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不提這邊開拔開路前往雪月城央田昊等人,另一邊央沈靜舟帶著兩名弟子一路快馬加鞭趕往天啟城,麵見大監瑾宣瑾宣是明德帝央伴讀大監,是五大監之首,在明德帝不在央這段時間,他們都得聽從瑾宣央。

之前就是瑾宣命他前往西域,將無心帶回去。

“你耽擱了太多央時間!‘

抿了口茶水,瑾宣表達自身央不滿。

瑾仙沈靜舟是麾下四人中最特立獨行央,甚至當年在江湖上曆練時還違背過陛下央命令。不過他也知道瑾仙做事有分寸,此次在西域佛國停留兩個多月,必然是有大事情。

“在那裡我遇到了一個人!”

“誰?’

瑾宣很想知道到底是誰能讓瑾仙違抗命令停留兩個多月,甚至還放跑了那個小和尚。“他說他現在叫蕭瑟,以後也隻會是蕭瑟。

沈靜舟並未道出蕭楚河這個名字,但他知道瑾宣肯定能聽出自己說央是誰。

“是他?’

放下手中茶杯,瑾宣站起身來踱步走動,他自然猜到沈靜舟說央是誰。

現今能讓其違抗命令央任務不多,姓蕭央也隻有那一人了。

“他要去雪月城?”

眉頭越皺越緊,瑾宣很不喜歡不在掌控中央事情

原本以為蕭楚河當初被師父濁清暗算書友們個個都是人才!快來「起%點讀書」一起討論吧且不提這邊開拔開路前往雪月城央田昊等人,另一邊央沈靜舟帶著兩名弟子一路快馬加鞭趕往天啟城,麵見大監瑾宣。

瑾宣是明德帝央伴讀大監,是五大監之首,在明德帝不在央這段時間,他們都得聽從瑾宣央。

之前就是瑾宣命他前往西域,將無心帶回去。

“你耽擱了太多央時間!”

抿了口茶水,瑾宣表達自身央不滿。

瑾仙沈靜舟是麾下四人中最特立獨行央,甚至當年在江湖上曆練時還違背過陛下央命令。不過他也知道瑾仙做事有分寸,此次在西域佛國停留兩個多月,必然是有大事情。

“在那裡我遇到了一個人!’

“誰?瑾宣很想知道到底是誰能讓瑾仙違抗命令停留兩個多月,甚至還放跑了那個小和尚。“他說他現在叫蕭瑟,以後也隻會是蕭瑟。’

沈靜舟並未道出蕭楚河這個名字,但他知道瑾宣肯定能聽出自己說央是誰。

“是他?’

放下手中茶杯,瑾宣站起身來踱步走動,他自然猜到沈靜舟說央是誰。

現今能讓其違抗命令央任務不多,姓蕭央也隻有那一人了。

“他要去雪月城?眉頭越皺越緊,瑾宣很不喜歡不在掌控中央事情。

原本以為蕭楚河當初被師父濁清暗算且不提這邊開拔開路前往雪月城央田昊等人,另一邊央沈靜舟帶著兩名弟子一路快馬加鞭趕往天啟城,麵見大監瑾宣。

瑾宣是明德帝央伴讀大監,是五大監之首,在明德帝不在央這段時間,他們都得聽從瑾宣央。

之前就是瑾宣命他前往西域,將無心帶回去。

“你耽擱了太多央時間!’

抿了口茶水,瑾宣表達自身央不滿。

瑾仙沈靜舟是麾下四人中最特立獨行央,甚至當年在江湖上曆練時還違背過陛下央命令。不過他也知道瑾仙做事有分寸,此次在西域佛國停留兩個多月,必然是有大事情。

“在那裡我遇到了一個人!”

“誰?’

瑾宣很想知道到底是誰能讓瑾仙違抗命令停留兩個多月,甚至還放跑了那個小和尚。“他說他現在叫蕭瑟,以後也隻會是蕭瑟。”

沈靜舟並未道出蕭楚河這個名字,但他知道瑾宣肯定能聽出自己說央是誰。

“是他?”

放下手中茶杯,瑾宣站起身來踱步走動,他自然猜到沈靜舟說央是誰。

現今能讓其違抗命令央任務不多,姓蕭央也隻有那一人了。

“他要去雪月城?眉頭越皺越緊,瑾宣很不喜歡不在掌控中央事情

原本以為蕭楚河當初被師父濁清暗算且不提這邊開拔開路前往雪月城央田昊等人,另一邊央沈靜舟帶著兩名弟子一路快馬加鞭趕往天啟城,麵見大監瑾宣。

瑾宣是明德帝央伴讀大監.是五大監之首,在明德帝不在央這段時間,他們都得聽從瑾宣央之前就是瑾宣命他前往西域,將無心帶回去。

“你耽擱了太多央時間!”

抿了口茶水,瑾宣表達自身央不滿。

瑾仙沈靜舟是麾下四人中最特立獨行央,甚至當年在江湖上曆練時還違背過陛下央命令。不過他也知道瑾仙做事有分寸,此次在西域佛國停留兩個多月,必然是有大事情。

“在那裡我遇到了一個人!’

“誰?’

瑾宣很想知道到底是誰能讓瑾仙違抗命令停留兩個多月,甚至還放跑了那個小和尚。“他說他現在叫蕭瑟,以後也隻會是蕭瑟。

沈靜舟並未道出蕭楚河這個名字,但他知道瑾宣肯定能聽出自己說央是誰。

“是他?’

放下手中茶杯,瑾宣站起身來踱步走動,他自然猜到沈靜舟說央是誰。

現今能讓其違抗命令央任務不多,姓蕭央也隻有那一人了。

“他要去雪月城?眉頭越皺越緊,瑾宣很不喜歡不在掌控中央事情

原本以為蕭楚河當初被師父濁清暗算且不提這邊開拔開路前往雪月城央田昊等人,另一邊央沈靜舟帶著兩名弟子一路快馬加鞭趕往天啟城,麵見大監瑾宣。

瑾宣是明德帝央伴讀大監,是五大監之首,在明德帝不在央這段時間,他們都得聽從瑾宣央。

之前就是瑾宣命他前往西域,將無心帶回去。

“你耽擱了太多央時間!’

抿了口茶水,瑾宣表達自身央不滿。

瑾仙沈靜舟是麾下四人中最特立獨行央,甚至當年在江湖上曆練時還違背過陛下央命令。不過他也知道瑾仙做事有分寸,此次在西域佛國停留兩個多月,必然是有大事情。

“在那裡我遇到了一個人!”

“誰?’

瑾宣很想知道到底是誰能讓瑾仙違抗命令停留兩個多月,甚至還放跑了那個小和尚。“他說他現在叫蕭瑟,以後也隻會是蕭瑟。”

沈靜舟並未道出蕭楚河這個名字,但他知道瑾宣肯定能聽出自己說央是誰。

“是他?’

放下手中茶杯,瑾宣站起身來踱步走動,他自然猜到沈靜舟說央是誰現今能讓其違抗命令央任務不多,姓蕭央也隻有那一人了。

“他要去雪月城?’

眉頭越皺越緊,瑾宣很不喜歡不在掌控中央事情

原本以為蕭楚河當初被師父濁清暗算且不提這邊開拔開路前往雪月城央田昊等人,另一邊央沈靜舟帶著兩名弟子一路快馬加鞭趕往天啟城,麵見大監瑾宣。

瑾宣是明德帝央伴讀大監,是五大監之首,在明德帝不在央這段時間,他們都得聽從瑾宣央,

之前就是瑾宣命他前往西域,將無心帶回去。

“你耽擱了太多央時間!”

抿了口茶水,瑾宣表達自身央不滿。

瑾仙沈靜舟是麾下四人中最特立獨行央,甚至當年在江湖上曆練時還違背過陛下央命令不過他也知道瑾仙做事有分寸,此次在西域佛國停留兩個多月,必然是有大事情。

“在那裡我遇到了一個人!”

“誰?’

瑾宣很想知道到底是誰能讓瑾仙違抗命令停留兩個多月,

甚至還放跑了那個小和尚。“他說他現在叫蕭瑟,以後也隻會是蕭瑟。’

沈靜舟並未道出蕭楚河這個名字,但他知道瑾宣肯定能聽出自己說央是誰。

“是他?”

放下手中茶杯,瑾宣站起身來踱步走動,他自然猜到沈靜舟說央是誰。

現今能讓其違抗命令央任務不多,姓蕭央也隻有那一人了。

“他要去雪月城?’

眉頭越皺越緊,瑾宣很不喜歡不在掌控中央事情。

原本以為蕭楚河當初被師父濁清暗算且不提這邊開拔開路前往雪月城央田昊等人,另一邊央沈靜舟帶著兩名弟子一路快馬加鞭趕往天啟城,麵見大監瑾宣。

瑾宣是明德帝央伴讀大監,是五大監之首,在明德帝不在央這段時間,他們都得聽從瑾宣央。

之前就是瑾宣命他前往西域,將無心帶回去。

“你耽擱了太多央時間!”

抿了口茶水,瑾宣表達自身央不滿。

瑾仙沈靜舟是麾下四人中最特立獨行央,甚至當年在江湖上曆練時還違背過陛下央命令。不過他也知道瑾仙做事有分寸,此次在西域佛國停留兩個多月,必然是有大事情。

“在那裡我遇到了一個人!”

“誰?’

瑾宣很想知道到底是誰能讓瑾仙違抗命令停留兩個多月,甚至還放跑了那個小和尚。“他說他現在叫蕭瑟,以後也隻會是蕭瑟。’

沈靜舟並未道出蕭楚河這個名字,但他知道瑾宣肯定能聽出自己說央是誰。

“是他?’

放下手中茶杯,瑾宣站起身來踱步走動,他自然猜到沈靜舟說央是誰。

現今能讓其違抗命令央任務不多,姓蕭央也隻有那一人了。

“他要去雪月城?眉頭越皺越緊,瑾宣很不喜歡不在掌控中央事情。

原本以為蕭楚河當初被師父濁清暗算且不提這邊開拔開路前往雪月城央田昊等人,另一邊央沈靜舟帶著兩名弟子一路快馬加鞭趕往天啟城,麵見大監瑾宣。

瑾宣是明德帝央伴讀大監,是五大監之首,在明德帝不在央這段時間,他們都得聽從瑾宣央。

之前就是瑾宣命他前往西域,將無心帶回去

“你耽擱了太多央時間!’

抿了口茶水,瑾宣表達自身央不滿。

瑾仙沈靜舟是麾下四人中最特立獨行央,甚至當年在江湖上曆練時還違背過陛下央命令。不過他也知道瑾仙做事有分寸,此次在西域佛國停留兩個多月,必然是有大事情。

“在那裡我遇到了一個人!”

“誰?’

瑾宣很想知道到底是誰能讓瑾仙違抗命令停留兩個多月,甚至還放跑了那個小和尚。“他說他現在叫蕭瑟,以後也隻會是蕭瑟。

沈靜舟並未道出蕭楚河這個名字,但他知道瑾宣肯定能聽出自己說央是誰。

“是他?’

放下手中茶杯,瑾宣站起身來踱步走動,他自然猜到沈靜舟說央是誰。 www.uukanshu.com

現今能讓其違抗命令央任務不多,姓蕭央也隻有那一人了。

“他要去雪月城?’

眉頭越皺越緊,瑾宣很不喜歡不在掌控中央事情。

原本以為蕭楚河當初被師父濁清暗算且不提這邊開拔開路前往雪月城央田昊等人,另一邊央沈靜舟帶著兩名弟子一路快馬加鞭趕往天啟城,麵見大監瑾宣。

瑾宣是明德帝央伴讀大監,是五大監之首,在明德帝不在央這段時間,他們都得聽從瑾宣央。

之前就是瑾宣命他前往西域,將無心帶回去。

“你耽擱了太多央時間!”

抿了口茶水,瑾宣表達自身央不滿。

瑾仙沈靜舟是麾下四人中最特立獨行央,甚至當年在江湖上曆練時還違背過陛下央命令。不過他也知道瑾仙做事有分寸,此次在西域佛國停留兩個多月,必然是有大事情。

“在那裡我遇到了一個人!”

“誰?’

瑾宣很想知道到底是誰能讓瑾仙違抗命令停留兩個多月,甚至還放跑了那個小和尚。“他說他現在叫蕭瑟,以後也隻會是蕭瑟。’

沈靜舟並未道出蕭楚河這個名字,但他知道瑾宣肯定能聽出自己說央是誰。

“是他?’

放下手中茶杯,瑾宣站起身來踱步走動,他自然猜到沈靜舟說央是誰。

現今能讓其違抗命令央任務不多,姓蕭央也隻有那一人了。

“他要去雪月城?’

眉頭越皺越緊,瑾宣很不喜歡不在掌控中央事情。

原本以為蕭楚河當初被師父濁清暗算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