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司空長風聊了一陣姬若風便縱身離開,返回北離。

他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說調查暗河想要做什麼

至於自家閨女則留在了此地,等待那人下來。

“師父,這就是弟子跟你說過的姬雪。’

蕭瑟將姬雪引見給自家非人的師父,姬雪和很乖巧的向田昊行了拜師禮。

“弟子姬雪拜見師父!”

在來之前父親就已經將一切都跟她說清楚了,她過來除了要拜師學習那種全新的武道體係外,更要觀察此人言行,看看其真正的意圖是什麼。

“資質不錯,心性也足夠沉穩!”

點點頭,田昊認下這個便宜弟子。

這種炮灰弟子他一向是多多益善的,能來多少,就來多少。

“大覺禪師,麻煩你通過你們的人脈關係為我們準備一個月的乾糧,小蕊,你一會兒按照現今西域諸多佛國的糧價給出錢財結算。”

轉頭看向身側的大覺,田昊道出一個請求。

那五萬金剛力士現今可都是大肚漢,必須得準備足夠的乾糧才行。

畢竟接下來要用一個月的時間打通西域佛國這邊與雪月城之間的無儘山脈,需要那些金剛力士的助力,飯菜必須供應上。

隻可惜西域諸多佛國並冇有大型的產糧地,糧食儲備一直很一般,這也是西域諸多佛國貧窮的書友們個個都是人才!快來「讀書」一起討論吧與司空長風聊了一陣姬若風便縱身離開,返回北離。

他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說調查暗河想要做什麼。

至於自家閨女則留在了此地,等待那人下來。

“師父,這就是弟子跟你說過的姬雪。

蕭瑟將姬雪引見給自家非人的師父,姬雪和很乖巧的向田昊行了拜師禮。

“弟子姬雪拜見師父!’

在來之前父親就已經將一切都跟她說清楚了,她過來除了要拜師學習那種全新的武道體係外,更要觀察此人言行,看看其真正的意圖是什麼。

“資質不錯,心性也足夠沉穩!”

點點頭,田昊認下這個便宜弟子。

這種炮灰弟子他一向是多多益善的,能來多少,就來多少。

“大覺禪師,麻煩你通過你們的人脈關係為我們準備一個月的乾糧,小蕊,你一會兒按照現今西域諸多佛國的糧價給出錢財結算。”

轉頭看向身側的大覺,田昊道出一個請求。

那五萬金剛力士現今可都是大肚漢,必須得準備足夠的乾糧才行。

畢竟接下來要用一個月的時間打通西域佛國這邊與雪月城之間的無儘山脈,需要那些金剛力士的助力,飯菜必須供應上。

隻可惜西域諸多佛國並冇有大型的產糧地,糧食儲備一直很一般,這也是西域諸多佛國貧窮的與司空長風聊了一陣姬若風便縱身離開,返回北離。

他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說調查暗河想要做什麼。…

至於自家閨女則留在了此地,等待那人下來。

“師父,這就是弟子跟你說過的姬雪。

蕭瑟將姬雪引見給自家非人的師父,姬雪和很乖巧的向田昊行了拜師禮

“弟子姬雪拜見師父!’

在來之前父親就已經將一切都跟她說清楚了,她過來除了要拜師學習那種全新的武道體係外,更要觀察此人言行,看看其真正的意圖是什麼。

“資質不錯,心性也足夠沉穩!’

點點頭,田昊認下這個便宜弟子。

這種炮灰弟子他一向是多多益善的,能來多少,就來多少。

“大覺禪師,麻煩你通過你們的人脈關係為我們準備一個月的乾糧,小蕊,你一會兒按照現今西域諸多佛國的糧價給出錢財結算。”

轉頭看向身側的大覺,田昊道出一個請求

那五萬金剛力士現今可都是大肚漢,必須得準備足夠的乾糧才行。

畢竟接下來要用一個月的時間打通西域佛國這邊與雪月城之間的無儘山脈,需要那些金剛力士的助力,飯菜必須供應上。

隻可惜西域諸多佛國並冇有大型的產糧地,糧食儲備一直很一般,這也是西域諸多佛國貧窮的與司空長風聊了一陣姬若風便縱身離開,返回北離。

他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說調查暗河想要做什麼。

至於自家閨女則留在了此地,等待那人下來。

“師父,這就是弟子跟你說過的姬雪。

蕭瑟將姬雪引見給自家非人的師父,姬雪和很乖巧的向田昊行了拜師禮。

“弟子姬雪拜見師父!’

在來之前父親就已經將一切都跟她說清楚了,她過來除了要拜師學習那種全新的武道體係外,更要觀察此人言行,看看其真正的意圖是什麼。

“資質不錯,心性也足夠沉穩!”

點點頭,田昊認下這個便宜弟子。

這種炮灰弟子他一向是多多益善的,能來多少,就來多少。

“大覺禪師,麻煩你通過你們的人脈關係為我們準備一個月的乾糧,小蕊,你一會兒按照現今西域諸多佛國的糧價給出錢財結算。”

轉頭看向身側的大覺,田昊道出一個請求。

那五萬金剛力士現今可都是大肚漢,必須得準備足夠的乾糧才行。

畢竟接下來要用一個月的時間打通西域佛國這邊與雪月城之間的無儘山脈,需要那些金剛力士的助力,飯菜必須供應上。

隻可惜西域諸多佛國並冇有大型的產糧地,糧食儲備一直很一般,這也是西域諸多佛國貧窮的與司空長風聊了一陣姬若風便縱身離開,返回北離。

他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說調查暗河想要做什麼。

至於自家閨女則留在了此地,等待那人下來。

“師父,這就是弟子跟你說過的姬雪。

蕭瑟將姬雪引見給自家非人的師父,姬雪和很乖巧的向田昊行了拜師禮…

“弟子姬雪拜見師父!‘

在來之前父親就已經將一切都跟她說清楚了,她過來除了要拜師學習那種全新的武道體係外,更要觀察此人言行,看看其真正的意圖是什麼。

“資質不錯,心性也足夠沉穩!”

點點頭,田昊認下這個便宜弟子。

這種炮灰弟子他一向是多多益善的,能來多少,就來多少。

“大覺禪師,麻煩你通過你們的人脈關係為我們準備一個月的乾糧,小蕊,你一會兒按照現今西域諸多佛國的糧價給出錢財結算。”

轉頭看向身側的大覺,田昊道出一個請求。

那五萬金剛力士現今可都是大肚漢,必須得準備足夠的乾糧才行。

畢竟接下來要用一個月的時間打通西域佛國這邊與雪月城之間的無儘山脈,需要那些金剛力士的助力,飯菜必須供應上。

隻可惜西域諸多佛國並冇有大型的產糧地,糧食儲備一直很一般,這也是西域諸多佛國貧窮的與司空長風聊了一陣姬若風便縱身離開,返回北離。

他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說調查暗河想要做什麼。

至於自家閨女則留在了此地,等待那人下來。

“師父,這就是弟子跟你說過的姬雪。

蕭瑟將姬雪引見給自家非人的師父,姬雪和很乖巧的向田昊行了拜師禮。

“弟子姬雪拜見師父!’

在來之前父親就已經將一切都跟她說清楚了,她過來除了要拜師學習那種全新的武道體係外,更要觀察此人言行,看看其真正的意圖是什麼。

“資質不錯,心性也足夠沉穩!”

點點頭,田昊認下這個便宜弟子。

這種炮灰弟子他一向是多多益善的,能來多少,就來多少。

“大覺禪師,麻煩你通過你們的人脈關係為我們準備一個月的乾糧,小蕊,你一會兒按照現今西域諸多佛國的糧價給出錢財結算。’

轉頭看向身側的大覺,田昊道出一個請求。

那五萬金剛力士現今可都是大肚漢,必須得準備足夠的乾糧才行。

畢竟接下來要用一個月的時間打通西域佛國這邊與雪月城之間的無儘山脈,需要那些金剛力士的助力,飯菜必須供應上。

隻可惜西域諸多佛國並冇有大型的產糧地,糧食儲備一直很一般,這也是西域諸多佛國貧窮的與司空長風聊了一陣姬若風便縱身離開,返回北離。

他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說調查暗河想要做什麼。

至於自家閨女則留在了此地,等待那人下來。

“師父,這就是弟子跟你說過的姬雪。

蕭瑟將姬雪引見給自家非人的師父,姬雪和很乖巧的向田昊行了拜師禮。

“弟子姬雪拜見師父!’

在來之前父親就已經將一切都跟她說清楚了,她過來除了要拜師學習那種全新的武道體係外,更要觀察此人言行,看看其真正的意圖是什麼。…

“資質不錯,心性也足夠沉穩!”

點點頭,田昊認下這個便宜弟子。

這種炮灰弟子他一向是多多益善的,能來多少,就來多少。

“大覺禪師,麻煩你通過你們的人脈關係為我們準備一個月的乾糧,小蕊,你一會兒按照現今西域諸多佛國的糧價給出錢財結算。”

轉頭看向身側的大覺,田昊道出一個請求。

那五萬金剛力士現今可都是大肚漢,必須得準備足夠的乾糧才行。

畢竟接下來要用一個月的時間打通西域佛國這邊與雪月城之間的無儘山脈,需要那些金剛力士的助力,飯菜必須供應上。

隻可惜西域諸多佛國並冇有大型的產糧地,糧食儲備一直很一般,這也是西域諸多佛國貧窮的與司空長風聊了一陣姬若風便縱身離開,返回北離。

他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說調查暗河想要做什麼。

至於自家閨女則留在了此地,等待那人下來。

“師父,這就是弟子跟你說過的姬雪。

蕭瑟將姬雪引見給自家非人的師父,姬雪和很乖巧的向田昊行了拜師禮。

“弟子姬雪拜見師父!’

在來之前父親就已經將一切都跟她說清楚了,她過來除了要拜師學習那種全新的武道體係外,更要觀察此人言行,看看其真正的意圖是什麼。

“資質不錯,心性也足夠沉穩!‘

點點頭,田昊認下這個便宜弟子。

這種炮灰弟子他一向是多多益善的,能來多少,就來多少。

“大覺禪師,麻煩你通過你們的人脈關係為我們準備一個月的乾糧,小蕊,你一會兒按照現今西域諸多佛國的糧價給出錢財結算。

轉頭看向身側的大覺,田昊道出一個請求。

那五萬金剛力士現今可都是大肚漢,必須得準備足夠的乾糧才行。

畢竟接下來要用一個月的時間打通西域佛國這邊與雪月城之間的無儘山脈, www.uukanshu.com需要那些金剛力士的助力,飯菜必須供應上。

隻可惜西域諸多佛國並冇有大型的產糧地,糧食儲備一直很一般,這也是西域諸多佛國貧窮的與司空長風聊了一陣姬若風便縱身離開,返回北離。

他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說調查暗河想要做什麼。

至於自家閨女則留在了此地,等待那人下來。

“師父,這就是弟子跟你說過的姬雪。

蕭瑟將姬雪引見給自家非人的師父,姬雪和很乖巧的向田昊行了拜師禮。

“弟子姬雪拜見師父!’

在來之前父親就已經將一切都跟她說清楚了,她過來除了要拜師學習那種全新的武道體係外,更要觀察此人言行,看看其真正的意圖是什麼。

“資質不錯,心性也足夠沉穩!”

點點頭,田昊認下這個便宜弟子。

這種炮灰弟子他一向是多多益善的,能來多少,就來多少。

“大覺禪師,麻煩你通過你們的人脈關係為我們準備一個月的乾糧,小蕊,你一會兒按照現今西域諸多佛國的糧價給出錢財結算。’

轉頭看向身側的大覺,田昊道出一個請求。

那五萬金剛力士現今可都是大肚漢,必須得準備足夠的乾糧才行。

畢竟接下來要用一個月的時間打通西域佛國這邊與雪月城之間的無儘山脈,需要那些金剛力士的助力,飯菜必須供應上。

隻可惜西域諸多佛國並冇有大型的產糧地,糧食儲備一直很一般,這也是西域諸多佛國貧窮的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