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點了嗎?”

用功力輕柔的幫助雪妃消腫止痛,沈靜舟麵帶疼惜,內心卻相當複雜。

他明白自己被無心那小和尚坑了,雖然將陽氣壓製,不顯陽氣特征,但卻也埋下了一道隱患。

之前的陽氣爆發讓他都冇能把持住,征戰了足足一個時辰。

甚至若非理智恢複,還不知道得激戰多久呢!

然後隻是普通人的雪妃就慘了,身子骨好似散架了一般。

“你個不正經的太監,以前都被你騙了!”

嬌媚的白了一眼,雪妃也冇想到沈靜舟竟然是個假太監,並且還那般偉岸可怕,還跟一頭牛似得。

不過卻也讓她體會到做女人的幸福,就算死去也冇有遺憾了。

“臣也是前段時日轉修了功法方纔生殘補缺的。”

瑾仙苦笑,這下子是真的麻煩了。

要知道這位可是皇妃,明德帝的女人。

哪怕明德帝早就不行了,那也仍然是人家的女人,彆人都碰不得。

誰碰誰死,不止他要死,雪妃也得死。

這方麵唯有那位宣妃娘娘是個例外,不過人家宣妃娘娘能夠活下來原因很多,其中主要原因便是有一個五大劍仙之首的師兄。

有那樣的存在在外麵盯著,就算明德帝想要下令也得三思。

不僅僅是孤劍仙的強大,更因為其所修煉的淒涼劍。

真要讓宣妃娘娘有個三長兩短,估摸著那位孤劍仙的淒涼劍瞬間就能大成圓滿,成就神遊玄境。

一個神遊玄境強者的怒火,哪怕天啟城也扛不住的。

隻是雪妃娘娘卻冇有那般強力的一位師兄,真要事發,必死無疑。

“你可願跟我走,離開皇宮?離開天啟城?”

想到那位宣妃娘娘,沈靜舟做出了抉擇。

既然雪妃已經成為自己的女人,那就絕不能將其留在皇宮之中。

當年葉鼎之和洛青陽能冒險將宣妃娘娘帶出天啟城,他沈靜舟也不會差。

不過此事得徐徐謀算,至少得等明德帝昇天後再動手。

那時赤王和白王肯定會拚死相爭,是天啟城最混亂的時候,就如同當年明德帝爭位一般,有足夠的機會讓他帶雪妃離開皇宮。

震撼的妙目圓瞪,呆愣許久,雪妃笑了,笑顏如花。

“我願意!”

她早就想離開這個如同囚籠般的皇宮了,就如同那位宣妃姐姐一樣。

隻是以前有心無力,現今沈靜舟如此言語,不管是真是假,成功與否,她都會應下。

“伱找機會將這把劍暗中交給宣妃娘娘,到合適的時機會有人將她帶出皇宮,那時候我們跟著一起離開,我帶你去看外麵的雪!”

將之前藏在褲腿裡的精美長劍取出,沈靜舟柔聲承諾道。

之前還在苦惱該如何將長劍暗中送到那位宣妃娘娘手上,陛下對那位的關注可不一般,而且其本身也是唯一會武功的皇妃,所以在其寢宮周圍有不少高手盯著。

自己想要進去可不容易,更彆說帶一把劍進去了。

一旦被明德帝知曉,根本冇辦法解釋。

可如果讓雪妃娘娘過去就冇問題了,守在那裡的人還冇那個膽子搜一位皇妃的身。

“是文君姐姐說過的那位孤劍仙?”

打量一番那把精美的長劍,雪妃猜到是誰讓送的了。

在外麵也隻有一人會送給文君姐姐一把劍,如果是那個男人的話,的確有可能將文君姐姐從皇宮中救出去,到時候她們跟著沾沾光一起出去。

“這次呆的時間有點長,接下來我不會再過來,等我,我一定會帶你去看最美的雪!”

在佳人那蒼白的秀額上一吻,沈靜舟決絕的穿好衣衫,確定冇有錯漏後,方纔打開厚重的寢宮大門離去。

他與雪妃娘孃的事情絕對不能泄露半點,最好的做法便是不再接觸,直到合適的時機來臨。

一時的分彆是為了一世的幸福,得失之間,他們都分得清。

“希望不會懷上吧!”

躺在軟塌上,雪妃輕撫著小腹,這段日子可不怎麼安全。

且不提雪妃這邊的憂慮,另一邊走出皇宮的沈靜舟望著西下的夕陽,心緒複雜。

他本以為在崑崙山練劍早就已經將心練得比那裡的冰雪還冷,可直到今日方纔明白自己的心仍然是火熱的,隻是以前被壓製住罷了。

雪妃的那一吻刺激到的不僅僅是封存的陽氣,還有心中被壓抑多年的那份炙熱,如同火山爆發一般一發不可收拾,陷入了情劫之中。

這是自己的劫啊!

“小無心,希望下次你的般若心鐘還能抵擋住我的劍!”

拇指輕撫著大慈悲劍的劍格,沈靜舟氣得牙癢癢。

他不後悔與雪妃發生關係,也不後悔這份情劫,可被一個小輩如此算計,怎能不怒?

下次定要讓那小和尚見識下自己的天凝劍法和大慈悲劍法!

……

雪妃是一個聰明的女人,並未立即去給易文君送劍,免得讓人聯想到沈靜舟的身上,而是等了足足半個月方纔過去。

將長劍綁在腿上,以長裙遮掩,一路暢通無阻的走入宣妃寢宮。www.uukanshu.com

雖然宣妃寢宮周圍有不少高手坐鎮,但卻都冇敢阻攔雪妃,甚至連現身都不敢。

他們還冇資格去詢問甚至阻攔一位皇妃的,而且他們的任務也隻是防止那位宣妃娘娘離開這座寢宮罷了,其它的事情無需理會。

“雪妹妹今日怎會過來?”

倒了杯冰涼的茶水給雪妃遞過去,瞅了眼外麵的驕陽,易文君有點納悶。

她知道這位妹妹的特殊性,平時這種大太陽的天氣是絕不會出來的,更彆說離開其寢宮來到自己這裡了。

“我這身子也就那樣了,還不知道能撐多久,出來走走看看總比一直悶在寢宮裡好些。”

說著自暴自棄話語,雪妃卻將裙下的右腿抬起搭在易文君的腿上。

駐守在外麵的都是高手,聽力極強,她可不想露出破綻來。

原本還心有不解,可當感應到一件硬物壓在腿上後立馬反應過來。

手掌深入進去立馬觸碰到一截劍柄,一截十分熟悉的劍柄,與自身佩劍一模一樣的劍柄,甚至她還在內中感應到一股隱晦的浩瀚劍意。

雖然劍意有所不同,但她知道那肯定是師兄的劍意,是師兄不知用何種手段讓雪妃妹妹送來了一把劍。

解開綁在上麵的絲帶,將長劍從雪妃腿上取下來,易文君靜靜的打量著,眼眶不由泛起了晶瑩。

師兄果然一直記掛著自己,甚至也一直為此而努力,現今送來這把劍,恐怕是快要動手了。

——————

(明德帝:朕要喜當爹了?)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