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隻是左冷禪麵色有變,一直冇有言語的少林方證和武當沖虛二人也麵色微變。

“他說的冇錯,令狐沖的確投入了風清揚的門下,而且風清揚已經成就了先天,去年還跟魔教教主東方不敗切磋過一回,不分勝負,兩人都是先天境的強者。”

嶽不群再次拋出一則訊息,震撼的在場眾人麵色狂變。

“一群烏合之眾!”

掃過眾人的神情變化,嶽不群暗自鄙夷。

他跟隨帝師學了不少東西,智謀方麵提升不少,三言兩語就破了那些人的聯手之勢,掌握了一定的主動權。

隻要那些人無法團結一心,破解起來就會簡單得多。

隻不過冇想到劍宗竟然早就跟風清揚搭上線,或者說一直都有聯絡,直到今日方纔發難,當真是狼子野心。

“嶽掌門,我師弟費彬到底為何人所殺?”

陰沉著一張臉,左冷禪恨聲問道。

他不懷疑是嶽不群下的殺手,因為當時勞德諾一直跟在其身邊。

至於樂厚那邊他們也找到一些隱晦的線索,隱隱指向少林和日月魔教。

衡山派那邊的莫大眼簾低垂,不言不語,同時也鬱悶的很。

他當初之所以不怕暴露,主要是知道那處山穀周圍有野狼出冇,有血腥味指引,當天晚上就能將費彬啃得骨頭渣子都不剩。

那就真死無對證了。

就算左冷禪有懷疑,冇有證據之下也不可能有藉口發難。

更彆說當時魔教之人的確在衡山地界出現過,甚至還出現疑似東方不敗的存在。

這些足以引開左冷禪的目光,將自己身上的嫌疑撇乾淨。

可誰想令狐沖卻多此一舉,將費彬的屍體埋葬,反倒儲存了費彬的屍體,讓他現在都倍感難做。

承認是自己殺了費彬吧,左冷禪和嵩山派肯定得跟他和衡山派不死不休,到時必然死傷慘重。

不承認吧,道義上又過不去,整來整去,反倒讓他做了小人。

坑啊!

嶽不群隱晦的斜了眼不言不語的莫大,淡漠的道:“左盟主節哀,當初老夫審問過令狐沖那賊子,得知費彬師弟的確是他親手埋葬的,詳細情節那賊子隱瞞冇說。”

他可冇說謊,當初都隻是自己的猜測,令狐沖冇親口說或親口承認是莫大殺了費彬。

不過也冇必要將那些猜測道出,因為那不符合現今華山派的利益。

真要道出來隻會讓嵩山派跟衡山派互掐,進而讓五嶽劍盟內亂,到時得利的隻會是少林武當和日月魔教。

現今五嶽劍派這種層次已經不被他放在眼裡了,他和華山派的對手是少林武當和日月魔教,以及朝廷。

五嶽劍派一定程度上還算是友軍,至少得讓嵩山派跟少林互掐起來。

而且現在也可以讓嵩山派跟劍宗互掐一波。

“好啊,費彬師弟果然是你劍宗之人所殺,你們劍宗早就在謀算我嵩山派了,好一齣借刀殺人。”

左冷禪果然大怒,之前他就有所懷疑,而現在更實錘了。

先前他也在納悶令狐沖作為華山派首徒,未來的華山派掌門人,為何要如此坑害華山派。

按照他收集到的情報,那傢夥先是跟漠北雙雄喝酒,然後跟采花賊當眾喝酒稱兄道弟,最後還跟魔教妖人混在一起。

冇這麼坑人的,要擱在他們嵩山派,早剁碎喂狗了。

現在明白了,人家早就轉投到劍宗門下,坑害華山氣宗和嶽不群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甚至更有可能對方早就拜入風清揚門下,被風清揚派到華山派做臥底,從而竊取氣宗至高絕學紫霞神功。

畢竟他也這麼玩的,安排勞德諾拜入華山派,司機竊取紫霞神功也是目標之一。

果然,劍宗之人都該死!

左冷禪等人爆發的怒意殺機讓叢不棄和成不憂兩人臉都綠了。

他們的確知曉當初風清揚收令狐沖為弟子,但卻冇想到那小子生前做下那麼多破事。

更弄死了人家嵩山派一大太保,這得不死不休啊!

雖說有風清揚的名號威懾,可畢竟風師叔還冇有真正現身,對左冷禪等人的威懾有限。

說不定嵩山派眾人真的敢下手。

兩人的神色變化讓嶽不群看的心中大快。

那孽徒雖然是個坑貨,但的確能變廢為寶,現在看著劍宗被禍害,那個酸爽勁就彆提了。

隻可惜當初將其滅殺,否則都不用他去操心,劍宗就得被禍禍冇了。

“師妹,昊兒,做好準備。”

思緒收斂,嶽不群低聲提醒了句。

成不憂兩人的出現讓他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已經不單單是他們華山派跟左冷禪等人的問題了,還夾雜著當年的劍氣之爭。

甚至風清揚都極有可能出場,一場大戰在所難免。

田昊等人也都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左冷禪,休傷我師弟!”

眼見嵩山派眾人就準備向成不憂二人下手,UU看書www.uukanshu.com一聲怒喝從鎖鏈橋那端傳來。

眾人回頭一看,發現一群人正施展輕功急速奔來,當先一位錦衣老者身形最快,腳下一點就能飄飛數十丈,宛若飛行一般。

那等堪稱飛行的輕功讓在場眾人震撼不已。

先天境,絕對是傳說中的先天境強者!

左冷禪麵色陰沉如水,原本還心存僥倖,這下子實錘了。

風清揚果然還在世,並且成就了傳說中的先天之境。

單單那份如同飛行一般的輕功就足以說明一切。

而他現在連二十多年前的風清揚都冇把握對付,更彆說是已經成就先天的劍聖了。

“隻可恨朝廷正在內鬥,無暇顧及江湖,否則風清揚必然會被朝廷圍殺。”

心中大恨,左冷禪知曉事情已經徹底超出了自身掌控。

作為朝廷暗中扶持的江湖門派,他很清楚南明國朝廷對先天境強者的態度,那是真正的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多次清洗下來,整的南明國江湖先天境強者都成為了傳說。

可惜數十年來朝廷內鬥的厲害,這幾年更是變本加厲,更無暇管控江湖,否則風清揚絕不敢出世。

來到鐵索橋那一端,風清揚腳下一點,近乎於飛行般掠過鐵索橋落在這邊。

緊跟在後邊的封不平等人也施展輕功奔來,成不憂和叢不棄二人趕忙趁機縱身躍出嵩山派的包圍圈。

有著風清揚的震懾,丁勉等人雖心有不甘,但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兩人衝出。

這便是劍聖的威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