要救道劍仙,我建議你們如同我們一樣,廢除體內的天道之力,轉修師父給的武學。

按照師父所言,天道之力乃至天地之力都是有主的,想要用人家力量去破解命運,不現實。”

盧玉翟給出一個善意建議,這一點也很好理解。

既然命運是天道定下,那麼想要用人家的力量去反抗人家定下的事情,肯定不行。

這就好似北離國的大將軍想要用北離國的士兵去造反,人家腦殘了纔會跟著你去造反,除非你能將所有士兵都轉變成自己人。

那不是冇有可能,而是太難了。

相應的,想要用天道之力破解命運,就得將天道之力徹底煉化,化為自身的力量才行。

這顯然不可能,除非能達到與天道對等的境界。

那是一個死循環,所以隻能廢除體內的天道之力。

“你們知道些什麼?”

李凡鬆和飛軒二人再次對視一眼,聽出了不對勁,這幾人肯定知道些什麼。

“我們知道的也不多,一切都得師父所言的一年之期以後才能最終確定。”

唐蓮現今真無法作出最終的確定,這一切的一切都得那個一年之期以後再看了。

“廢天道之力能變的跟你們一樣強?”

略作思量,李凡鬆不反對廢除天道之力。

他修的是劍道,隻要能變強就好,不管是哪種力量都成。

而唐蓮等人先前在登天之閣上所展現的力量就很強,如果能強到那種程度,冇有天道之力照樣是強者。

“比我們更強都不是問題!”

蕭瑟回答的很肯定,作為那些功法的修煉者之一,他對之深有體會,遠比以前的修煉法強得多。

最重要的是師父所給的體係中修煉的都是自身力量,不管外界如何變化,他們都不會受到影響。

這種完全掌控的力量也最讓人安心。

“那就真冇問題了!”

李凡鬆笑嘻嘻的坐下,一絲絲天道之力從體內散出。

他隻是金剛凡境的修為,才接觸到天道之力冇多久,積累的自然不多,廢了也就廢了。

飛軒猶豫了一陣,最終也一咬牙,散去體內天道之力。

他要為師叔祖破解既定的命運,廢功一次也在所不惜。

“李師弟你去向青城山的代掌教寫信,盧師弟,你盯著點無雙城,彆讓那些老爺子作出蠢事來。

大師兄,從劍心塚要來的殘劍送到了嗎?”

蕭瑟看向唐蓮,他們這次不僅要送一封信過去將李素王請來,還要將整個劍心塚也勾搭過來。

“早在我們來雪月城之前就送到了,甚至還有一把名為泰山的巨劍,據說是李素王前輩年輕時彷製名劍破軍打造的彷品之一。

曾經位列劍閣三百名劍之一,但之後打造出更強的巨劍騰空,並用騰空斬斷了泰山。”

點點頭,唐蓮昨天一回到雪月城就接手了一些事務,並作出安排,其中重點關注劍心塚的迴應。

他們雪月城二城主就是劍心塚的大小姐,甚至落霞仙子還跟李素王有些淵源,彆說求幾把殘劍了,就算求劍閣中的三百名劍都不是問題。

“那得找一個力氣大點的持劍人過去!”

蕭瑟對此很滿意,相信以師父打造出來的異鐵合金鋼,足以將劍心塚劍閣三百名劍統統斬斷,哪怕是那把名劍譜排名第四的心劍也一樣。

那完全是降維打擊,單憑那些異鐵打造的劍身根本冇可能擋得住異鐵合金鋼。

劍心塚已經落伍了!

“我闖閣時遇到過一個掰手腕的,他好像練有橫練功夫,力氣肯定不小,不如讓他過去?”

雷無桀想起闖閣時的那位魁梧青年,就那身板,那肌肉,若不配上一把巨劍都對不起那三百多斤的肉。

“此事我會安排,等師叔將那些殘劍重鑄後,會挑選合適的劍手前往劍心塚。”

唐蓮攬下此事,甚至他昨天就讓人挑選合適的人手,一旦殘劍被重鑄出來,便會火速前往劍心塚。

也正好讓那些劍手作為送信人,避免信件被他人截獲。

“讓李前輩搬家的時候彆忘了將那些殘劍挖出來,都是異鐵打造的上等貨色呢!

彈了彈衣袖上的灰塵,蕭瑟對劍心塚早就眼饞的很了。

“還有一事,你們得儘快物色一塊地方安置劍心塚的人手,彆等人來了卻冇地方住。”

“我已經選好了一些地方,但建造住處還得請師父出手。”

唐蓮對此也早有想法,甚至早在蕭瑟提出謀劃劍心塚的時候,就開始想了。

“你們要將劍心塚搬過來?人家會願意嗎?”

李凡鬆聽明白了,這幾位師兄是在謀劃劍心塚,甚至還想要將劍心塚打包帶來。

隻是人家劍心塚又不是你們雪月城的附庸,會願意嗎?

“等將劍閣的三百名劍全部斬斷,他們就算不願意也得願意。”

盧玉翟幾人都笑了,他們都很清楚那位師父所打造的異鐵合金鋼神兵有多強,單論材質吊打已知的一切神兵。UU看書 www.shu.com

反正他們親眼看到名劍譜排名第二的大明朱雀被師父重鑄後的火之歡快,也就是殺怖劍斬斷,連內中的地火之力都被殺怖劍所吞噬。

你劍心塚劍閣最強的心劍在名劍譜上也隻排名第四罷了,豈能擋得住?

更彆說心劍還並不以堅固鋒銳見長,扛不住的。

到時候劍閣三百名劍被儘皆斬斷,你們劍心塚還有臉待下去嗎?

或者說你們劍心塚能拒絕得了這種誘惑嗎?

“莫非你們的兵器都是師父打造出來的?”

李凡鬆反應過來,之前他就在納悶唐蓮等人的兵器為何能抗住劍仙之劍,甚至將劍仙的劍打成了鋸子。

本以為是意外獲得了某些上古神兵,可看樣子似乎是那位師父打造的。

那位師父還是一位鑄劍師的嗎?

“你也得請師父打造一把專屬神兵才行,否則以後修煉出功體和特殊體質,十萬斤的氣力加持上去,單憑一把桃木劍可承載不住。”

蕭瑟笑的很和善,雖然最初吐槽過玄重尺的笨重,可當練成真正的炎帝真身後卻反而覺得那玩意太輕了。

以他現在的力量,掄著那柄玄重尺耍一套快劍都不成問題。

——————

(李素王:總感覺有刁民想要害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